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受伤的汉语

乐观的预言家告诉我们,这个世纪是汉语的世纪。可是遇到几位国际友人,谈及中国当代人的写作,几乎一无所知。后来与一位汉学家交谈,他语气诚恳地说,目前的中国作家,语言有些冗长,传统汉语的精炼之美,反而消失了。我听了,有些惊异,好像自己的心被深深地刺中了一般。$$  这是个老话题了。然而我们说汉语的人,久在闹市里,对此反而并不敏感。倒是外国人,看到了汉语里的问题。所谓旁观者清,就是这样吧?$$  现代汉语和现代白话文,是从文言文中脱胎出来的,它最初从口语与书面语的混杂里生成,渐渐与文言文脱离了。初期的白话文,还带有旧文言的某些影子,文词亦不失精当,并未有八股的痕迹。但后来日趋政治化、口号化,到了“文革”时期,已没了具象和隐喻,越发食之无味。难怪汪曾祺说中国出现了语言的灾难,三十年前的报刊文章,如今有意味者,有多少呢?$$  前几日读几部新出的长篇小说,翻了几页,已觉无趣。审美的境界且不说,但就语言而言,搀水、琐碎,大有声嘶力竭之状。其实...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北京日报2002-08-11
《中国新闻周刊》2009年29期
中国新闻周刊

别让现代汉语受伤

有些词在高频率的重复使用之下,其内涵已被掏空,成了风干的木乃伊。白话文运动都92年了,当代人并不真的擅长现代汉语在传媒做编辑久了,就有洁癖:容不得一些字词的用法来污染文字的品质。称那些字词为“脏词”,并非因为它们是国骂或淫秽之语,而是因为它们使用不当:或者对读者不尊重,或者是陈词滥调,或者过于自以为是。白话文运动都92年了,当代人并不真的擅长现代汉语。“著名”——在一个人的职业身份前加上“著名”两个字,就是不把他当人看。名气足够大,加“著名”是轻视他名字自身的影响力;名气不够大,加“著名”是抬举他又误导读者。抬举是以主观代替客观,有违传媒的职业道德。“我”。例外的情形当然有,但当记者过于强调自身存在感时,“我”字是采访型文章的最大敌人。“我”应该在文章里隐身,就像相机在照片里隐身。一篇没有“我”出现,还能为读者带来现场感的文章,很考记者功力。你真的那么爱表现么?写出一篇好文章吧,读者自会去注意作者是谁,不需要你在文章里说“我”“...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社会观察》2006年05期
社会观察

带汉语回家——读《汉语的危机》

不久前,一则新闻报道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在上海举行的一项翻译大赛中,由于难以找到最佳译文,该项赛事不仅一等奖空缺,而且惟一的二等奖竟然由一位在新加坡长大的华人获得。这个事例似乎为近年来汉语在本土的地位和处境给出了一个刚性的注脚,同时也再一次引发了大家对汉语危机的深切关注和思考。汉语的危机首先来自全球化浪潮的冲击。无疑,全球化已经成为表征这个时代的一个关键词。在经济全球化的强劲推动下,文化的全球化浪潮也是波涌浪激。在西方语言的冲击下,汉语表达日益“西化”,割裂了汉语传统。当代中国作家几乎都走在一个介乎被“欧化”的现代汉语与带翻译腔的“西文”之间的“中间道路”上。批评界和理论界的学术话语“西化”色彩更是浓重,搬演命题,袭用概念,衍生术语,狂欢在对西文的追随和迷信中,却迷失在对传统和古典文论资源的舍弃和漠视中。作家白先勇在总结现代汉语的命运时说:“百年中文,内忧外患。”外患,来自西方语言的冲击,汉语严重欧化;内忧,则是我们媚外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教师博览》2006年04期
教师博览

汉语境况令人担忧——从《汉语的危机》说起

要正视“汉语之危机”是在媒体上知道有人编了《汉语的危机》一书,是文化艺术出版社最近出版的,触及了不少问题,评者甚多。一时间网上也有很多评说。后来见了书,被里面的文章所吸引,更被“汉语”与“语境”、与“危机”、与“失语”、与“暴力”、与“忧思”、与“未来”等这些凸显了编者内在思想与价值判断的栏目名所震撼。细读《汉语的危机》,感觉提出的问题确实是深刻的,涉及的问题是沉重的,不由得让人深思。在人们惯于跟风、普遍麻木、缺乏思考的年代,在汉语的疆界似乎不断扩大,据说全球有三千多万外国人争学汉语,中国人为之欢欣鼓舞的时刻,却有人不识时务,发出了“汉语危机”的警世之言。谢冕说:“当前汉语的境况实在令人担忧……社会一步步向前发展,而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正一步步地走出中国古代文明的灿烂。”洪治纲说:“台湾作家白先勇在总结现代汉语的命运时说:‘百年中文,内忧外患。’其外患之一,便是受西方语言的冲击,汉语被严重地欧化,成为我们‘追逐现代化’过程中不断遭...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求学》2002年Z1期
求学

汉语,你学了吗?

汉语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青睐,它的使用已经远远超出了一国的范围,走向世界了。国外很多人以学汉语、讲汉话为时尚;来中国留学、进修汉语的也逐年呈上升趋势;汉语在有的国家已成为第二官方语言…… 为什么现在学汉语的人会越来越多呢?汉语到底有什么魅力呢?你想知道其中的奥秘吗?那好,请听我细细为你道来。 汉语言这门学科简单说是学习汉语,也就是我们日常所说所写的,当然了,汉语言要比这更深入,所涉及的内容也要多一些。汉语言专业设五的目的是培养具备汉语及借言学、中国文学等方面系统知识和专业技能,能在高校、科研机构和机构和机关企事业相关部门从事汉语言文字的教学科研、时外汉语教学、语言文字管理及语言应用方面实际工作的语言学人才。你是不是以为你会说汉语,会写汉字,就不需要学什么汉语言了?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没有真正接触汉语言,你就不能理解其中的奥妙所在。 汉语言的课程有:语言学概论、现代汉语、古代汉语、文学概论、中国文学史、中国语言学史、计算机语言学、汉语史...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求学》2002年Z1期
《中国特殊教育》2017年11期
中国特殊教育

3-5岁汉语儿童叙事能力发展的实验研究

1问题的提出叙事(narrative)又称说故事(story-telling),指有组织地表述事物或事件的语言能力,是语篇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1]。良好的叙事能力能够促使儿童建立积极的同伴关系,开展有效的沟通,发展出充分的学习能力[2]。在社会交往中,一个好的故事讲述者更容易被他人接受,而叙事能力差的儿童出现社会和行为问题的几率则较高。学前儿童的叙事能力不仅对儿童从口语向读写的顺利过渡起着重要作用,也和学习成绩尤其是阅读理解成绩呈现正相关,儿童早期的叙事能力能够很好地预测其入学后的学业成绩[3][4]。儿童的叙事能力在儿童社会性、情感和认知发展过程中具有重要作用。从认知层面来讲,儿童在叙事时要具备多种语言能力,如:基本的字词、语法,适当的连接词,清楚的指称用语等。此外,还需要认知领域的技能,如:记忆、逆向思维、把事件按时间或因果顺序组织起来等能力。因此,叙述一个连贯、有趣的故事需要儿童的语言、认知能力都达到相当程度。不仅如此...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教育》2017年48期
教育

汉语桥回眸

竞赛十年铸就经典,中国元素传播海外展...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教育》2017年4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