分享到:

马书记眼中萝卜寨两年“三大变”

开栏语$$ 从今日起,本报推出“5·12”汶川特大地震两周年特别报道。$$ 回首过去的700多个日日夜夜,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坚强领导下,在全国各地的大力支持下,州委州政府带领全州人民崛起危难,坚韧奋斗,灾后重建得到快速推进,人民生活不断改善。震后的阿坝,书写着从悲壮走向豪迈的精彩篇章,展现出蓬勃生机和旺盛活力。让我们再次走进灾区,看来自祖国各地的新鲜血液如何奔涌流淌,滋润那片曾遭受重创的土地,见证生机无限,展望如画未来。$$ 从今日起,本报以“灾区新貌、民生巨变、感恩奋进、百姓信心”为主题,推出“‘5·12’汶川特大地震两周年特别报道”。我们将开设“重建日志”,聚焦那些重建工地上的最新进展;我们将邀约“你我同行,再返新闻现场”,重访那些标志性的地点,记录时空变换后的新面貌;我们将把受援者与援建者的心意汇集,让感恩之情流淌;我们将关注那些平凡人家,因为他们的故事中延展着灾区巨变的脉络;我们将在“灾区人,重建两...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阿坝日报2010-04-20
《晚霞》2018年08期
晚霞

《云朵上的萝卜寨》

~~《云朵上...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晚霞》2018年08期
《城市地理》2017年04期
城市地理

基于格式塔心理学的建筑设计研究——以汶川县萝卜寨的村落特征为例

第1章格式塔心理学的组织原则1图形与背景我们在认识图形的过程中,那些最先被注意到的事物容易成为图形,未被注意到的容易成为背景.封闭的比开放空间容易成为图形,凸形的比凹形的容易成为图形,被包围的比包围的容易成为图形,对称的比不对称的容易成为图形.一些图形的图形与背景关系并不是绝对的,在有些情况下是可以转化的,比如最著名的埃德加杯图,白色为图形黑色为背景时呈现的是一只杯子,反过来如果把黑色作为图形白色作为背景时呈现的就是人脸.2接近与相似的原则人们一般都是从视觉上来感知物体的,在距离上比较接近的物体容易被人们分为一组,在物理属性上(大小,色相,形状)相近的,类似的也会被人们分到一起,形成组合的形式,使形状看起来趋于简洁单纯高度统一.3完型的倾向及简洁化当人们看见一个不完整的图形,会下意识的将它在脑海里补充完整,成为封闭的一个图形.人们喜欢把看起来复杂的图形分解为简单的图形,从而成为一个被人脑简化和概括之后的信息量,因为简单的图形更容...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草地》2015年02期
草地

萝卜寨之夜

萝卜寨,被称为云朵上的家园或许与萝卜没有什么关系只与2400米的海拔高度有关与云朵和阳光有关与一个民族漫长的历史有关与据险而居的生存环境有关但是,今夜的萝卜寨似乎与昨天的屈辱和伤痛无关只与初冬的寒冷,和一群疯狂无羁的诗人有关不管是为了诗歌,还是为了一个从远古走来的不屈的民族我们都要点燃篝火,让天空熊熊燃烧,照亮远处巍峨的雪山祈求天神保佑这...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草地》2015年02期
《四川党的建设(城市版)》2012年02期
四川党的建设(城市版)

萝卜寨过年了

震后的萝卜寨,如今已经迎来了第四个春节。新寨一个个漂亮的两层新居,在起伏的高半山坡上铺展开来,旗帜飘扬,灯笼高挂,与不远处的老寨遗址形成鲜明对比。群山都安静下来,岷江上游一个个羌寨在层层梯田的簇拥下,仰面亲吻着一片片从高空飘飞下来的雪花。萝卜寨震后仅存的释比——王明杰老大爷的孙子都放假了,从雁门乡中心校回家了。儿子儿媳,女儿女婿,也停下手中的活路,在一天比一天浓郁的节日气氛中,陆续下山。进得威州城来,在东家买些酒水糖果,在西家买些锅碗瓢盆,在南家买些棉被衣物,在北家买些香蜡鞭炮。装满一甲背一甲背的物品,放进寨子人开的面包车里,心情好好地回到家里。萝卜寨的乡亲,跟隔河相望的布瓦寨、龙山寨,雁门沟相连的羊山寨、秉里寨的乡亲一样,也把自家的香肠腊肉、山珍野味、草药豆果、白菜洋芋,用竹把背篼带下山,带进城里,在农贸市场选一个点,或者就在临街口上,抖开三五张包装过大米、饲料、尿素的塑料口袋,把带来的土产往上一放、一堆、一摆,身着羌装的妇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民族》2011年05期
中国民族

“云朵上的萝卜寨”又飘回来了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何成勇第一次去萝卜寨时终于明白了李白诗中的含义。这是阳春三月难得的好天气,32岁的何成勇作为四川省正信集团旗下的一名项目管理,几乎每天例行上山去萝卜寨了解灾后重建施工的进度。从坟川县前往萝卜寨不过十多公里,阳光穿越峡谷缭绕的云层,吉普车在修葺一新的盘山公路间盘旋飞驰,抬眼望去,被誉为“云朵上的街市”的萝卜寨在云朵间时隐时现。巍巍高昂的眠山山脉天造地设地掩映着险峻、沧桑、雄伟的眠江大峡谷,蓝天碧洗,白云飘飘,苍鹰展翅,一座幅员达100公顷的巨大古城堡犹如从天上抛下的颗颗珍珠,散落在崇山峻岭间。这就是萝卜寨—迄今为止发现的世界最大、最古老的黄泥羌寨,充满着原始纯朴的楚楚风情。在古寨的上方,一座崭新的融合了现代建筑风格与传统的羌族建筑风格的寨子正在红旗招展中展现在人们眼前。何成勇曾无数次打电话告诉自己家乡的女朋友,不亲自来萝卜寨看看,你永远不知道,在这哀哀大山深处,遗落着这样一处人间美景。可是1年前,当何成勇第一次...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