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我设计了梅兰芳剧院

我们把剧院和京剧的关系比作容器与内涵的关系,将表皮淡化至“无”,让内涵直面观众。$$不久前,为期五年设计、施工的国内首家为京剧量身定做的剧院——梅兰芳大剧院迎来了它的首批观众。中元国际首席总建筑师孙宗列先生,便是这座剧院的总设计师。$$记者:为京剧量身定做剧院,感觉如何?$$孙宗列:刚接手时,感到压力很大。$$ 虽然懂得京剧的人越来越少,但京剧在人们的心目中的地位无疑是神圣的。什么样的建筑能够把这样博大精深的传统艺术表达到它应有的高度?所幸的是剧院的设计在时间上并不吝啬,设计团队可以与京剧艺术家、剧院专家和甲方充分探讨。$$记者:剧院外表为何是透明玻璃?$$孙宗列:剧院不能简单采用传统建筑的设计手法,因为传统建筑语言片段的组合不能把京剧表达到应有的高度。$$ 我们把剧院和京剧的关系比作容器与内涵的关系,用玻璃外壳将建筑表皮淡化至“无”的境界,让充满文化内涵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电影文学》2019年06期
电影文学

从梅兰芳的电影生活看他的电影观

梅兰芳爱好广泛,除了擅长京、昆之外,对于其他艺术形式,诸如字画、电影乃至舞蹈、体育等几乎无所不涉,无一不通,海纳百川的胸襟对他艺术水平的提高毋庸置疑,也是形成其自成一格“梅派”艺术的重要基石。考察梅兰芳近现代以来的从艺、商演生涯中,可以看出他在戏剧商演之余,和电影结下了不解之缘。从最初20世纪头10年代抱着娱乐的态度观剧,到20年代的初次“触电”,再到30年代出访考察以及频繁与中外电影人士的互动,再到40年代摄制成真正意义上的有声影片,乃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50年代拍摄关于本人的纪录片,梅兰芳在不断演戏、观剧和电影的实践中,逐渐认识到电影艺术的独特魅力,并从感性到理性,形成了基于戏剧基础上的电影观念。具体而言:一、电影的审美、教化功能高于娱乐功能在一封答复美国记者阿维兰脱女士询问梅兰芳对中国旧剧和电影看法的信件中,梅兰芳给予了这样的回答:“中国各种旧戏,演唱已久,而仍能受社会之欢迎,此诚极奇妙之事,推原其故,当不外乎旧剧之演作...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文艺争鸣》2019年06期
文艺争鸣

“梅兰芳出洋”背后的话题争议与启蒙冲突——以1919年梅兰芳首次访日为节点

1919年4月至5月,梅兰芳应日本帝国剧场邀请,携剧团赴日访问演出。此次出访,对于梅兰芳自身成长,乃至近代京剧发展均有重大意义,由此引发的话题争议,更是体现了近代以来戏曲改良与启蒙路向的分歧与冲突。一、“为外行所乐道”:梅兰芳访日前后媒体形象的变化1919年访日之前,梅兰芳名声处于上升期,但从媒体报道看来,梅兰芳三次到上海演出,才是梅兰芳摆脱京剧囿于平津的限制,成为全国性明星的重要转捩点。清末民初的媒体、出版集中于上海,文化中心也非上海莫属,故此能否在上海媒体占据重要地位,才是演艺人物“去专业化”的关键。以其时上海最重要报纸《申报》为例,梅兰芳的名字首次出现在《申报》上,或许还不是刊载诗文曲艺为主的副刊版,而是1911年5月10日第五版的一则报道,指《中国报》主事人之一叶崇榘“平日运动专在第一江像姑梅兰芳及名妓花云仙花翠珠花秀英等处”。(1)而同年6月10日第二版的一篇评论,则将梅兰芳与小叫天、杨小楼并列,而与“今日之留学生”对...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艺术评鉴》2019年16期
艺术评鉴

抗战前《中国早期戏剧画刊》中的梅兰芳资料浅析

中华民族于20世纪初期开始走向独立与复兴,京剧作为戏曲艺术中的集大成者也走向巅峰,出现以梅兰芳为首誉载南北的“四大名旦”,大小报刊也对应出现了大量的戏曲评论。《中国早期戏剧画刊》(以下简称画刊)收录了三千多篇有关戏剧戏曲的文章,分属二十二种创刊于不同时间、地点的戏剧刊物。全册文章按内容可归类为古典戏曲史料辑佚、京剧批评、中国与西方的现当代话剧三类。其中京剧批评占据了本书最大的篇幅,主要为京剧表演研究,还包括梨园文化如坤伶名录、剧界轶闻、科班教学;虽然有如此丰富的戏曲史论资源,但相对于古代戏曲与近代戏曲的丰硕研究成果而言,民国戏曲研究仍显薄弱。在整理修注《画刊》目录中,从繁多的史料中清理爬梳有关梅兰芳的主要文章,以期勾勒出民国时期文艺界对梅兰芳评价的观点与视角,透过历史的重重迷雾走近民国时期真实的梅兰芳。一、梅兰芳家世文献资料《画刊》中关于梅兰芳的文章主要分为两类,一是梅兰芳家世,二是梅兰芳的艺术特色与艺术成就。此部分文章主要论及...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收藏与投资》2018年11期
收藏与投资

梅兰芳绘画的市场价值多少?

梅兰芳(1894-1961),名澜,字畹华,别署缀玉轩主人,艺名兰芳。其祖籍江苏泰州,生于北京的一个梨园世家。梅兰芳是近代杰出的京昆旦行演员,“四大名旦”之首,同时也是享有国际盛誉的表演艺术大师。除了演戏之外,梅兰芳也十分喜爱绘画,这也是有其家庭渊源的。梅兰芳的祖父梅巧龄及父亲梅竹芬都喜欢书法,家中也收藏了许多明清字画。1913年,梅兰芳应邀到上海演出。当时梅兰芳只有20岁,在梨园行的名气并不算大,为了在上海滩一炮打响,选在当时上海最有名的戏院丹桂第一台演出,还盛邀名士前来助兴,画家吴昌硕也在其中。吴昌硕观看梅兰芳的演出后赞不绝口。第二年,梅兰芳再次南下献艺,得知袁克文与吴昌硕相知,就携带自作的《梅花图》由袁引见,当面向大师请教。当时吴昌硕已70岁了,两人却一见如故,从此结为忘年交。梅兰芳以后每次来沪演出,都第一时间到缶庐拜访吴昌硕,虽未入室而执弟子礼甚恭,并与吴老等书画名家文酒联欢,游园作画。吴昌硕当场与人合作了手卷《香南雅集...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华文化画报》2018年12期
中华文化画报

走向世界的梅兰芳

无量大人胡同的私宅四合院。在那所七进的宅院中,梅兰芳接待过不少外国友人,留下许多佳话。“观梅剧、访梅宅”成为当时许多来到北京的外国名流的心愿清单。梅兰芳的艺术与他的宅院,连带他招待客人时安排的点心都被人津津乐道。梅兰芳以个梅兰芳是京剧的代表人物,不惟被中国人民所热爱,同为世界人民所尊崇。他在世界范围的广泛影响,源自于他精湛的表演艺术,同时也与他向海外传播京剧的行动关系至深。梅兰芳向海外人士介绍京剧,始于他位于北京“走向世界的梅兰芳”展览展出的展品人的力量自觉地传播着中国的戏剧艺术和传统文化,通过个人的友谊,达成了民间外交。外国政商人士、留学生在剧场中观看到梅兰芳的表演,折服于他的艺术魅力;走下舞台的梅兰芳,在自家宅院里作为主人,招待这些慕名而来的外国友人,传递着别样的东方气质和人格魅力。这些国际友人在各自的国度和领域里,不断宣传着梅兰芳,以至于梅兰芳之后访日、访美、访苏之行,有些就是由他们积极联络的。1919年,梅兰芳26岁,青...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