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掀起加快新型工业化发展新高潮

本报讯:为期三天的地区推进新型工业化进程现场观摩会昨天上午在地区宾馆隆重闭幕。地委书记朱昌杰在会上讲话强调,各县(市)、各部门要通过这次现场观摩会,进一步坚定加快新型工业化发展的信心和决心,再掀加快发展的新高潮,力争实现工业化的更大突破。$$会议期间,地区组织了各县(市)及有关部门近200名代表实地观摩了库车县、新和县、沙雅县、拜城县、温宿县和阿克苏市的工业园区及工业企业建设发展状况。$$朱昌杰在讲话中首先充分肯定了自去年地区推进新型工业化进程会议以来所取得的成绩,全面分析了地区经济形势,并对今后如何更好更快地推进工业化进程提出了指导性意见。他强调,在今后发展新型工业化工作中,要着力实现六大重点突破:一是做好优势资源转换这篇文章,在培育优势产业上实现大突破;二是着力培育大企业、大集团,在打造工业发展龙头上实现大突破;三是...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对外经贸》2019年04期
对外经贸

工业化与城镇化关系研究

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都遵循一个标准模式:城市化是“推动”农业生产率增长或“拉动”工业生产率增长的动力。在这些国家,城市化是伴随结构转变而发生的,这类城市是生产型城市,其中有可贸易部门和非贸易部门的工人。然而,对于还有另外一些依赖自然资源出口国家,他们城市化也以同样快的速度增长,但这种增长与制造业和服务业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重要性增加无关。在这些国家,劳动力结构严重偏向于非贸易服务。城市化通常被视为经济发展的结果,以至于城市化率经常被用作人均收入的代表。随着一个国家的发展,从农业到制造业和服务业的结构转变过程涉及到劳动力从农村转移到城市。在这一过程中,在典型的封闭经济模式中,城市化和结构转型之间的关系是通过食品的低收入弹性和制造业和服务业主要或仅是城市活动的假设联系在一起的。然而,当今世界还有一些国家的城市化与工业化之间并没有特别强的联系,因为这些国家制造业和服务业占GDP比重很小。这些国家在没有工业化的情况下高度城市化。甚至有数据表明...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现代国企研究》2019年10期
现代国企研究

中央厨房和餐食工业化发展探讨

新时期餐饮行业迎来了发展的黄金时期,依托互联网技术,不断拓展市场空间。中央厨房是在连锁经营模式下催生的,起源于国外餐饮业,因此集约化、标准化和模式化的特点[1],在国内得到迅速普及。上个世纪西方发达国家已经开始建设中央厨房,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且运作模式相当成熟。在我国中央厨房建设正处于起步发展阶段,虽然拥有一定优势,但其自动化程度低、运用管理能力差等问题严重阻碍了中央厨房的发展。一、中央厨房概述中央厨房主要是指由餐饮连锁企业建立的,具备独立场所及完善设施,集中完成视频成品或半成品加工制作,并直接配送给餐饮服务单位的单位。从其概念上看,中央厨房的主体多种多样,不仅有连锁餐饮企业,而且还有企业中央厨房、高校中央厨房等。其首要任务就是在标准化流程的指引下将原料统一加工成成品或者半成品,然后通过物流配送体系送至所需门店及单位等,开始二次加工销售。中央厨房具有多项特征,不仅满足了传统厨房的功能,而且在采购、生产、检验、包装、处理及配送上都...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湘潭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年06期
湘潭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论县域新型工业化发展面临的制约因素及对策思路

一、引言随着中国经济的新一轮转型升级和经济全球化的新发展,县域工业化正面临着新的发展机遇,但县域工业化不能再走传统工业化的老路。县域工业化之所以不能再走传统工业化的老路,主要原因在于:第一,生态环境严重恶化和国家生态环保管制政策升级;第二,土地、劳动力、能源、资金等要素成本不断高企;第三,经济发展导致的消费升级;第四,劳动者对工作条件、工作强度权利要求的持续提高;第五,社会对福利水平要求的不断提高对生产率水平提出了越来越高的要求;第六,经济全球化的发展和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工业的迅速发展和升级。国家已经提出明确的要求。2002年,党的十六大报告就明确提出要“坚持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以工业化促进信息化,走出一条科技含量高、经济效益好、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人力资源得到充分发挥的新型工业化路子”[1]。2017年,党的十九大报告再次明确提出,“要坚持新发展理念,推动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2]。无农不稳,无工...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当代贵州》2019年10期
当代贵州

“去工业化”浪潮中的工业强省战略

2010年10月,贵州省工业发展大会提出:“实施工业强省战略,推进新型工业化进程,为加速发展加快转型推动跨越提供强大支撑。”贵州工业强省战略出台之时,中国正掀起一波“去工业化”浪潮。2006—2010年,在“一哄而上”的产业升级中,全国超过一半的省份工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都出现了下降,其中贵州下降了3.62个百分点,超过全国平均降幅1.65个百分点。因此,有人认为,贵州应“顺应‘去工业化’潮流,坚定不移地放弃走工业化道路”。但主流意见认为:贵州作为一个工业化水平较低的省份,加快推进工业化进程不仅是基本常识,更是当务之急;工业化是贵州实现现代化不可逾越的阶段,是实现三次产业加快提速、协调发展的关键;贵州发展的差距在工业,潜力在工业,希望也在工业。于是,贵州的工业强省战略正式启动实施,全省自上而下建立了实施工业强省战略的领导体制、工作机制和政策体系,88个县级行政单元除个别县份外,都建起了产业园区;全省产业园区总数一度达到110个...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今日财富》2019年01期
今日财富

信息化与工业化的深度融合

信息化和工业化深度融合,不仅是现代工业化道路的显著特征,而且还是稳定增长与调整结构的战略支点,以信息化拉动工业化发展,以工业化促使信息化发展,是中国产业结构调整优化与经济发展模式转变的核心战略。有益于将产业创新能力提升,发展新的产业,建立现代化产业体系。所以,探讨信息化与工业化的深度融合,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一、信息化和工业化深度融合的涵义深度的意思通常有这些:第一,深浅的程度,即向下或者向内的距离。第二,触及事物本质的程度。第三,事物往更高阶段发展的程度。信息化和工业化深度融合从技术方面涵盖了技术和业务融合、产品融合与产业衍生几个层次,同时要求基础信息化广泛、深入本质,朝着产业升级发展。其中,技术融合就是工业和信息技术的融合,生成新技术,促进技术创新。比如,机械技术与电子技术相结合衍生出来的机械电子技术,工业与计算机技术融合衍生出了工业控制技术。不单单是应用系统的集成,并且在信息化过程中,构成体系,继而加速改善与提高传统产...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