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文化2006:落幕之际的大戏回顾

如果把2006年的文化界看作一场大戏,那么引人注目的有好几幕。浮躁也罢,肤浅也罢,反正总有一批形形色色的文化人在舞台卖力地表演,由于传播技术的发展,很多以前只属于“圈子”的事件很容易变成公共话题,并在很短的时间内迅速传播。此前,娱乐界的明星一夜成名屡见不鲜,如今,这种现象也在文化界出现。无论是好是坏,我们都难以逃脱时代的漩流,并无一例外地会打上它的烙印。$$    易中天、于丹:电视造就的“速生名人”$$    如果文化界要颁发一个“最快蹿红奖”的话,那么有资格获得的只有易中天和于丹两人。而他们的共通属性是:成名于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    易中天去年因在央视“百家论坛”主讲“汉代风云人物”,一举成为当前内地最炙手可热的文化人,《易中天品读汉代风云人物》、《品人录》等著作一纸风行。今年,其《品三国》书稿更是以首印数55万册、版税14%的高价拍出版权。图书出版后多次加印,易中天成功地实现了由电视而出版的转换,成为了当下知名...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北京日报2006-12-30
《中国经济周刊》2013年10期
中国经济周刊

木心的“文学远征”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木心客居纽约,与大陆和台湾同行在异国谋饭之中,居然促成木心开讲“世界文学史”,一场长达五年的“文学的远征”。如今,听课学生陈丹青整理那五年的笔记,共八十五讲,逾四十万字。是木心的“文学回忆录”,也是他留给世界的礼物,文学的福音书。《文学回忆录》作者:木心讲述;陈丹青笔录出版: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时间:2012年12月木心(1927—2011),原籍浙江,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毕业。在“文革”囚禁期间,用白纸画了钢琴的琴键,无声弹奏莫扎特与巴赫。著有《哥伦比亚的倒影》、《素履之往》、《即兴判断》、《琼美卡随想录》、《温莎墓园日记》、《西班牙三棵树》等书。23年前,1989年元月,木心先生在纽约为我们开讲世界文学史。初起的设想,一年讲完,结果整整讲了五年。后期某课,木心笑说:这是一场“文学的远征”。18年前,1994年元月9日,木心讲毕最后一课。那天是在我的寓所,散课后,我们送他下楼。步出客厅的一瞬,他回过头来,定睛看了看...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作家》2016年03期
作家

被木心涤亮的“蓝”

1木,土本,水本,光本,繁茂态。心,木心的心,倾心的心,对谁倾心呢,对艺术。木心在《色论》里说,蓝,智慧之色。木心的智慧,纠缠于机敏与刻薄,活泼与较真,熟稔与生涩,入木与俏皮,我的意思与你的意思,出出进进、深深浅浅、真真假假。说它是一部大戏,也不过分。大概四五年前,我写了几首小诗,给泓哥看,他说:看看木心的诗。我到网上找到一首《我纷纷的情欲》,没看懂,只觉得有意思,又好像不是我的意思。后来一位朋友买了一套木心的作品送给我,其中包括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根据陈丹青笔记整理出版的《文学回忆录》。送者用心,读者专心,读出劲头儿,越发觉得有趣。读《明天不散步了》,又没大看懂,只记得上横街买烟的工夫,弄出三千五百多字,而从头到尾只有一段,使用的标点几乎都是逗号,只最后一句勉强用了个句号,也许是两个。你要是不把它当文章来看呢,显得小气,说好了文无定法的;你要是把它当文章来看呢,跟着学,你又上当了。这时候木心会出来解围:生命就是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作家》2016年03期
《鸭绿江(下半月版)》2014年08期
鸭绿江(下半月版)

亟待推进的木心研究

1985年前后,木心被介绍到台湾,作品掷地有声,对作者却知之甚少。2006年,木心散文集《哥伦比亚的倒影》在大陆出版,引起一片反响,然而木心是谁呢。对于中国文坛而言,木心是陌生的,特别的。在推介木心作品之时,必须要先引见其人。在有关木心其人的访谈和评论中,首先要看的是陈丹青的评介,作为木心的大弟子,陈丹青不遗余力地推广木心和木心的作品。陈丹青在接受《钱江晚报》记者采访时说道“对木心质疑反感者,主要是讨厌我”,也算是切中肯綮。徒弟看爱师难免有些过分推崇,但是陈丹青之所以不遗余力地要把木心介绍到大陆文学界,是因为木心对于现今的汉语文学确实有着观照的意义。关于木心先生的生平,能够提供比较客观充实的资料是夏葆元先生的回忆文章《木心的远行和归来》以及《人物周刊》记者李宗陶的《人类已经忘了“灵魂”这个词——木心问答》,此外就是散见在木心本人散文和小说中关于自己的记述了。然而要想做木心的思想发展历程与他人生经历之间的关系研究,这些资料恐怕远远...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艺术品鉴》2017年06期
艺术品鉴

说木心

期初,听闻木心的名字是因为陈丹青曾经说:“我写书,我出书,就是妄想建立一点点可疑的知名度,借此勾引大家有朝一日来读木心先生的书。”这时候我也仅仅知道,1982年陈丹青在纽约与木心结识,从此成为了他的学生。此时,也很好奇木心先生是一位怎样的老师,能让陈丹青如此崇敬。之后我偶然读了木心先生的《从前慢》,“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这首小诗深深吸引了我,从前那种慢节奏的质朴浪漫,与现在节奏日益加快、物欲横流的都市生活形成了鲜明对比。我开始渐渐关注起木心先生,人们都说把他的文字和绘画放在一起看最好不过,所以我读了他的《云雀叫了一整天》、《文学回忆录》等等,还到乌镇参观了木心美术馆,看了他的书法、画作、乐谱以及文学手稿。法国艺术评论家丹纳说:“要了解一件艺术品,一个艺术家,一群艺术家,必须正确地设想他们所属的时代精神和风俗概况”。可是人们却说木心的作品克服了时代和流派,于是我开始去了解他所处的时代和他的经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粤海风》2017年05期
粤海风

“木心热”可降温矣

陈丹青先生在《1989——1994文学回忆录》一书的后记中写道:“当初宣布开课,他(木心)兴冲冲地说,讲义、笔记,将来都要出版。但我深知他哈姆雷特式性格:日后几次恳求他出版这份讲义,他总轻蔑地说,那不是他的作品,不高兴出。前几年领了出版社主编去到乌镇,重提此事,木心仍是不允。”木心为何不高兴出,并且“不允”?随着木心的仙逝,这或许将永远是一个谜。但根据陈丹青文中提供的信息,笔者认为,答案已经清楚地写在了陈丹青的这段文字中。诚如木心先生坦言“那不是他的作品”,而是木心以郑振铎的《文学大纲》为蓝本,给陈丹青们讲述的文学课。所不同的是,木心在讲述这些文学课时,大量采用了借题发挥和插科打诨的方式,从而使这样一部文学讲义,有别于那些一本正经,板着面孔的文学史。曾经有人认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木心卓越的才华被埋没了。但笔者对这样的看法,却不敢轻易苟同。在笔者看来,木心本身就没有多高的文学天赋和写作才能。倘若没有陈丹青和梁文道们的重磅推荐,...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