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北京交法”按照社情民意改

“机动车出事故,保险公司先赔第三者责任险”,“司机无过错按最低比例赔偿”,“骑车可以带12岁以下的孩子”,“新购自行车可不再上牌照”……$$   在市民的建议下,昨天市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的《北京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办法(草案修改稿)》,对60多个条款进行了修改。 $$  市人大法制委员会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北京交法”按照社情民意改。$$  昨天是市人大常委会会议第二次审议“北京交法”。今年7月27日,市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对《北京市道路交通安全条例(草案)》进行过分组审议。$$  在本次会议上,根据修改意见,《北京市道路交通安全条例(草案)》已经改名为《北京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办法(草案修改稿)》,草案修改稿将于明天表决。$$  根据常委会会议审议意见、市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审议意见、市民意见以及其他方面的意见,《北京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办法(草案修改稿)》,较之《北...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北京日报2004-10-21
《榆林科技》2013年01期
榆林科技

交通事故第三者责任险中第三者的认定

交通事故责任保险中,通常包含第三者责任险及机动车车上人员责任险两种。其中第三者责任险指的是由保险公司对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依照法律规定或者保险合同约定进行赔偿的保险;而机动车车上人员责任险则针对的是保险机动车车体内或车体上的同乘人员和驾驶人员的损失赔偿。实践中第三者责任险的赔偿限额远远高于车上人员责任险的赔偿限额,而且第三者责任险中包含了交强险及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交强险是车主一定需要进行投保的强制险,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和车上人员险则并非强制险。因此受害人的身份究竟是“第三者”还是“机动车车上人员”,将决定受害人的损失能否得到保险公司的赔偿以及赔偿的限额多少。一般情况下,受害人的身份是否是第三者责任险中的“第三者”争议不大,通常在肇事车辆上的司机和乘客都不是“第三者”,而被肇事车辆撞到的车辆外的受害人则是“第三者”。但在实践中,有时会出现受害人原本是该肇事车辆上的乘客...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汽车与安全》2016年10期
汽车与安全

解读车险

对于自驾出行的朋友来说,最怕出现事故,耽误假期安排还要处理麻烦的后续事宜,因此小心驾驶是必须的。不过万一我们遭遇了各种各样的事故一定不要慌张,提前了解投保的各种保险,沉着应对、有序处理也是很重要的事情。那么今天我们就汇总了一些外出途中容易遇到的常见险种介绍,供出游打算的朋友了解一下。异地出险如何处理开车出门最怕的是就出事故,日常出险还好说,赶上假期出游身在外地,出个事故可就非常麻烦了。不仅会耽误假期的出游安排,处理起来也是非常劳神,因此异地出险如何处理,是准备驾车出游的朋友首先需要掌握的。外地出险处理流程当然,更多的时候我们不具备判断损失和预估后续隐患的能力,这样看来花些时间和精力走正规的流程是最有保障的。那么外地出险应该按照什么样的流程来处理呢?请注意:以下所有步骤,都要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进行!出险之后在车辆后部设立安全警告标识,之后再进行下一步的操作。步骤1:拍照保留现场证据其实与本地出险一样,外地出险也要第一时间用相机或手...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农家致富》2017年01期
农家致富

以案说法

操作塔吊发生意外保险公司应当理赔【案例】张某在某工地操作塔吊时,发生意外导致黄某死亡,事后张某向黄某家属赔偿31万元。张某已购买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险及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含不计免赔),因此向保险公司索赔,但保险公司认为本事故属于安全生产事故,不是交通事故,因此拒绝理赔。张某将保险公司告上法庭,法院调查后作出判决:保险公司【案例】李某与王某经法院调解离婚,儿子由王某抚养,李某每月支付抚养费。双方就儿子的探望问题达成一致,如王某不履行协助探望义务,则扣除抚养费。后因王某未能严格执行协议,李某诉至法院,要求对方支付违约金7200元。法院认为,非直接抚养子女一方给付子女抚养费是其法定义务,不得因探望权受阻而拒付,对李某的要求不予采纳。【评析】此案中,双方的和解协议涉及到子女的利益,...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0年11期
法制与社会

关于机动车强制第三者责任险的法律思考——从一起案例说起

2006年12月15日晨,李某驾驶一辆桑达纳轿车行驶到一弯路时,由于天冷路滑,李某在借道超车时驶入逆行,与迎面而来的拖拉机相遇,拖拉机司机张某当即向右打方向盘避让桑塔纳轿车,造成拖拉机侧翻,车辆受损、一名乘客重伤及张某轻伤的交通事故,合计损失1.8万元,李某的车安然无恙。经交警队调解处理,李某在此次交通事故中负全部责任。由于李某驾驶的桑塔纳已投保车损险和第三者责任险,事故责任认定处理后,李某持其投保的保险单和事故责任认定书,向保险公司索赔1.8万元,遭到保险公司拒赔,因为,保险人认为:1.根据保险惯例,车损险和第三者责任险一般同时发生并同时赔付。本案中被保险车辆完整无损,如若赔付,就违背保险实践。2《.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规定:“被保险人在使用保险车辆过程中发生意外事故,致使第三者遭受人身伤亡或财产的直接损毁,依法应由被保险人支付的赔偿金额,保险人依照保险合同的规定给予赔偿。”而本案中,被保险车辆并未发生意外事故,不...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农业机械》2006年13期
农业机械

第三者责任险不是“有责赔付”

机动车车辆保险单中的第三者责任险是否属于强制保险?保险公司和车主们往往有不同的见解。远安县人民法院在日前审结的一起涉及第三者责任险的保险合同纠纷案中,认定第三者责任险具有法律强制性,不是保险法意义上的商业险,因此判令保险公司赔偿车主王某2 636二54元经济损失。 王某购买了一辆农用车,并于2006年1月25日向某保险公司投保第三者责任险,交纳了保险费,赔偿限额为5万元。保险合同中约定,对第三者责任险理赔的前提是“有责赔付”,保险公司将依据保险车辆驾驶人员在事故中所负的责任比例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2006年4月1日9时40分,王某驾驶农用车与骑车人杨某相撞,造成杨某受伤。杨某到县人民医院就诊,王某为杨某支付医药费、护理费、误工损失费共计2 636.54元。经远安县交警大队进行现场勘验,做出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杨某负事故全部责任,王某不负事故责任。 2006年5月17日,王某向保险公司申请索赔,保险公司以王某不负事故责任为由拒绝...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