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倪发科会见德国客人

本报讯 (记者 陈利)6月10日下午,副省长倪发科在合肥稻香楼宾馆会见以德国宇航中心交通研究所所长瑞哈特·库诺为团长的德国代表团一行。双方就相关事宜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谈。$$   代表团此次来访目的是参加 “中国百万人口城市交通系统”项目启动仪式。倪发科对客人的到来表示欢迎,并介绍了我省的省情、人口、经济社会等发展情况。他说,库诺先生是2007年度“国家友谊奖”和2...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安徽日报2009-06-11
《检察风云》2014年03期
检察风云

借玉敛财的副省长 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受贿案纪实

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2013年9月30日消息:日前,中共中央纪委对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检查。经查,倪发科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本人或通过其亲属收受巨额财物,道德败坏。倪发科的上述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纪违法,其中收受他人巨额财物问题已涉嫌犯罪。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的有关规定,经中央纪委审议并报中共中央批准,决定给予倪发科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招商拆迁大手笔独断专行被举报在安徽发迹和成名的倪发科,1954年1月生于江苏溧水。1970年9月参加工作,从安徽省建设兵团建新农场的一名知青,迅速爬上班长、排长、指导员、分场场长的岗位;工作仅六年后的1976年8月,22岁的他便被提任为安徽省普济圩农场总场党委常委、副场长;年轻气盛的倪发科,实在称得上是官运亨通。1983年10月,29岁的他来到省城,担任安徽省农垦厅工业处副处长;不久...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杂文选刊(下半月版)》2014年02期
杂文选刊(下半月版)

要不要查清“谁保护了倪发科”?

经过两个多月的调查,中央纪委查实了安徽原副省长倪发科的受贿问题。在接受组织调查时,倪发科曾经抱怨:“如果组织上早提醒或早处理我两年,我给国家造成的损失也不至于这么大。”贪官被查后发出抱怨的情况并不少见,但像倪发科这样抱怨组织上查处迟了的,还是有点新鲜感。而且,他的抱怨内容也比较“高调”,是抱怨自己给国家造成的损失增大了。可能有不少网友都会对倪发科的抱怨不屑一顾,但倪发科短短的两句话包含了较多的信息量。一方面,倪发科承认自己的腐败给国家带来了巨大的损失,这是真话。比如,倪发科先后收受安徽首矿大昌金属材料有限公司监事会主席吉立昌所送的玉石,价值在五百万元以上,倪发科为吉立昌所谋取的利益应该在数千万元。事实上,2001年大昌矿业来到霍邱时做得非常差,他的铁矿根本没人要,但现在身家至少二十亿元,就是倪发科帮助的结果。另一方面,倪发科也知道自己其实早就可能被查处,这也是真的。1998年5月,倪发科任芜湖市委副书记,“人造”满仓粮食欺骗时任...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祖国》2013年11期
祖国

倪发科落马始末 曾涉嫌“粮库满仓骗总理”,却一路官运亨通

6月4日记者从中纪委获悉: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据不完全统计,倪发科是十八大以来,继四川省原省委副书记李春城、发改委原副主任刘铁男后,第三个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的省部级官员。而省部级以下落马官员,今年3月以来已有10余个。据了解,倪发科被调查的主要原因是经济问题。在其任职期间,主要负责科技、国土资源、住房城乡建设、环境保护和地震等方面的工作。此次被调查的方向是倪发科在任期间曾分管的领域事宜。持有矿业集团暗股,可能是大股东据悉,曾有六安退休官员举报倪发科借助当地企业牟取不当利益,涉案企业大昌矿业集团也卷入调查。此案举报人详细讲述了关于倪发科与安徽大昌矿业集团的勾结始末。直接举报倪发科的人士中包括其曾任职地的退休官员。该官员在职期间与倪产生大量矛盾,在退休之后,一直在北京向相关部门举报倪发科的贪腐行为。举报人称,河北商人吉立昌经人介绍认识了时任六安市委书记的倪发科,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关系甚密,在酒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祖国》2013年11期
《领导之友》2014年11期
领导之友

玉之过?欲之祸!——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受贿记

玉石,色泽温润,晶莹剔透,历来深受人们喜爱。古人常把君子之德和玉石品质相提并论,更是提升了玉石的文化内涵。然而,对于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来说,玉石映照出的不是他的君子之德,而是在纵好图利驱使下的腐化堕落轨迹。一块块精美的玉石,如今却成了他一笔笔受贿的铁证。2013年6月,经中央批准,中央纪委对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立案检查。经过两个多月的调查,中央纪委查实了倪发科的受贿问题,其收受大量玉石,占受贿总额近八成的事实也浮出水面。9月底,倪发科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古人云:“好船者溺,好骑者堕,君子各以所好为祸。”对于党员领导干部来说,爱好是把双刃剑,既可以修身养性、陶冶情操,也会玩物丧志、因好致害。倪发科2008年担任安徽省副省长后,分管国土资源工作,未经组织审批同意,就担任了省珠宝协会名誉会长,接触上了玉石,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甚至到了疯狂的地步。“玉石是身份的象征,集文化艺术价值、现实价值和收藏...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共产党员》2014年05期
共产党员

倪发科的“败絮其中”

别人倒可以借鉴品玉,剖析剖析他。不难看出,倪发科说一套、做一套,“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就是一个“假冒伪劣”的货色!玉石,一种温润而有光泽的矿石,千百年来都被视为珍宝。雕成器件,赏心悦目;其中精品,价值连城。玉又是社会中美好事物、高尚人格的象征。颂扬玉的故事、诗句绵亘不绝,因玉成名的也大有人在,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也可忝列其中。他痴迷收藏玉石、玉器,但自己的德行却辱没了千百年来歌颂的“玉洁冰清”“美玉无瑕”。2013年9月,中央纪委查实了倪发科收受巨额贿赂问题,他占有的大量玉石,价值占了受贿总额的八成。倪发科品玉、玩玉、收藏玉,对玉有相当鉴别力。据说,一块玉料、一件玉雕,倪发科一打量,给出的价格和专家差不多少。古代常以品鉴玉石和鉴别人才相比。“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倪发科却没有像对待玉石那样,品鉴品鉴自己:官当得虽然不小了,对党、对人民群众忠诚吗?党性纯洁吗?政治上有诚信吗?别人倒可以借鉴品玉,剖析剖析他。不难看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