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书画市场盛行“模仿秀”

繁荣的假字画市场$$近些年来,书画市场上赝品充斥。且不说一些旅游胜地的书画摊上挂有假名人字画,就连一些艺术品拍卖会上,也不乏临摹品、仿制品鱼目混珠,有的还因此发生了法律纠纷。$$一个星期六的早晨,记者在画家孙以增的指点下,来到了本市一家旧货市场。离市场大门还隔着两个路口呢,我们就见不少人抱着一捆一捆已裱好的画轴、一摞一摞未裱的画满载而归了。$$进了市场的大门,迎面就是两个书画摊。上面挂着许多裱好的字画,落款为“启功”的字最多,落款是“范曾”的画也不少。价格都非常便宜,裱好的画只要四五十元,一幅二尺见方的画,十元一张,多买──也就是批发,价格还可以优惠。不过说实话,这两个摊上的东西档次不甚高。尤其是那些“范曾”的画,对范曾相当熟悉的孙以增的评价是:“太不像了。”$$在问价的时候,记者听出了摊主的河北口音。一问摊主:河北什么地方人?摊主说:“任丘的。”记者问:“您的这些画,是什么人画的?”摊主说,当地有一批农民从事这种职业。记者问:...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北京日报2000-11-03
《收藏家》2019年08期
收藏家

中国画市场的过去与未来——许化迟先生论书画市场

提起许化迟先生,收藏界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以推茶余,许化迟先生随意取出了几件书画藏品,津津乐广中国传统书画艺术为己任、在传承中国书画文化上灌注道地开始了讲述。不知有多少次见其如此抑扬顿挫、不无毕生心血的许化迟,在中国书画市场更是赫赫有名,许化得意的这样讲给大家听,看得出他是以此为一美事的。迟先生以其在书画艺术上的深厚造诣和卓越超前的前瞻视“这两幅梅花镜心,一件红梅(图1),一件白梅(图2)野,亲历了中国书画市场从起步走向兴盛,见证了现代中都是张大千的作品,但这两幅却与众不同。两幅画作都有张国书画艺术市场的崛起与发展。在他口中,中国的书画市群的题跋。张群、张学良、张大千在世时,在当地时称‘台场就好比人生,充满了起起落落。湾三张’。一幅画作中同时出现其中‘二张’,那是相当难图1张大千红梅图2张大千白梅得的。而且这里有两幅,都是张大千画与其红颜知己‘七妹’的。”“这件是齐白石老画的桑蚕(图3)”,许化迟先生展开另一件画作继续讲着。“齐...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才智》2019年02期
才智

宋代书画市场对书画的影响探析

CulturalHighlands书画收藏早在东汉时期就已普遍出现,其目的虽多出自于单纯的喜好,鲜有货币交易,但已经具备了书画交易的雏形。魏晋时期,关于书画买卖最为闻名的典故是书圣王羲之为卖扇婆婆书写扇面之事,成为传诵千年的轶谈,名人效应的背后体现出了书画作为商品的现实存在。南朝时期,书画交易进一步发展。时人梁肖子言:“停船三日,书三十纸与之,获金货数百万。”[1]1075“三十纸”值数百万,夸张的描绘折射出书画作品在市场中的特殊地位。不过,此时的书画交易多是为了符合收藏之风,并没有形成真正的商业市场。到了盛唐,书画市场最终形成。最有力的说明莫过于张怀瓘的《书估》,古今名家法书作价估值正是针对当时官方购求之需。官方在搜集、收藏和整理前代所留下的书画方面可谓不遗余力。据史载,“贞观开元之代,自古盛时,天子神圣而多才,士人精博而好艺,购求至宝,归之如云,故内府图书谓之大备”[2]33。而书画作品也往往价格惊人。唐人张彦远在《历代名画...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才智》2019年02期
《美与时代(上)》2019年02期
美与时代(上)

从文化产业视角看宋代书画市场发展

文化产业并不是西方特有的,也不是新兴的词汇,而是在艺术品的市场化发展中存在的。文化产业是由文化产品的生产来定义的[1]。文化产品的生产、流通和消费是文化产业的基本构成。在书画作品刚刚成为商品不久,宋代的书画市场便建立起来。宋代是中国书画市场形成的摇篮时期,是后世书画市场形成的奠基。宋代在艺术经济上的成就在中国艺术经济史中是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的,这一时期书画市场的产生、交易和消费对于宋代文化经济产生着重要影响,是中国文化产业的开端。一、宋代书画市场发展的背景从汉代出现了拥画和佣书现象时,中国的艺术市场就开始萌芽。那时人们只欣赏作品中的艺术技巧,注重实用性。魏晋时期,人们开始欣赏书法作品的内容与技艺,形成了法书市场。直至唐代,繁荣鼎盛的艺术文化发展和经济条件的支持,艺术作品具有了交换价值,这一切的条件使得宋代书画市场初步建立顺理成章。在宋代皇室三百多年的时间,中央高度集权,制定了许多利民政策,发展农业经济和商业,人民生活富裕,总体政...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艺术探索》2018年03期
艺术探索

清末民初书画市场的社会背景考察

一、新、旧力量的对立辛亥革命后,中华民国建立,在中国持续了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统治形态随之崩溃,中国的政治经济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这些渗透到各个角落的新变化对于中国社会,对于每一个独立个体的生活,无疑都有巨大影响。需要指出的是,如此汹涌的革命浪潮也并未在一瞬间彻底冲垮中国延续了数千年的旧传统,如北洋政府的建立,尽管客观上,北洋政府与清王朝已经具有本质的变化,但旧时代的理念依然通过各种方式得到延续,尤其在文化领域,一次又一次“尊孔复古”的呼声,无不彰显着在封建理念渗透下文化生活的保守性和顽固性。从横向看,各地督抚中多有像程德全(1860~1930年,江苏巡抚,后改任江苏都督、南京临时政府内务总长)、朱家宝(1860~1923年,吉林巡抚,后改任直隶省长兼督军)、孙宝琦(1867~1931年,山东巡抚,后改任北洋政府国务总理)等由清廷巡抚摇身一变而来,继续在革命政府中担任要职的官员;从纵向看,随后不久相继爆出的袁氏称帝与张勋复辟的丑闻...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公关世界》2016年20期
公关世界

书画市场真的遭遇霜冻期了么?

近日,有人发文《挤压泡沫的书画市场已经奄奄一息了》,称书画行业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霜冻期,表达了对这个市场未来的悲观的展望。该文章认为,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书画市场也跨进了移动终端领域,以寻求更便捷、更新型的销售出口。各类微信营销模式的出现,抢占了书画市场的一部分份额。同时,互联网背景下的书画市场由于没有建立起良好的市场秩序,导致整个书画市场环境杂乱无序,造假层出不穷。坦白地说,书画市场一直以来在国民经济整体发展中处在一个并非重要的位置,但它不应被无限地夸大,也不应被无知地唱衰,一切事物经过一番喧嚣之后必然还是会归于它的本真。尽管目前书画市场呈现出了低迷的状态,但也正在悄然发生着变化。此时,人们应该摒弃旧有的对这个市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