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漆树:背阴之处有温暖

在去大方县星宿乡峻岭村和麻岭村的途中,我们看见一片放眼不能穷视的原野,没有灌木林,更没有高大的树木,全被当地人称狼芨的蕨类植物覆盖着,有如蒙古大草原般空旷,禁不住向同行打听这片土地的所辖,得知属漆树村白泥组,也叫白泥坝,由此我便定下了此行的第二个目的地——漆树。$$    而漆树村给我的第一印象绝非如此。那是一个月前去油杉河,也是路过漆树村,看到的是高山林立,沟壑纵横,杂花生树,群鹰乱飞,清幽至极。当然,还有成千上万的漆树长于沟边,长于土坎,长于坡上,长于屋前,漆树村真的名副其实。$$    漆树村在星宿乡算是临乡政府较近的村了,才4公里路程,但这短短的4公里路,却出现了500米以上的落差,难怪漆树村的地域海拔悬殊达1200多米。车一直在弯曲的公路上下行,到村委会时,气温好像要高了许多,要不是高达60%的植被,这闷热还真有点受不了的。$$    这一路所见,和白泥坝的平坦,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光景,这两种光景形成了漆树村自然而然的两...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毕节日报2010-09-07
《大众健康》2019年05期
大众健康

尝鲜吃蕨菜,美味也危险

拿蕨菜当普通蔬菜的话,就应该有意识地控制食用总量和食用频率,同时注意预处理方法。前天晚上炒了一盘蕨菜。清水烫过、草木灰水泡过的蕨菜,在铁锅里焙干水分后盛起,在锅里加猪油少许,再加入干豆豉两把,辣椒段一把,炒出香味后,蕨菜回锅入味,再来几段蒜苗,起锅上桌,那个香!蕨菜的食用部分是未展开的幼嫩茎叶,常常利用鲜品和干制品炒菜做汤。蕨菜食用前经沸水烫后,再浸入凉水中除去异味,便可食用。经处理的蕨菜口感清香滑润,再拌以佐料,清凉爽口。生吃大量蕨菜风险大春夏季节,相信不少家庭的餐桌上偶尔都会摆上这样一道鲜美野味,近年来也有不少商家为蕨菜贴上了“自然菜”“养生菜”的标签。但媒体上有关食用蕨菜可能中毒甚至致癌的说法,令许多网友不舍地表示:“难道我真要告别我最爱的蕨菜了吗?”事实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呢?媒体报道显示,通过送检,测出致癌物在蕨菜中含量从高到低为叶、茎、根,叶中含量是根的10倍。食用蕨菜中毒,并不是这个世纪的新鲜事。100多年前,人们就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吉林蔬菜》2018年06期
吉林蔬菜

蕨菜无公害种植及加工技术

蕨菜,又名龙头菜、龙爪菜、长寿菜,属于凤尾蕨科蕨属植物,主要生长于海拔400~2500米的林缘、林下及荒坡向阳处,全国大部分省份均有分布。蕨菜全草皆可入药,具有提高机体免疫功能,抗癌、抗衰老等功能,是在自然生态环境中生长的森林蔬菜,是林区出口创汇的山菜之一,是兴林致富的宝贵资源,开发蕨菜具有广阔前景。1对栽培环境的要求蕨菜抗逆性很强,适应性很广,喜欢湿润、凉爽的气候。遇霜地上枯萎,在地温5℃以上时开始生长,生长的最适温度为15~20℃,高于30℃时停止生长。对光照不敏感,耐阴,对水分要求严格,不耐干旱。要求有机质丰富、土层深厚、排水良好、植被覆盖率高的中性或微酸性土壤。2栽培技术要点2.1栽培方式主要为野生。人工种植蕨菜在露地、塑料小拱棚、塑料大棚、高效日光节能温室、加温温室都可以进行。根据不同的需要可以选择不同的生产方式。如以鲜菜形式上市,可以选择在高效日光节能温室、加温温室内生产,这种方式经济效益高;以批量制干出口创汇为目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农村百事通》2018年12期
农村百事通

蕨菜的储存

1.鲜蕨菜的处理方法采收后的蕨菜应挑选分级,捡出杂草等杂质,捋齐捆把,用菜刀切去下部老化部分,伤口部分抹上食盐粉。每把重200克,一级品保留25厘米长,二级品保留20厘米长,分别装箱上市。2.防止蕨菜纤维化的方法蕨菜采收后如不经处理,叶柄由基部向上逐渐纤维化,放置时间长便失去食用价值。采收后l小时平均纤维化长度为4厘米,重量损失达17.7%;时间越长,损失越大。不仅使产量受到损失,更重要的是达不到出口标准(出口标准17厘米以上)。为此要用食盐粉与焦磷酸钠的混合剂处理伤口,以达到保鲜目的。3.蕨菜的腌渍法新采收的蕨菜按其叶柄长短,分别捆成把,每...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宁夏教育》1993年10期
宁夏教育

第一次打蕨菜

我的A年生活可有意思啦.由于天真幼粑,坯闸过仲多绽僧呢! 记得在我上小学三年暇的时俟,有一天吃晚饭时,哥哥让妈妈给他咆备点攸饮,说是明天耍上山打隍宗.我一听,们着也要阮哥哥去.哥丐说:“碳莱长在大树上,你爬不上树,怎内打闷棠呢?要不你拿上根长棍于,用棍子在树下打吧.” 吃宪伍,扔陛忙我了一根两米多长的棍于.又从邻居家借了个水歪.一切准备好后,才安心地回觉去了. 第二天.我早早地起了床,说袱完毕,装好了懊懊,水空里饲们了茶水,坯不见哥哥起床.我间奶仍.“哥哥怎么坯不起来?”伯巧这时伶来了哥哥的声膏:“林儿,你把棍子冶备好了吗?”“早就准备好了,快点走吧。”我迫不及待地说.“我坯没有吃饭呢.”哥哥说.“我袋的馍馍足够你吃的了,咱们骼上边走边吃吧.”我说着背起仪馍和水壶,拉若哥哥就朗山上进发. 到了有腹卒的山上,我就跑在前回仔细观宗每一棵树,想号看以禁是忽样生长的,但怎么也胡不到要打的队禁的彤于.我腥恋地回过头找哥哥,见他正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人民司法(天平)》2018年12期
人民司法(天平)

蕨菜

我那家乡最倔最倔的是蕨菜因为倔不是所有人的菜最初可能是斫曹,是双凤是灵官殿,佘田桥那边人们的菜那里高山逶迤,矿脉丰富人们骨子里的品性就有了铜啊...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