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今冬征兵又有新规定

本报讯(通讯员 陶红军 魏化勇张军有)我省今冬征兵工作即将开始,据悉,我省征兵政策较往年有所不同:一是把高中、中专、职高、技校和全日制高等学校应届毕业生作为征集重点;另一项是对在校大学生的征集,原则上尽最大努力征集2007年刚考入高等学校的学生。$$ 据了解,今冬我省征兵任务在去年基础上增加了6.83%。11月1日开始征集,12月10日开始启运新兵,12月31日前运送完毕。征集的非农业户口青年,应具备高中(中专、职高、技校)毕业以上文化程度,尽量多征集具有大专毕业以上文化程度的青年;征集的农业户口青年,应具备初中毕业以上文化...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安徽日报2007-10-13
《少男少女》2016年25期
少男少女

米乡

空中的风,轻轻地抚着这座城市的脸,清新的空气中,有着一种淡淡的米香。这种米外形比其他的米要更为洁白一些,另外的,别无所异!这种米有一个响亮,独特的名字:“马坝油粘”。由于字音以及各地的文化程度,这个名字被写成了很多不同的笔画。是的,这个有着米香的城市,便是我的家乡——韶关马坝!家乡的房子一概都是高楼,没有多少瓦片屋顶的掺和,自然是少了一些古色古香的味道。我们家的房子在一条长长的河道旁,河上有一座历史悠久的拱桥,拱桥连接着河南和河北,连接着两岸人民的友谊。在拱桥的不远处,有一条笔直笔直的火车路,从桥的这边去到了桥的那边,延伸到更远的地方!每天清晨,...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作文与考试》2017年Z2期
作文与考试

倾听

高中开始住校了,见到家人的时间越来越少。我的父亲文化程度不高,对于已经读高中的我,说话总是简而再简,生怕耽误了“读书人”的哪怕一分一秒。这不,我刚从学校回来安顿些许,父亲在我紧闭的门外不轻不重地敲了两下子:“要喝茶吗?”声音像是儿科大夫问小病号一样。“不要!”这句话还没经过头脑就倏地蹦出,简短的话语斩钉截铁地似乎又给房门加固了一道锁,我居然都被自己吓到了。父亲马上就转身走了,我听到他的拖鞋在大理石上拖动的声音,一切都像没有波澜似地过去了,但我的心中却突然涌起一阵深深的悔意。有时候就算我真的不想喝茶,直接说出“不要”这样的拒绝也很难——什么时候开始,拒绝父亲的关心已经变成一种习惯了呢?写字台的台灯是新的,正洒落橘黄温柔的光。每次他敲我的门,我表现得越来越像接一个打错的电话一样不耐烦,“读书人”便成了挡箭牌。父亲渐渐也意识到了,但还是时不时来问我:“最近怎么样?”像是作为一个父亲理应每天问的话,可能也是因为我在家中一直不声不响。可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高中生》2017年19期
高中生

母亲口头禅里的家风

家的家风,还得从母亲的口头禅说起。母亲的文化程度不高,可我们经常能从她那儿听到一些非常有意思的口头禅。随着我们姐妹对生活的感受越来越多,这些口头禅便渐渐显露出深意来,让我们受益无穷。母亲是个很能吃苦的人。那些年,父亲常在外做工,家里大大小小的家务事,地里各种各样的农活儿,都由母亲一个人包揽。除了家务和农活,她还需要照顾我们姐妹。一次,她发现村子东头有一块被废弃多年的洼地,杂草丛生之下满是漆黑发臭的淤泥,便向村委申请去耕种。有人劝阻她,她没有听。正因为这漆黑的淤泥,地才肥得很哩!只要好好开垦,就一定会有好收成。孩子没人带?她就一起带上,田边一个,背上一个,那时肚里还有一个。地里满是玻璃碎片、烂碗?她便一块一块地小心捡起来,清理干净。母亲克服重重困难,辛勤的付出有了回报:肥沃的土壤带给我们大丰收,稻谷产量比其他田地翻了一番。她乐呵呵地说:“这就是‘吃得一箩筐苦,才会有后福’。”那些年,经过父母亲勤劳付出,家里存下了一笔钱。可是,母亲...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祝您健康》2017年05期
祝您健康

爸爸给我所有的甜

老宅征收让我们这个工薪家庭得到了一大笔钱,加之父母多年攒下的积蓄,我们在高档的小区里买下了一套带车库的复式洋房。入住之后,我才知道自己的邻居不是“金领”就是“海归”。平均文化程度不足高中的我们家,难免有些自惭形秽。爸爸却做起了更让我觉得丢脸的事——在自家车库前摆起了自行车摊。修理自行车和电动车,是爸爸的老本行。他已经在老宅的院子里摆摊十几年了,街坊邻里都知道老陈头修车既便宜又牢靠,隔着几条弄堂都会把车子推来给他修。但是,在这个高档小区,家家都有私家车,爸爸摆出这么一个脏兮兮的破摊子,岂不是自讨没趣么?为此我和他沟通了好多次,他的态度依旧强硬:“不管有没有人来修,摊子我是非摆不可。如果你们嫌脏,我就天天打扫;如果你嫌我的工作服丢脸,我就西装领带来修车。”爸爸说到做到,他把我淘汰的西服衬衫和领带翻了出来,洗熨妥当穿上。还把每一样工具擦得锃亮,把车库的地面拖得一尘不染。有人来修车了,他就脱下西服,把领带折起来,戴上干净的围裙和袖套……...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北京文学(精彩阅读)》2017年07期
北京文学(精彩阅读)

北漂二代

我的爸妈不是富豪,文化程度也不高。但他们和全天下的父母一样,倾尽所有为我们创造好的环境,他们让我感受并体验平凡的快乐。就算在北京打拼的日子再难,爸妈也从未把我们留在老家做一个留守儿童。全家人在一起,就算再难,心也是暖的。我是个90后,纯正的漂二代。2000年跟着父母来到北京,刚来时我才五岁。那时北京的房价一平米才几千,在五环边上,十多万就能买一套100多平的房子。如今,房价翻了二三十倍。我妈总后悔当初怎么就没买一套,当初若是真买了一套房,如今我们家也算得上是百万富翁了。有人说了,现在百万富翁还算什么富翁。是啊,现在有个百万家产,顶多算是小康。当初爸妈拼命攒钱想要在北京有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家,爸妈没受过高等教育,所挣的钱都是靠自己的双手辛辛苦苦赚来的。从当初的一辆小破三轮到现在的大货,这几年家里除了供我和弟妹读书,手里也攒了点钱。等终于敢考虑买房的事情,可房价噌噌地往上蹿,爸妈手里的几个钱在北京连个洗手间都买不起。全家人在北京打拼十...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