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文化2006:落幕之际的大戏回顾

如果把2006年的文化界看作一场大戏,那么引人注目的有好几幕。浮躁也罢,肤浅也罢,反正总有一批形形色色的文化人在舞台卖力地表演,由于传播技术的发展,很多以前只属于“圈子”的事件很容易变成公共话题,并在很短的时间内迅速传播。此前,娱乐界的明星一夜成名屡见不鲜,如今,这种现象也在文化界出现。无论是好是坏,我们都难以逃脱时代的漩流,并无一例外地会打上它的烙印。$$    易中天、于丹:电视造就的“速生名人”$$    如果文化界要颁发一个“最快蹿红奖”的话,那么有资格获得的只有易中天和于丹两人。而他们的共通属性是:成名于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    易中天去年因在央视“百家论坛”主讲“汉代风云人物”,一举成为当前内地最炙手可热的文化人,《易中天品读汉代风云人物》、《品人录》等著作一纸风行。今年,其《品三国》书稿更是以首印数55万册、版税14%的高价拍出版权。图书出版后多次加印,易中天成功地实现了由电视而出版的转换,成为了当下知名...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北京日报2006-12-30
《鲁迅研究月刊》2016年11期
鲁迅研究月刊

在纪念鲁迅诞辰135周年、逝世80周年暨北京鲁迅博物馆建馆6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

同志们、朋友们:今天,我们在北京鲁迅博物馆召开座谈会,纪念鲁迅先生诞辰135周年、逝世80周年,深切緬怀鲁迅先生的卓越成就、伟大精神和崇高品格。在此,我代表文化部,向鲁迅先生的亲属和参加会议的各位嘉宾表示诚挚的问候,向为保护鲁迅文化遗产、弘扬鲁迅精神做出重要贡献的专家、学者和文化工作者表达深深的敬意。刚才,几位同志的发言都很好,听了很受启发。鲁迅是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是蜚声中外、倍受景仰的一代文化大师,是中国现代文化史上一座巍然耸立的高峰。“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鲁迅就是自青年时代起就坚定不移地追寻这一梦想的先觉者之一。鲁迅所处的旧中国,民族灾难深重,国家日益贫弱,他以“我以我血荐轩辕”的革命情怀,洞达世界大势,积极探寻中国自身发展的道路,他以纸笔呼号呐喊,以文字记录时代,以“精神界之战士”的姿态,呼唤善、美、刚健的民族脊梁,点燃民众心中的理性之灯。他不懈追求崇高的理想,始终坚定地站...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红旗文稿》2016年19期
红旗文稿

不朽的鲁迅先生

今年是鲁迅诞辰135周年,也是先生离开人世泽东爱读鲁迅的书,1938年1月,他在给艾思奇的80周年。在人世间,有的人活着,却已经死了;有的信中写道:“我没有《鲁迅全集》,有几本零的,《朝花人死了,却依然活着。诚哉斯言!鲁迅就是一位永夕拾》也在内,遍寻都不见了。”上海地下党为他买远活在中国人民心中的伟大的历史人物。来了一套20卷本的《鲁迅全集》,他一直把它放在在20世纪中国,天将降大任于斯人,艰难困自己的办公室,忙中找闲,认真阅读。这套全集一苦、不懈奋斗磨炼出无数杰出人物,毛泽东和鲁迅直伴随他进了中南海,1949年底他出访苏联时,还就是其中两位空前的民族英雄。在我们这个时代,亲手挑选了几本鲁迅的著作带在途中阅读。新中没有一位文学家像鲁迅那样,在他生前身后直到今国成立后出版的《鲁迅诗集》《鲁迅手稿选集三编》天,受到那么多的误解、攻击和亵渎;也没有一位文以及许多单行本,他都读过。晚年他刚做了白内障学家像鲁迅那样,受到那么多革命者、进步...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江苏行政学院学报》2014年01期
江苏行政学院学报

鲁迅是谁?——鲁迅文化身份的规定性及当代解读的片面性

一鲁迅是谁?这个似乎不应该成为问题的问题,随着对鲁迅截然不同的解读,却真的成了问题。为了争取中国的言论自由,鲁迅以杂文做投枪,投向国民党的文化专制主义,以至后来连小说等纯文学创作与中国文学史研究都弃置不顾。就此而言,鲁迅称得上是一面反专制、争自由的旗帜。以“反对自由主义”而著称的毛泽东①将鲁迅推崇为“现代中国的圣人”,将“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和革命家”、“文学革命旗手”、“空前的民族英雄”等美名都送给了鲁迅。而当代颇具自由主义倾向的小说家王朔,在《我看鲁迅》中却认为鲁迅压根就没有思想,小说写得也很一般,“三个伟大”根本就是子虚乌有。[1](P363)诡异的是,尽管毛泽东对鲁迅的评价几乎是空前绝后的高,但是在当代不断有人指出,如果鲁迅活着,那么在毛泽东时代最合适的去处就是监狱。②因为鲁迅那些颇有风骨的精神苗裔胡风、冯雪峰、萧军等人在毛泽东时代不是被批倒批臭,就是真的进了监狱。更为诡异的是,以争取言论自由为第一要务的鲁迅[2](P3...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粤海风》2014年02期
粤海风

浮躁中尤感鲁迅的宝贵

鲁迅是说不完的话题。在大学里,一届一届的学生都会讨论到鲁迅。不久前,有山东大学文学院部分学生约我谈鲁迅。他们事前上过有关的课,也看过当下某些评说鲁迅的论作,讨论之前做了准备,所提的问题大都带有某些普遍的困惑。我们彼此围绕如何理解鲁迅精神的当代价值等问题,进行较深入的交谈,我也根据自己的理解,回答了学生的问题。后来访谈记录刊印在本校研究生的内部刊物上。近日翻阅这篇记录,觉得有些意思,不妨整理一下发表,也可看看当代青年在哪些问题上比较关心鲁迅,他们又可能怎样去接受这份精神遗产。学生问:1936年10月19日,鲁迅在上海逝世时,上海民众将绣有“民族魂”三个大字的白绫旗覆盖在鲁迅的棺上,尊称鲁迅为“民族魂”,以表达对鲁迅的崇高评价,将其视为民族崇高精神的代表。当然,人们对“民族魂”的理解各有不同,但基本上应该不会偏离不屈不挠的韧性战斗精神、英勇无畏的牺牲精神、为祖国独立和民族解放肯于奉献一切的爱国主义精神这些主线。总之,鲁迅已经被树立成...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新文学评论》2013年03期
新文学评论

浅议“鲁迅的方向”的精神实质

对于“鲁迅的方向”的思想认知,学界精英大都是对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论》理论言说的直接回应①,几乎毫无例外高频援引毛泽东《新民主主义论》(1940)一文中那段对鲁迅高度评价的激扬文字——“鲁迅是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这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最可宝贵的性格。鲁迅是在文化战线上,代表全民族的大多数,向着敌人冲锋陷阵的最正确、最勇敢、最坚决、最忠实、最热忱的空前的民族英雄。鲁迅的方向,就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②——似乎这就是“鲁迅的方向”经典表述的最早出处。事实果真如此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如果我们人为忽略了“鲁迅的方向”的原始出处以及毛泽东对于知识精英作家工农大众化的身份期许这一客观事实,也就不可避免地出现对这一“方向”复杂性的认识不足。根据目前我所掌握的历史资料显示,早在1937年,毛泽东就在陕北公学纪念鲁迅逝世周年大会上提倡“鲁迅精神”并作具体阐释(即“政治的远见”、“斗争精神”、“牺...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