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西默斯·希尼:一念之间抓住真实和正义

作为责任编辑,拿到沉甸甸的《希尼诗文集》我有大喘一口气的感觉,像了却了一桩夙愿。这本书的出版,如果从定选题算起,历时差不多三年有半。说来真是一种缘分:假如那天吴德安和欧比尔教授没有去《诗刊》找我谈诗,假如我们没有谈到希尼的诗并进行了愉快的交流,假如《希尼诗文集》中文版的版权不是恰好委托给他们而我也正在办理调入作家出版社的手续,最后,假如最初定夺此书的中国文学出版社没有发生财政上的困难,则我将与这本书错失交臂。当然,希尼的书仍会出版,我也仍会是他的忠实读者,但那将是另一本书,另一种心情。$$我最早读到希尼的诗是在1987年,那时他还没有得诺贝尔文学奖。他的成名作《挖掘》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这是一首为诗人和诗本身写的诗。后来又陆续读到一些,其中写他和母亲一起叠床单的那首(《出空·之五》)曾令我久久不能自己:“我们就这样拽直,折起,最后手触到手/只是一霎那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在我的阅读视野中,弗罗斯特之后,似乎很少有谁能像他...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北京日报2001-04-15
《文教资料》2007年14期
文教资料

希尼诗歌艺术追求与社会责任的冲突与突破

引言希尼1939年出生于北爱尔兰的一个天主教家庭。他上的小学是一所既有天主教徒又有新教教徒的混合型学校;中学则是一所纯粹的天主教徒的寄宿学校。大学毕业之后就先后在一所中学及大学教授英文,同时开始在爱尔兰及伦敦一些较有名气的杂志上发表诗歌。27岁时在伦敦发表第一部诗集。这一期间他一直住在贝尔法斯特。1971年他辞去女王大学的工作,举家搬到了爱尔兰共和国,并于1976年开始在都柏林定居。希尼的诗歌创作至今为止,根据诗歌体现的艺术精神主要分为三个时期:第一时期指他的头两部诗集《一个自然主义者的死亡》(1966)和《进入黑暗之门》(1969);第二时期指《在外过冬》(1972)、《北方》(1975)及《野外工作》(1979);之后的作品属于第三时期的创作,包括《山楂灯笼》(1987)、《幻视》(1991)、《酒精水准仪》(1996)等。1995年,希尼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现在的他被誉为继叶芝之后最出色的爱尔兰诗人。希尼的出生和成长环境决定...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湖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03期
湖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论谢默斯·希尼诗歌的平衡性

谢默斯·希尼,北爱尔兰诗人,1995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是“公认的当今世界最好的英语诗人和天才的文学批评家”。希尼出生在北爱尔兰兰德里郡的木斯浜一个普通农民家庭,12岁以前他一直在那里生活,并接受正统的英式教育。希尼的家庭人丁兴旺,全家笃信天主教,家庭氛围十分融洽。他的祖父和父亲是从事农业的普通劳动者,母亲打理家庭日常事务,同时,被希尼称为“我们”家的姑妈常年和他们居住在一起,有条不紊的乡村生活平静而和谐。童年的生活经历在希尼诗歌创作中烙下了深深的痕迹,亲情与地域两个元素在他的作品中常常以温情的方式跃然纸上。1早期作品的伦理语境伦理环境又称伦理语境,它是文学作品存在的历史空间[1]256。希尼在创作中没有回避这一语境,他曾经把自己的写作称为“对童年时在这儿发生过的一些事的记忆”。“亲人”主题始终贯穿于作家早期的作品中,他常常以家庭为单位,个人情感为伦理主线,关注自然而真实的生活状态。这个时期的作品充满了原乡情结,“我的父亲躺在沙...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南方文学》2017年01期
南方文学

希尼诗集《区线与环线》翻译缘起

一直以来我都希望自己能对希尼和希尼的诗歌做一些全面、深入的阅读和理解,因为希尼和希尼的诗歌从一开始对我就是一种教育。我这一代(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上大学的)写诗的人中,很多人的文学(诗歌)教育都是来自西方文学,尤其是西方现代文学(诗歌)。我们的教育方式几乎都是自学,一种东拼西凑的胡乱学习,类似大饥荒年代,被难以满足的饥饿感驱使,依靠本能寻找一切可满足食欲的东西,胡吞乱吃。这种自我教育如今想起来也颇有趣,类似从各种残缺的武林秘籍中搜罗一鳞半爪的口诀和招式,然后照着比划,胡乱地开始非常严肃认真的照猫画虎,练习各种神奇功夫。——最神奇(无神奇不成诗歌)的是,这么多年下来,一些人竟然也这样练成了一身硬功夫(当然他们的自我教育也是与时俱进的)。这其中真有一些喜剧性的神农尝百草的效果。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当时诗歌资源的极度匮乏(现在它被浪漫化为诗歌的黄金时代)和近乎空白的诗歌教育。当时对中国古典诗歌的合乎年轻人成长需求的时代精神的有...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南方文学》2017年01期
南方文学

希尼诗选

阿纳霍瑞什,1944“我们正在杀猪,在美国人到来时。星期二早晨,阳光和沟槽里的血水充满屠宰场外。沿着大路他们从山上下来,应该听到了尖利的猪叫声,然后听到叫声停顿,看见我们戴着手套,围着围裙。他们排成两队,肩上扛着枪,向前行进。装甲车,坦克和敞篷吉普。太阳晒黑的手和胳膊。无人认识,不知名字,朝诺曼底汇集。当时我们并不知道他们前往哪里,我们站在那像小孩在他们朝我们扔口香糖和成袋的彩色糖果时。”给天堂里的麦克·乔伊斯[1]1衣物包换成工具包,军装换成工装——在农夫姻亲们中间你有点不太着调,你捆绑麦束的方式成了乡间的笑谈,但站在高高的脚手架上你就显出了身手不凡——一个复员的阿喀琉斯从未当过杀手而是世界上最强有力的战地担架手,你一转手就抄起了砌砖的行当。2沙堆王子灰浆桶重甲兵指挥官监视着墙体,用铅锤测量和用灰泥抹平砖缝从用木桩标画出地基到砌第一层砖到装檐口,密切注视着水平仪里的气泡眼直到水泥凝固。医务下士,协助伤员使用便盆的人,扎绷带的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高中生学习(高考冲刺)》2017年04期
高中生学习(高考冲刺)

谢默斯·希尼

关于作者谢默斯·希尼(1939~2013),爱尔兰诗人,出生于爱尔兰北部德里郡毛斯邦县一个虔信天主教、世代务农的家庭。希尼于1995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他在诺贝尔奖颁奖礼上的演讲《归功于诗》也是一篇重要诗论,他本人是...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