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斑鸠河成了“排污沟”

【开栏的话】$$   2009年“江淮环保世纪行”近日启动第二阶段工作。围绕“让我们共同呵护巢湖”这一主题,江淮环保世纪行采访团明查暗访,沿着巢湖流域部分市县入湖河道行进,探寻巢湖污染原因及治理之策。$$  11月11日,江淮环保世纪行采访团冒雨驱车来到张小郢村。刚一下车,村民们就围了上来,向记者诉苦。$$   “我们虽然是农村,却没有办法养活鸡鸭禽类,一养就死,都是工厂排放的污水给闹的。”“工厂排出的污水流经之地,水稻都长成白色的,庄稼减产减收! ”当地群众七嘴八舌地说。$$   张小郢村位于肥西县境内,合肥昌河、江南机械等企业入驻多年,成为合肥西南城郊的工业重地。多年来,企业排放的工业废水、工人及当地农民的生活污水汇聚,流经张小郢村农田、肥西县境内的斑鸠河、派河后最终流入巢湖。肥西县环保局工作人员证实,“张小郢村境内的企业途经斑鸠河,斑鸠河目前已成为一条水质非常糟糕的排污沟。 ”$$   “我们是负责...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安徽日报2009-11-13
《金山》2019年06期
金山

斑鸠窝

全家人正在不声不响地吃晚饭,十二岁的我突然开口说道:“我今天找到了一个鸟窝,是在树上的一个斑鸠窝。”听了我突然说出来的这句话,母亲抬起了头,瞪大了充满慈爱的眼睛望着我。父亲却依然像往常一样默默吃着饭,仿佛对我的话有些心不在焉似的。我想,也许父亲只顾着吃饭了,我刚才说的话他似乎连听也没有听到。我见父亲和母亲都没有说话,母亲只是向我投来了询问的目光,父亲却似乎毫不在意,于是,我又大声重复了一下我刚才说的话:“我今天找到了一个鸟窝,是在树上的一个斑鸠窝。”这时,我看到父亲和母亲一样总算是抬起了头,开始聚精会神地听我说话。我见父亲和母亲都在望着我,认真地听我说话,我高兴极了,就眉飞色舞地讲了起来。我兴奋地说:“今天下午放学后我去放咱家的那两只羊,黄昏的时候,我赶着羊回家,就在回家的路上,我看见一只大斑鸠从一棵大槐树的枝叶里飞了出来。我就停住了脚步,站在那里看呀,看呀,我睁大眼睛在那棵大槐树的枝叶里寻找,终于,我在那棵大槐树上的一根高高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金山》2019年06期
《北方文学》2018年03期
北方文学

组诗四首

《空》偏爱是落难在指缝里的斑鸠它说你名字的味道少点温柔耗尽掖在辗转里的呢喃以后没有哪个故事比你更陈旧于是我在身后于是你在等候躺在夜里的空文和烈酒像刻上难辞其咎的木舟后来温柔也是落难的斑鸠它逃向深秋里的白云苍狗它懂得倥偬的爱才是徘徊难休如果颔首不是承受只把空蝉遗落在白露之后《罪》天崩地裂的念想世界越来越黑你看见黑暗是眼睛上的遮蔽你终于知道黑下去的不会是世界当黑暗坠在额头窗棂融进背景的画布你认识的光明已经涣散那些名字隐藏的灵魂用温柔涂抹成噩梦用自己的价值献给来生你是那个掌笔人你是那个画家你还原着每一个谬误你欺骗着时...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诗歌》2017年12期
中国诗歌

田河村,一只斑鸠在叫

向晚的风很大,大朵的白云吹走之后它好不容易借助树枝才稳住身形它知道夕光翻过山梁,田河村将陷入灰暗它知道树荫与自己消隐于暮色中的过程它得叫,干净地叫它的叫声开始充满了友好与警觉是的,夜晚将临,它就要在树荫里栖身在此之前,它...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艺术品鉴》2018年19期
艺术品鉴

巨石 斑鸠

68×46cm电北地司法宝玉文物话京址鉴石活:市:定化+86朝西|工-2阳安瓷器文物程9...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喜剧世界(上半月)》2016年02期
喜剧世界(上半月)

鸠占鹊巢以后

斑鸠不会做窝,常强占喜鹊的窝。鹰大王知道这件事后,马上贴出告示,称即使是动用禽国的一切力量,也要让斑鸠们有窝可住,让喜鹊们不再受欺负。不久,为斑鸠专门建造的窝就盖出来一些。但鸠多窝少,不能一下全安排了。于是,鹰王决定采用人类最常用的随机摸号的方式进行分配。斑鸠们很高兴,都争相报名摸号。然而,一晃几年过去了,摸号也在年年进行,但眼看建好的那些窝都破旧不堪了,也没见到哪只斑鸠摸到号,更没有斑鸠搬进去住。如此,喜鹊的窝仍然照常被鸠们强占...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