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会馆——远在外面的家

北京安徽会馆$$安徽会馆位于北京市宣武区市新华街(天安门西南侧,向北通中南海西门)后孙公园胡同内,紧临著名的北京琉璃厂文化一条街,1984年被北京市政府列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正申报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会馆历史风貌$$安徽会馆是清同治十年(1871年)在直隶总督李鸿章和其兄湖广总督李瀚章的主持下建成,共耗银二万八千两,占地约9000平方米,比湖广会馆(4000平方米)要大出一倍多。它的建成,标志着晚清淮系集团政治势力的崛起。李鸿章还亲自撰写了碑记。出入会馆的也多是李鸿章的亲信部下,近代军、政、实业界的头面人物,所以会馆的建筑也显得富丽堂皇,气宇轩昂,堪称京师之冠。后因西邻失火殃及会馆,李鸿章倡议捐资重修,淮系官绅一呼百应,仅3个月,就收到捐银二万五千两,照原样修复,李鸿章再次题写碑记。$$戊戌维新期间,安徽会馆又是康有为、梁启超等维新派宣传和进行改革活动的重要场所。民国初年,安徽会馆又成为安徽同乡会和旅京安徽同乡纽结政...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前线》2019年03期
前线

安徽会馆的风云往昔

北京作为封建时期的都城,仕宦汇集,名流涌至。他们在落寞时可以潜心向学,闭门著述;在国家民族的危机时刻亦可心忧天下,弃笔从戎。从孙公园到安徽会馆安徽会馆的前身是明末清初著名的私家宅邸——孙公园,这里原为著名史学家孙承泽故居。孙承泽(1593—1676),字耳伯,号北海,晚年又号退谷逸叟,顺天府大兴人。孙承泽为明朝崇祯四年(1630)进士,先任河南陈留、祥符等县知县,后升至刑科给事中,历任户、工左右给事中、刑科都给事中等职。明清易代,孙承泽亦曾试图“以死报君恩”,据其在《天府广记》自述:“余入玉凫堂书架后自缢……呼众解救……潜服片脑两许,呕吐不死……复乘间同长子道朴投入井中……众仆奔救。”数次求死而不能,加上当时的大顺军对其屡次“温言慰藉”,孙承泽遂降附李自成的大顺政权。清军入关之后攻入北京,这些明朝遗臣再次面临出路问题。当时多尔衮进京之后“大张榜示”广招前朝官绅,并表示会“荡涤前秽”,孙承泽再次降清,成为“贰臣”。清初孙承泽官运颇...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前线》2019年03期
《古建园林技术》2017年02期
古建园林技术

北京会馆建筑研究——以安徽会馆为例

引言体布局、单体建筑等方面进行深入的研究,梳理了安徽会馆明永乐年间,安徽人在北京创建了芜湖会馆,由此,会的发展脉络和建筑特征。希望在调查安徽会馆建筑现状及问馆逐渐发展起来。明时,北京内外城均有会馆;到了清代,题的基础上,提出相应的保护与利用思路。由于政府的“满汉分居”政策,会馆全部被迫迁到外城,并大量集中在宣南地区(图1)。会馆起初是同乡、仕宦、公卿聚会的场所,后在政治、经济、文化等社会因素的影响下,大体衍生出同乡会馆、商业会馆、文人试馆三种类型。安徽会馆作为清代北京规模最大的一所会馆,其性质既不属于同乡会官,又不属于商业会馆,也不属于文人试馆,而是淮系集团的达官贵人及将领的专属活动场所,性质趋于现在的“俱乐部”,这就使得安徽会馆在京城众多会馆中显得尤为特殊。目前学术界对会馆的研究涉及了多种领域。《中国会馆史论》、《北京的会馆》、《北京会馆档案史料》、《中国会馆史》、《北京会馆文化的继承与发展》等著作从历史学、社会学、经济学等领...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国家人文历史》2014年15期
国家人文历史

安徽会馆 李鸿章的大本营

沉寂百年的安徽会馆,前不久作为政府公益性项目完成修缮。始建于清代中后期的安徽会馆,由李鸿章主持筹资修建,曾被称为“京师第一会馆”。安徽会馆位于北京南城的后孙公园胡同,这里曾是昔日北京会馆的聚集之地。据解放初期统计,北京当时拥有会馆四百多家,仅江西一省在京的会馆就有数十家,堪称京城会馆之冠。这些会馆,规模大小不一。小的只是一座普通的四合院,大的则多达十几跨院儿,内有亭台楼阁,可容纳数千人聚会。会馆的雏形最早始于汉唐,当时出现在都城内的“郡国公邸”,是供进京朝觐的各地官员留宿所用。在北京的这些会馆都是明、清时期先后设立的。会馆不同于现在的各省市驻京办事处,是由私人设立,使初来京城的举子、商人们凭借乡谊能相互照应的住处。乾隆、嘉庆两朝是北京各地会馆发展最快的时期,直到光绪年间已发展到四百余所。会馆的建立,让这些客居北京的外地人,可以定时在会馆中叙乡情,以解思乡的情怀。同时,来京参加科举考试的学子、进京办事之人也因此解决了住处问题。此外...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江淮文史》2006年04期
江淮文史

苏州安徽会馆

在历史上,安徽会馆数量众多,散落在全国各地,甚至是海外。像北京,除了安徽会馆外,还有歙县会馆、泾县会馆、宣城会馆,等等。另外,济南、南京、苏州、扬州、上海、武汉、广州等地也有安徽的会馆。虽然这些会馆名称不一,但都是安徽人聚集的地方,是安徽儿女踏破铁鞋、纵横四海时的驿站、港湾,也可以称之为“安徽能量”辐射的印证。与北京的安徽会馆相同,苏州的安徽会馆也是李鸿章倡建的,而且,先北京安徽会馆一步。这样看来,李鸿章修建北京安徽会馆是有经验的。在北京倡建安徽会馆的时候,他没有利用手中的权力动用公款修建,而是带头捐款,并着力动员其部下和各地的安徽老乡参与捐资修建。北京安徽会馆经历了无数的风雨,如今还万幸地保留着。对于苏州安徽会馆,时为江苏巡抚、通商大臣以及两江总督的李鸿章,又是怎样作为的呢?一清同治二年(1863年)底,被授为江苏巡抚一年多的李鸿章,率部入苏州城,正式主管这个“人间天堂”。当时,正值太平军战败,战火后的苏州城亟待整理。李鸿章上...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江淮文史》2002年03期
江淮文史

李鸿章与北京安徽会馆

会馆起源很早,汉代称为“邸会”、明朝称为“会馆”,是旅居外地客商、游人聚集的地方,所以又称之为“同乡会馆”。旧时由于科举制度与求学经商的需要,全国各州县在北京建立会馆很多。据1912年统计:北京共有会馆486家,江西最多,安徽第二,为37家。其中属于全省的“安徽会馆”规模最为宏大,最为壮观,现在时过境迁,被人们渐渐地淡忘了。安徽会馆是1868年(同治七年)9月开始筹备的。时任湖广总督李鸿章(1823—1901·合肥人)加太子太保,升协办大学士进京入觐。在京期间,他除与军机及各部大臣往来酬酢外,其大多时间是与在京皖籍官绅、亲朋好友欢宴畅谈。谈论最多并引以自豪的,就是皖籍先哲在中华民族数千年文化历史中所发挥的重大作用以及淮军将领在“咸同中兴”中的“显赫战功”。这就引起吏部右侍郎胡肇智(1807—1871·绩溪人)、工部左侍郎鲍源深(?—1884·和县人)以及病休在京的前刑部右侍郎吴廷栋(1792—1873·霍山人)等动议,一致敦请李...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