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北京大建公园

“我们现在大部分的公园设计都是由专家来定,但是实际利用公园的是市民,所以让市民代表来参与设计应该是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 $$  “以前这里就是一个野垃圾坑,塑料袋、臭皮鞋,什么垃圾都往这扔。夏天我们都不爱往这边溜达,味儿太冲了。苍蝇、蚊子也都成群结队的。”一位熟悉大兴三海子的老人告诉记者,“别看三海子‘落魄’了,但它以前可是皇上逛的御用公园。”$$   正如老人所说,历史上的三海子风景秀丽,曾有大小湖泊25处,碧波荡漾、生机勃勃。清朝时曾在此地建有多处行宫,是“燕京十景”之中的“南囿秋风”。“这里后来也没人管,逐渐就变成了水田,再后来又荒废了。”据老人介绍,到了上世纪80年代,永定河上游断水,三海子地区的湖泊逐渐干涸,这块地方才渐渐变成了垃圾坑。$$   用“沧海桑田”形容三海子一点都不为过,因为就在今年,北京启动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公园建设。2011年年底前,北京将建成总面积约12万亩的28个大型免费公园。$$  ...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星星》2019年26期
星星

海子的遗产——深情纪念海子去世三十年

一九八九年是我在乡村中学教书的第二年。这一年的春天,我一个在桐乡晏城教书的写作朋友来看我,我们坐在中学东边临河的石阶上谈天。嫩怯的春草正稀稀落落地从石头缝隙里挣扎出小手来。附近田野里的麦苗随风伏倒,油亮光光的,墨绿中带着深沉的颜色。油菜花在不远处开得黄灿灿,一副没心没肺、开开心心的富贵相。一九八九年,春天的风还是有点冷的,不过太阳一出来,就吹面不觉冷寒了。两个文学青年一边谈文学,一边观察河里乌墨墨的一大捧小蝌蚪和一大群小白鲽,那细如针尖、俶尔远逝、似与我们闲话同乐的小鱼儿,特别引起了我的兴趣。自然界的这些蜉蝣之物,其生命力之顽强,远超人类。这真不可思议。那时,乡村的一切都还平和,安静,也很干净。我们谈到了海子没有?记不得了。查我那年春天写的几首诗,主题有爱情的失意,也有对现实与历史的感怀。语言受所谓第三代诗人口语化的影响,没有海子那种刀砍斧削、直见性命的速度感和力量。那一年,身处江南僻地的我,好读书,不求甚解;热爱诗歌,但未有一...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星星》2019年26期
《文艺争鸣》2019年03期
文艺争鸣

海子:开天辟地,世界必然破碎

一小站到了一盏灯淡得亲切大家在熟睡这样,我是唯一的人拥有这声车鸣这是海子1983年自印诗集《小站》里同名诗歌的一部分。“我是唯一的人/拥有这声车鸣”有些伤感,所指却不失美好,然而,可能令敏感的读者想到1989年春天的那声车鸣,那个暴烈的结局。从一个小站,到另一个或小或大的站,短短二十五度春秋,“走到了人类的尽头”。海子的诗简质而又充溢着感染力,近似于詹姆斯·伍德曾援引过的一句话:“一种狂喜之火,把事物烧至它的本质。”是的,一种迷人的本质,一种令人动容的决然,就像简单的几个乐符构成了无尽的声与光与诗与思。一般认为,1984年写出《亚洲铜》和《阿尔的太阳》之后,才有了真正的海子。而细细检视,会发现诗集《小站》中蕴含了海子许多重要的意象和抱负。《丘陵之歌》:“我敢肯定/是麦子一根又一根/弯腰拾起她的黄毛作为王冠/(即使我不清楚太阳和麦子/谁先戴上这芒状的王冠)/于是成熟/金黄地迎接收割人”,这里有麦子,有王冠,有太阳,有“芒”,有成熟...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环境教育》2019年05期
环境教育

南海子公园秋游记

南海子湿地公园在这金秋十月,显得格外美丽。绿中泛黄的湖水,倒映着迁徙鸟儿们的身影,树叶纷纷飘落,形成了南海子公园的一道道浓重的秋色。进入深秋时节了,气温慢慢降得很低了,许多动物即将进入冬眠的状态,候鸟们也要开始迁徙了。随着校车,我们来到了南海子公园门口,同学们兴奋地下了车,一起拍了合影,就开始了我们...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美文(下半月)》2018年12期
美文(下半月)

海的三面——在春天来或未来之间的纪念

海子如他的名字一样。他既像大海般汹涌多变,又如大海般安静平稳。他的诗歌的种种变化就如同海的一年四季,随着时间的交替,不断衍变出不一样的生命层次。旁人眼里无数的灵魂苦痛或者是不值一提的所谓风景,在海子短短的一生里都生长出属于他的、无数的、金色的麦田。在那里,雨水恣意浇灌,爱情生长在草木之间,他变成那里唯一的国王,也许他的身体也可以不再流浪,那里的太阳洒下温柔或者激烈的光,而那片麦田,就叫作诗歌。那么,就真的如他所言:“我有三次受难:流浪,爱情,生存;我有三种幸福:诗歌,王位,太阳。”不一样的诗歌,在海子的瞳孔里,也是不一样的世界。一遥远的路程雨水中出现了平原上的麦子这些雨水中的景色有些陌生二天已黑了,下着雨我坐在水上给你写信日记海子的生命中充满着候鸟一样的迁徙,他从这一处到那一处,有时是为了寻找诗歌的灵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感,有时是为了一次单纯的旅行,似乎他的生姐姐,我今夜只有戈壁活里充满了这样“遥远的路程”,而这一首就...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青春岁月》2018年24期
青春岁月

海子

今天是燕子湾不寻常的一天,鞭炮震天响,硫磺的味道弥散到村子的各个角落,每个村民的脸上都洋溢着骄傲的笑容,大家路过海子家都要向海子爹道一声贺。原来是海子因为成绩优异,被大城市里做慈善的澹台先生选中了,于是他成了这个山沟沟里唯一一个到大城市念书的人。然而这一天,苦恼的不仅有待宰的鸡鸭鹅,还有无措的海子。十五年没出过村庄半步的海子今天要出远门了,在村民们希冀的目光中,他背上几个大麻袋迈向了未知的大城市。当海子低着头小心翼翼地踏进新教室时,一个阳光帅气的青年迎接了他。得知这个青年是澹台先生的儿子澹台耀时,海子有些惊慌失措,赶紧向他点头问好,然后弯腰拿起地上的大麻袋轻轻地放在澹台耀的脚边。麻袋里装的是村子里最好的礼物——卤猪头、野鸡、腊肠等等。海子反复述说的是整个燕子湾无尽的感激。没想到澹台耀也拿出了一份礼物——市面上最新款的手机。海子看了一眼手机漂亮的包装,没敢伸手接,他知道这东西贵的很,抵得上他家好几年的开销。但是在澹台耀的不断劝说下...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