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小人书热过六月天

连日来,持续的高温把京城烤得像火炉一样滚烫,同样滚烫的还有“小人书迷”们盎然的兴致。在中国书店报刊资料部举办的“第二届连环画展销系列文化活动”,吸引了众多“小人书”爱好者的目光,开展一周,读者已达5000人次,销售额近70000元,组织者专门为此次活动筹备的3000余种50000余册各种版本“小人书”已销售过半。$$去年六月,中国书店报刊资料部首次成功举办者版本“小人书”展销,为京城尚处于萌芽状态的“小人书”收藏热注入一股强大动力。今年,许多老读者又慕名而来,刘继卣绘的《鸡毛信》、王叔晖绘的《孔雀东南飞》、贺友直绘的《李双双》等一批老版本、名家、获奖作品成了他们的首选。从事建筑设计的姜先生拿着几本书爱不释手,他身边已高高摞起了50多本,他说:“从小就爱攒这个,如今家里已有七八百本,只是...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北京日报2000-06-23
《益寿宝典》2018年34期
益寿宝典

我爱收藏“小人书”

收藏不是谁的专利,只要你喜欢,便可以收藏,只是收藏的门类不同罢了,再者,有的收藏,还是要有一定财力基础的,否则便无从谈起。比如瓷器,没有一点基础,胡乱收藏就要吃亏,没有相当的财力,收藏瓷器就只能是一句空话。不过,有的收藏,真的没有这么难,只要有兴趣,就可以去做,比如收藏“小人书”,笔者便是其中之一。说起收藏“小人书”,那可真有些年头了,想当初,我只是单位里一个小小的职员,我的生活显得非常平淡。但是我也有自己的处世法宝,也有自己寻找快乐的方式。那便是读书与收藏,我的收藏,主要就是“小人书”收藏。尽管我收入不高,但我不吸烟,不喝酒,不乱花钱,除了吃用,我每月依然还能余下一部分钱,这部分钱,我便用来购买“小...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家教世界》2018年35期
家教世界

不用识字卡片,怎么认字?

小莫念大班了,老师说:可以开始认他理解自己所认的字。字啦。爸爸原本并不在乎“学习”这件事,Tips:建立关联的重要性不过他说自己其实在4岁时就开始认字在互联网世界、信息爆炸的时代,最了,到5岁便能独立看小人书,这样,自己重要的能力有两种:一是能在海量信息中的世界扩大了,而且更自由了,不用非得快速抽取出重要节点的能力;二是在节点等妈妈讲故事!但爸爸坚持要用新颖、有间创造性地建立起关联的能力。在教育孩趣的方法教小莫认字。子的过程中,前者可以不断地让他接触大量新鲜事物;后者则更偏向思维方式的训不用认字卡片练,比如爸爸在教小莫认字的过程中,随现在很多家长,一说到教孩子认字,时把字放入上下文。就会想到认字卡片。可是爸爸却认为:字并不是孤立的,而是在句子里、文章中,每天只认一个字跟其他字会发生关系的;字的意思也不除了主题绘本,爸爸还准备了一本图是单一的,它会在不同的上下文中,发生画和文字各占一半的书,虽然这里的字稍很多变化。从开始教小莫认字...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家长》2018年06期
家长

我的小人书情缘

如今已步入古稀之年,每当“六一”来临之时,我都会情不自禁打开这些珍品,饶有兴趣地看着,回味自己成长的历程,感受成长的快乐。每当“六一”儿童节来临之际,我都会情不自禁地回忆起童年时,在这天去无锡市新华书店买小人书的一些故事。小人书,是连环画的俗称,一种老少皆宜的读物。我从小就喜欢看,长大后又开始编写小人书。10岁那年,我从村校转到镇中心小学上五年级。每天到镇上上学,总能看到设在桥头西侧的一个租书摊。简陋的书架上陈列着诸如《三国演义》《西游记》《水浒传》《铁道游击队》《高尔基的童年》《刘胡兰》等色彩斑斓的小人书。掏1分钱可看一本七八十页的小人书。每当放学后,我会情不自禁地坐到书摊旁的小凳上,津津有味地看小人书,因此躭误了割草任务,还不止一次被爹娘责骂过。后来我每天上学时,便暗暗地带上把镰刀和一只篮子,然后藏到放学回家的路旁的一块半人高的麦田里,以便节省出放学后的时间在街头的书摊上看上一本小人书。时间不长,《刘胡兰》《黄继光》等小人书...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家长》2018年06期
《中学生阅读(高中版)(上半月)》2019年03期
中学生阅读(高中版)(上半月)

半本小人书

儿时,一本心仪的小人书究竟会带来多大的诱惑?记得那时在某儿童读物上读到这样一则故事:小男孩失去双亲,与姐姐相依为命,姐姐请人将家里唯一的猪杀了准备过年,又给了小男孩两毛钱,叮嘱他去集市上买包盐,可是小男孩在集市上被一本心仪已久的小人书吸引住,他忘记了姐姐愁苦的脸,忘记了全世界,他无法抵抗小人书带来的那么巨大的诱惑,最终用两毛钱买了那本小人书。在故事的结尾,小男孩津津有味地看着小人书,也吃到了香喷喷的煮肉,他并不在乎煮肉没有放盐,因为他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肉了,他度过了有生以来最幸福的新年。我毫不怀疑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因为如果我是那个小男孩,也一定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在我9岁那年,初夏温暖的黄昏,我如饥似渴地捧读着半本小人书。对,准确地说只有半本。因为书已经残破,封面早已遗失,根本无从知道书名,有些画面上还留下可疑的污迹。当然这些丝毫不能影响我阅读的兴趣。纸张也很旧了,所以我翻得小心翼翼,像对待一件易碎的、价值连城的瓷器。彼时,乘坐半本...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小猕猴学习画刊》2019年08期
小猕猴学习画刊

童年·爷爷·小人书

从家到镇上有十里多路,有时候,爷爷会带我们去赶集。弟弟5岁,我8岁,我们边玩边走。到了镇上,爷爷给我们每人5分钱,让我们去买烧饼。每次我都费尽心机地说服弟弟,让他把钱给我去买小人书。一本小人书要7分到1角钱。爷爷是木匠,手艺是方圆几十里最好的,只是年纪大了,已经70多岁,不过偶尔也有老主顾请他,打两把凳子、修补一下桌椅犁耙什么的。所以过年的时候,他还会有点钱,给我和弟弟压岁,大年三十,每人给1元。这可以买十本小人书。这么个大数目,弟弟是不会给我的,他给妈妈攒起来,妈妈会给他买一个书包,等他上学时用。爸爸妈妈也给压岁钱,可是过完年就会收回去。只有爷爷给的,才是真正的压岁钱。对小人书的狂热,使我最喜欢夏天。先是可以采桑叶送给伯父,他养蚕。等到蚕“上山”了,卖了茧,他会给我几角钱。我还可以摘桑葚,摘满一篓了,放在河水里洗,洗出桑籽,桑籽也可以卖钱。平日里挣钱就不容易了,捡牙膏皮几乎是唯一的办法。我把捡来的牙膏皮卖给修锅匠。修锅匠不仅用...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