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文化2006:落幕之际的大戏回顾

如果把2006年的文化界看作一场大戏,那么引人注目的有好几幕。浮躁也罢,肤浅也罢,反正总有一批形形色色的文化人在舞台卖力地表演,由于传播技术的发展,很多以前只属于“圈子”的事件很容易变成公共话题,并在很短的时间内迅速传播。此前,娱乐界的明星一夜成名屡见不鲜,如今,这种现象也在文化界出现。无论是好是坏,我们都难以逃脱时代的漩流,并无一例外地会打上它的烙印。$$    易中天、于丹:电视造就的“速生名人”$$    如果文化界要颁发一个“最快蹿红奖”的话,那么有资格获得的只有易中天和于丹两人。而他们的共通属性是:成名于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    易中天去年因在央视“百家论坛”主讲“汉代风云人物”,一举成为当前内地最炙手可热的文化人,《易中天品读汉代风云人物》、《品人录》等著作一纸风行。今年,其《品三国》书稿更是以首印数55万册、版税14%的高价拍出版权。图书出版后多次加印,易中天成功地实现了由电视而出版的转换,成为了当下知名...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北京日报2006-12-30
《中国经济周刊》2013年10期
中国经济周刊

木心的“文学远征”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木心客居纽约,与大陆和台湾同行在异国谋饭之中,居然促成木心开讲“世界文学史”,一场长达五年的“文学的远征”。如今,听课学生陈丹青整理那五年的笔记,共八十五讲,逾四十万字。是木心的“文学回忆录”,也是他留给世界的礼物,文学的福音书。《文学回忆录》作者:木心讲述;陈丹青笔录出版: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时间:2012年12月木心(1927—2011),原籍浙江,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毕业。在“文革”囚禁期间,用白纸画了钢琴的琴键,无声弹奏莫扎特与巴赫。著有《哥伦比亚的倒影》、《素履之往》、《即兴判断》、《琼美卡随想录》、《温莎墓园日记》、《西班牙三棵树》等书。23年前,1989年元月,木心先生在纽约为我们开讲世界文学史。初起的设想,一年讲完,结果整整讲了五年。后期某课,木心笑说:这是一场“文学的远征”。18年前,1994年元月9日,木心讲毕最后一课。那天是在我的寓所,散课后,我们送他下楼。步出客厅的一瞬,他回过头来,定睛看了看...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作家》2016年03期
作家

被木心涤亮的“蓝”

1木,土本,水本,光本,繁茂态。心,木心的心,倾心的心,对谁倾心呢,对艺术。木心在《色论》里说,蓝,智慧之色。木心的智慧,纠缠于机敏与刻薄,活泼与较真,熟稔与生涩,入木与俏皮,我的意思与你的意思,出出进进、深深浅浅、真真假假。说它是一部大戏,也不过分。大概四五年前,我写了几首小诗,给泓哥看,他说:看看木心的诗。我到网上找到一首《我纷纷的情欲》,没看懂,只觉得有意思,又好像不是我的意思。后来一位朋友买了一套木心的作品送给我,其中包括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根据陈丹青笔记整理出版的《文学回忆录》。送者用心,读者专心,读出劲头儿,越发觉得有趣。读《明天不散步了》,又没大看懂,只记得上横街买烟的工夫,弄出三千五百多字,而从头到尾只有一段,使用的标点几乎都是逗号,只最后一句勉强用了个句号,也许是两个。你要是不把它当文章来看呢,显得小气,说好了文无定法的;你要是把它当文章来看呢,跟着学,你又上当了。这时候木心会出来解围:生命就是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作家》2016年03期
《音乐爱好者》2018年03期
音乐爱好者

木心与他的音乐

作为作家、画家的木心,与音乐有什么关系?原来,木心还写过音乐作品!发现木心恍若沧海拾遗。远地隔着。直到有一天,我在《即兴判好奇,文学、美术是他的食粮和意志,2006年,散文集《哥伦比亚的倒断》里读到了木心的一句话:那么音乐于他而言又是什么呢?影》面世。看到那闻所未闻的作者名,趁着周末,我去乌镇西栅的木心许多人奇怪:木心是谁?我是一个人身上存在了三个人,一美术馆找我的答案。简约而清峻的美木心并不是在二十一世纪初乍个是音乐家,一个是作家,还有一个是术馆邻水而立,在游人如织的古镇里现的新作家,毕竟当他的第一本散文画家,后来画家和作家合谋把这个音乐隔着一道桥远离了人群。馆内的展厅弯集出版时,这位年过花甲的老先生的家杀掉了。弯绕绕,仿佛层叠的暗盒,守着不同模写作生涯已有六十余年之久,只是此样的木心。我在展示木心生平的序厅前从未被大陆读者所认识。而当他终我忽地意识到,木心居然还有一里,隔着橱窗,看先生这一生的模样。于带着他的字与画出现在我们...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关东学刊》2017年09期
关东学刊

“无愧于艺术对我的教养”——木心人生中五次重大的人生抉择

木心曾说:“艺术家最初是选择家……”(1)在其坎坷曲折的艺术与人生的道路上,就曾面临一次又一次的抉择。当每一次走到人生的十字路口,木心无不都是将“无愧于艺术对我的教养”(2)作为其人生的信条和准绳,并据此做出最后的决断。第一次是在一九四三年,当时木心虚龄才十七岁,仗着满腔的艺术热情,出走乌镇,奔赴杭州,一心要做“知易行难的艺术家”(3)。据其晚年追忆,这一次出走的直接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家里“逼迫成婚”,他要“人生模仿艺术”,泼出胆子逃命(4);二是在择业上家人希望他读法律或医学,而自己喜欢的却是绘画和文学,一心想要报考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简称杭州艺专),为此遭到整个家族的一致反对。木心之所以会如此自觉,一方面是源于他从小对艺术的着迷;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少年时的他以读书来“自救”,大量的阅读打开了他的心灵世界,将其目光引领到了更为广阔的视野。正如他自己所说:“老家静如深山古刹,书本告诉我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丰富的人生经历是我所最向...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雨花》2017年22期
雨花

木心文学观念的考察——以“文学本体性的高妙”为核心

木心,一个被遗忘的作家,正逐渐走进读者和研究者的视野,不论是捧还是棒(1),他的被接受已经成为当代的一个文化现象。他的创作和文学艺术观都引起了人们的重视。本文主要就木心的文学艺术观进行探讨。木心的《文学回忆录》集中表述了他的文学观念。《文学回忆录》并不是他的关于文学理论和艺术理论的专著,而是陈丹青整理的木心讲授世界文学史的课堂讲义,由于课堂流动,听者亦没有出勤考核,且不隶属于任何教育系统,故这份讲义就极灵活而且充满了木心先生的个性。木心在讲述评论古今中外的文学家时或直接或婉转地将他的文学观念体现出来。本文以为木心最核心的文学观可以用他在评价陶渊明时所用的“文学本体性的高妙”来概括。木心的这“文学本体性的高妙”为什么值得拈出来探讨呢?因为这一观念绝不仅仅是他的文学观,更是他的生命观,更是以他为代表的一批挚爱文学艺术,渴望人格独立,渴望在文学中伸张生命永恒意义的人的生命艺术观。所以他的这文学观就不再是那么十足理论味、单纯艺术味。这文...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雨花》2017年2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