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呵护孩子的童年期

一日,到一朋友家拜访,闲谈中,女主人唤来4岁半的小女儿背唐诗。弦子倒也藩落大方,张口就琅琅背起来:“日照香炉生紫烟……”背完两首后。看着妈妈。妈妈取出一块巧克力,给孩子作为奖赏。稍后,笔者问孩子,她背过的“遥看瀑布挂前川”的瀑布是什么?孩子迟疑了一下答:“就是缝衣服的布嘛!”$$尽管孩子的几首唐诗倒背如流,一字不差,可笔者在心里还是不愿为她喝彩。是呵,一个稚气未脱的黄口小儿,却能够流利地背诵出多首唐诗已很不简单,然而即使你背得再滚瓜烂熟,充其量只是机械记忆,他们无法理解,很难入心。这种填鸭式的直灌教育,对孩子的身心发育有何益处?只能是加重幼儿的负担。$$许多孪长望子...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保定日报2005-04-20
南京师范大学
南京师范大学

变迁中的童年图景

在现代理性二分的思维方式下,现代童年观念经由现代学校的再生产成为不证自明的科学童年观,乡村民众的传统童年观念沦为被改造与弃绝的非理性的童年观念,传统童年观念的多元面向隐匿。这一不证自明的“传统——现代”、“乡村——城市”、“非理性——理性”二元对立的预设在20世纪开始得到全面的反思。在反思现代性的视角下,乡村民众的传统童年观念与现代童年观念并非处于“非理性——理性”、“落后——进步”、“被改造——改造”线性发展的两端,而是各具不同逻辑的独立观念类型。对这一不同逻辑的传统童年观念的关注与考察受到底层研究的启发,底层研究将研究的视角从上层精英转向底层民众,关注被历史洪流淹没的无声者、无名者,在宏大叙事中寻找底层力量的崛起,相信底层民众独特的逻辑体系与文化体系,从而从底层民众的日常生活中建构历史。本文便基于底层乡村民众的立场,探究1930年代生人至1990年代生人童年观念的变迁,描绘在现代——民族国家进程中乡村民众童年观念变迁的图景,...  (本文共29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儿童保健杂志》2017年12期
中国儿童保健杂志

女性青少年童年期同伴暴力受害及其与青少年健康相关危险行为的关联

同伴暴力在儿童青少年群体中普遍存在,是重要的公共卫生问题,影响着儿童青少年的健康成长。WHO的报告显示,每年在全世界范围内10~29岁的青少年中,预计发生20万起凶杀案,占总凶杀案的43%,凶杀是10~29岁人群的第四大死亡原因。青少年暴力会对人的身心和社会功能产生严重影响,可能导致伴随终生的心理健康问题并增加健康危险行为的发生风险,如抑郁、自杀、吸烟、饮酒、药物滥用、不安全性行为等[1]。我国《“十三五”卫生与健康规划》指出要推进重点人群健康改善项目,在青少年健康方面,明确指出要加强学生健康危害因素及常见病监测和防治以及心理健康教育。为了解我国女性青少年童年期同伴暴力受害的发生情况及其与健康相关危险行为的关联,本课题组在北京市某高等职业院校对757名女生进行了调查。1对象和方法1.1对象采取不记名自填式问卷方法,对同意参与本研究的北京市某高等职业学校二年级女生进行调查。以年龄不低于16周岁、无明显的逻辑错误、漏答率不超过1/3...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教育观察》2018年02期
教育观察

童年期教育的本真回归

法国的教育学家卢梭提倡教育应以回归自然的方式进行,德国教育学家雅斯贝尔斯认为教育是“使人自由生成,并启迪其自由天性”[1],在雅斯贝尔斯看来,无论是自然、自由还是个性都可归属于本真的范畴,本真教育是一种包容性更广的教育,更利于实现素质教育,培养卓越学生。一、童年期教育的本真雅斯贝尔斯笔下的本真教育,本真包含尊重、交流、引导、自由等含义。“本真教育就是远离教育功利的教育,回归真实生活的教育。尊重学生个性发展的教育,促进学生全面发展的教育,就是素质教育。”[2]而童年期的本真教育是一种关注儿童本身的培养、尊重儿童及其成长规律、呵护儿童身心发展、让儿童的自然成长不受压制、帮助儿童自由地发展其天性,并针对儿童的个性差异而做到因材施教的人性化教育方式。(一)以发展儿童天性为前提“了解和认识儿童及其天性,是教育的前提和出发点。”[3]活泼、好动、好奇、好问等都是儿童的天性,本真教育就是使儿童在成人的引导下更好地发展天性。在雅斯贝尔斯看来,教...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黑河教育》2004年02期
黑河教育

童年期教育浅谈

童年期是指六七岁至十一二岁的年龄阶段。从发展速度上看,童年期是一个相对平稳的时期,童年期学生因其身体发展的平稳性和心理发展的无尖锐冲突性的特点,为教育提供了极为有利的条件。对教育者来说,由于童年期学生所具有的天真无邪、对成人的依赖、平静的心态、可塑的品格、极强的吸收能力等特点,使童年期成为接受教育的黄金时期。一、培养学生健康的情感童年期的学生,由于学习、同伴、教师等社会因素引起的情感开始占主要地位,易形成与学习、班集体有关的理智感、集体荣誉感、责任感。此时,若学业压力过重,学生容易发生学校恐怖症、社交退缩症和攻击性行为等。因此,教育者应当在学校教育中培养儿童热爱学校、热爱集体的积极情感,争做学校、集体的小主人,为他们形成积极的人生观打下坚实的基础。在这方面,教师家,把班级当成自己的小家,用母亲般的爱,爱每一个孩子,爱他们的优点或缺点。为此,教师可利用课余时间与学生聊天,分享他们的快乐,为他们解除烦恼与忧愁。久而久之,学生就会把教...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神经精神疾病杂志》2016年11期
中国神经精神疾病杂志

童年期逆境与精神分裂症机制研究进展

很多回顾性的研究都发现精神分裂症患者童年期创伤的发生率很高[1]。Meta分析显示精神障碍患者童年期性虐待、躯体虐待及情感虐待的发生率分别为26.3%(95%CI:21.2%~32.2%)、38.8%(95%CI:36.2%~42.4%)和34%(95%CI:29.7%~38.5%)[2]。一项随访2年的前瞻性调查(n=4045)显示,童年期创伤显著增加成年期出现阳性精神症状的风险(OR=11.5,95%CI:2.6~51.6)[3]。童年期逆境不仅增加罹患精神分裂症的风险,还与更早的首发年龄、更严重的临床症状及认知功能损害等相关[1]。因此,探索童年期逆境通过何种机制影响精神分裂症的起病及临床症状对于早期预防及干预精神分裂症有重要的意义[4]。目前国内外已进行不少探索童年期逆境对精神分裂症影响背后机制的临床及基础研究,主要认为童年期逆境可能与下丘脑—垂体—肾上腺(hypothalamic-pituitary-adrenal,H...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特殊教育》2017年01期
中国特殊教育

童年期虐待认知中的“假阴性错误”——特点、机制及影响

1引言童年期虐待问题因其对儿童未来身体、心理发展的不利影响[1-2],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不断受到重视[3]。在对童年期虐待的研究过程中,有研究者提出,父母病态的抚育行为对儿童发展的影响并不是抚育行为本身造成的,而是通过儿童的认知和反应起作用[4]。因此对儿童关于家长抚育行为的认知进行研究极为有意义。Varia和Abidin(1999)认为,有关童年期虐待的研究中应该考虑受虐待者对虐待的自我定义[5]。因此,一些学者提出童年期虐待认知(perception of child-hood maltreatment)的概念。虽然大多相关研究中对童年期虐待认知这一概念没有提出明确定义,但对其进行综述发现,已有研究中童年期虐待认知是指个体对于自己是否有过受虐待经历的认知。现有研究通常采用一个简单的问题(如:你认为自己曾经遭受过虐待吗)对童年期虐待认知进行测量。也有研究根据虐待的分类进行细化,提出问题(如:你认为自己遭受过躯体虐待吗)让...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