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透视校庆现象

校庆功能:展示与引资$$北大百年校庆可谓近年校庆的极至,虽然已过去两年,但普通百姓都知道北大是中国的骄傲。它最初只是一个学校的活动,逐渐演变成为一个国家的活动。国家希望通过北大校庆对高等教育提出新的目标,可以说是国家行为,北大因此获得了提高国际地位、吸引考生、筹集诸多投资等好处。从社会效益上来看,北大把自己做了一次彻底的推销。通过校庆也引发了社会关注和教育界一系列的思考:北大要建成世界一流大学,什么才是世界一流大学?$$北大校庆除了明显的经济效益外,还有文化方面的效益。北大对自己有了重新的定位,做了系统的总结,在校庆的功能上北大起了示范作用。$$校庆激发了大学对自身目标进行探讨,对一个学校来说,成功的校庆在社会、经济和文化效益上都将起很大的作用。$$北京大学由于其在整个国家教育中所占的地位,其校庆远远超过了它本身,北大实际上是中国高等教育的代表,其特殊意义在于北京大学是我国第一所官办大学,北大一百年,实际上是中国公立高等教育的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北京日报2000-10-26
《老年教育(老年大学)》2019年08期
老年教育(老年大学)

校庆有感

传薪振铎育奇葩,教苑花妍焕彩霞。无数妪翁成雅士,万千桃李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江苏教育》2011年08期
江苏教育

校庆文化:一个多功能的教育资源

有媒体这样定义校庆:“是学校教育管理的一种特殊教育活动,是在指定时间组织在校师生、社会知名校友及有关人士参加的庆祝活动,常选择建校周年纪念日。”其实,关于校庆尤其是校庆和校庆文化的功能,远不是“一种特殊教育活动”所能概括的,看待校庆及校庆文化的教育功能,需要多维视角。校庆,即对学校建校历史、发展成就的庆贺活动,通过形式多样、内容丰富、教育指向明确的软硬件建设和各种活动来回顾历史、审视现在、描绘未来,并借助对办学历史的回顾和总结来提升学校的凝聚力及办学的核心竞争力。如果说校庆是一种活动,校庆文化则是活动本身所蕴藏的精神内核。校庆中所开展的各种物质文化建设,如校史搜集展示、校园景观建设、环境文化创建以及校内外座谈联谊、文化讲座、才艺汇演等各类校园文化传播活动的开展,在不断盘活并拓展现有教育资源的同时,也沉淀出越来越厚重、越来越有影响的文化精神,并成为在校师生和海内外校友的“精神共享”。这种“精神共享”就是校庆文化,“它是在校庆活动过...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教师博览》2012年09期
教师博览

校庆热的冷思考

校庆热现象令人关注Q系某某大学宣传部副部长。这段时间来他一直很忙,因为学校正迎来100年校庆,他需要做的工作太多了:制定《校庆筹备方案》、拟定嘉宾名单、征集领导题词……真有点穷于应付。每年,在一些地方,像Q这样为校庆忙碌的人不在少数。最近,仅仅在某省就有9所高校将陆续迎来110年华诞。随便在网上搜索,就能看到很多校庆新闻———“2012年5月某大学将迎来建校60周年华诞”、“某市高新区某小学喜迎108周年校庆”、“某中学百年校庆进入倒计时”、“某大学60周年校庆,外国校长应邀‘念经’”……各种校庆新闻充斥页面,校庆之热,可见一斑。这些密集的校庆新闻不仅传递着校庆的热度,也引发了人们对校庆的关注。“校庆为什么要办”、“校庆该不该办”、“校庆该怎么办”等问题成了微博热门话题。在各种争议背后,不少人认为,中国校庆的职能在不觉之间被扭曲异化,失却了校庆的本来意义,正凸显出越来越浓的行政味、金钱味。武汉大学的老校长刘道玉对此颇有看法。20...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课程教育研究》2013年02期
课程教育研究

大学校庆的文化再生产功能探析

一、大学与文化再生产大学是新文化、新思想的策源地,是整个社会文化再生产的动力源泉,很多先进文化都是从大学萌芽、传播,成为社会的主流文化,是增强文化软实力的重要机构。大学文化再生产功能的实现与校园文化建设密不可分。学界对校园文化的内涵界定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有一点大多数专家、学者比较认同,即校园文化应该包括物质文化、精神文化和制度文化这三个基本方面。就三者关系而言,物质文化是基础,精神文化是核心,制度文化是保障。二、大学校庆要有助于文化再生产武汉大学原校长刘道玉指出,我国大学校庆热必须降温,尽快回到常态。国家应通过高等教育立法,或由大学管理章程规定,只能50和100年(以后类推)才能举办校庆。[1]笔者认为,大学校庆不宜过多过滥,除了10年大庆,平常年份的校庆应该从简,可以设立校庆日,欢迎校友返校联络感情,为母校发展献计献策。10年大庆可以热烈一些,应该遵循师生主体、学术为本、文化为魂的原则。文化是大学的精神和灵魂,校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内蒙古教育》1960年80期
内蒙古教育

校庆,该“庆”什么

校庆,该“庆”什么子宜这些年,素为清静之地的教育界,也一天天“摩登”起来,一天天不甘寂寞起来了。与那些遍地开花、此起彼伏的公司开业庆典、市井百姓的婚丧娶嫁没什么两样的当属校庆了。校庆,说白了是学校过个生日、大寿。大凡学校,无论历史长短、声望高低,谁还找不着个生日?于是,便一窝蜂地“庆”起来。百年老校自然“大庆方休”,就连才出世五载的新校也照庆不误。直庆得行政官员出了东家进西家、晕头转向,不知所以。同是校庆,主办者心态不一,目的各异。有的庆个“钱”宇。平日里,向上级主管部门伸手要钱,向左邻右舍化缘,或无借口,或无实效。赶什么周年,便可堂而皇之伸伸手─—校舍老旧了,设备短缺了,客宾云集、高朋满座,你总不能让我们学校丢人现眼吧?大家都如此想、如此做,时间久了就习以为常。主管部门、顶头上...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