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城管:郭德纲别墅违建已自拆

昨天是郭德纲瀛海名居别墅侵占绿地违建拆除的大限。开发区城管分局表示,当日15时45分对该别墅的违法建设行为的改正情况进行复查发现,该处违法建设确已按照城管部门要求,全部自行拆除完毕。当天下午18时,记者来到其别墅现场,发现除绿地上部分木质栅栏被拆除外,草坪上的凉亭依然屹立在原地。$$   工人上午拆违建$$   昨天17时,记者佯装看二手房进入瀛海名居,来到郭德纲别墅附近时,发现唯独这栋别墅前的木制门牌号被悄悄移走,门前有三名保安。$$   据开发区城管分局向郭德纲发出《限期改正通知书》,要求郭德纲将侵占的公共绿地恢复原貌,并拆除地上构筑物。记者在现场看到,此前在公共绿地上建起的木栅栏已被部分拆除,但屋后草坪上的部分栅栏和一个木制凉亭依然在。$$   保安人员很警惕,一旦遇到有人或车辆在此处停留,都会上前盘问。后来,当记者向另一名保安询问郭德纲别墅违建是否全部拆完时,他说:“这不,上午工人来了,就拆了门口这一点。”$$ ...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北京日报2010-08-13
《出版参考》2006年13期
出版参考

郭德纲人红书火 城市社“先声夺人”

本刊讯(记者韩阳)2006年春节前后,相声演员郭德纲异军突起,成为热门人物。曲坛大家辈出,为何自称“非著名相声演员”的郭德纲得以名声鹊起呢?很多出版社纷纷联系郭德纲要为其出书,但意外的是有一家出版社早“先声夺人”出版了这一热门人物的图书。早在上个世纪末,郭德纲就曾在中国城市出版社出版了《话说北京》一书,展示了他扎实的历史文化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人生与伴侣(下半月版)》2018年03期
人生与伴侣(下半月版)

告诉你一个不搞笑的郭德纲

极少看电影,却拍了部电影1月18日,是郭德纲45岁的生日。“我终于成熟了。”郭德纲叹了一口气说。他坦言,如今过生日,已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悟。“我打18岁就这样,我也习惯了,我没有什么可感慨的。”至于中年危机,他觉得自己也没有遇到。“我的危机在十八九岁的时候闹了一回,过去就完了。”此后的这些年,他持续着一种“看透了,习惯了,无所谓了”的生活态度。二十来岁的时候,郭德纲觉得身边的同龄人看着都像小孩,他自己像家长。现在和当年的同学在一起,他觉得大家好像换了身份,那些同学看起来更像家长了。郭德纲想过自己七八十岁时的样子,得到的答案是:也会像现在这样。有人年纪轻轻心先老,郭德纲就属于这一种。郭德纲生日当天,也是德云社的年会,年年如此。这一天,德云社的弟子齐聚北京,“在外漂着的都回来了,大伙热闹热闹。”如果单独为过生日而过生日,他说自己就不过了,理由是:折腾大伙,惊动不起。郭德纲曾说,除了说书唱戏说相声之外,其他行业和职位对他都没有诱惑。20...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曲艺》2006年08期
曲艺

郭德纲火是因为郭德纲少

郭德纲火了,火到一票难求路人皆知的地步。郭德纲火并不代表相声火,亦不能说明郭德纲的段子比别人高明。在相声界,无论是否著名,郭德纲肯定不是说得最好的。那么郭德纲凭什么火呢?我认为郭德纲火是因为郭德纲少,现而今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可谓满天飞,而像郭德纲这种“非著名”相声演员却是凤毛麟角、独木难支。包括相声在内的各种小型文艺演出是群众喜闻乐见的娱乐形式,剧场虽小市场很大,潜在的观众群体恐怕有几亿人,巨大的文化市场至少可容纳一千个一万个郭德纲生存。当然不是单一的说相声,其中涵盖了任何门类的表演艺术,从短小精悍的二人转到几近失传的提线木偶都有可能发扬光大。基层文化娱乐场馆的匿乏及非著名演员的缺位,造就了郭德纲的发挥空间和填补空白的机遇。相声快变成象牙了,不遗余力地去满足普通观众需求的郭德纲在这一领域火上一把尽在情理之中。广大群众憧憬城乡遍布...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曲艺》2006年08期
《曲艺》2007年02期
曲艺

从郭德纲现象看文化的转型

2006年,是郭德纲和他的德云社大红大紫的一个年头。当天桥乐茶园相声专场一票难求,当郭德纲勒令弟子退出央视的相声大赛,当‘’郭汪案”被媒体爆炒而又黯然了结,当郭德纲被当作草根英雄一再见诸各种媒体,郭德纲已经超脱了作为个人或者“非著名相声演员”的个体范畴,从而上升为一种文化现象。从郭德纲身上,我们更多的是解读出相声这一艺术门类作为中国显性文化的艰苦探索历程。“三俗”—庸俗、媚俗、低俗,一直是郭德纲的攻击者用来指责郭德纲相声的主要武器,也是郭德纲非常耿耿于怀的一个“罪名”。于是郭德纲不断地通过自己的宣传平台—郭氏相声,来对“三俗‘,论者予以回击。郭德纲的意见主要可以归结为两点:一是郭德纲并不承认自己的相声“三俗”,并且反唇相讥,认为恶意使用“三俗”作为罪名来攻击自己的人才是真正的“三俗”,这自然有相当的人身攻击成分在其中,但郭德纲在自己一手创办的相声专场中以相声的形式发泄愤慨的方式也固然无可厚非,至少并没有人因此再次将郭德纲送上被告...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曲艺》2007年02期
《曲艺》2009年07期
曲艺

透视“郭德纲现象”和“小沈阳现象”

郭德纲火了四年之后小沈阳又火了,他俩都来自民间,有着很多相同之处,也有着很多不同之处,仔细分析,耐人寻味。崇尚自由、反对权威的审美新风尚郭德纲、小沈阳从小场子小茶馆摸爬滚打出来,有些人开玩笑说他们出人头地的那一天甚至还能看到头上的草棍儿呢。确实,从郭德纲的相声到小沈阳的二人转无不把最底层老百姓的生活展现得淋漓尽致。现代人工作压力越来越大,生活节奏越来越快,需要的是完全放松的笑—不需要绕弯子,不需要考虑作品内涵,笑尽兴了也就够了。你给我看的和我想看的不对位我就不接受,反之,贝lJ大力追捧,不管你是大师还是艺术家,不管你是主流还是非主流,出身富贵还是卑微,即使专业大腕儿绑一块儿在最豪华的剧院演出我也不去,我就挤人挨人的茶馆儿,为什么?无拘无束,开怀痛快。人们更喜欢无厘头,更喜欢脱口秀,更喜欢民间与大师的对峙。小沈阳2008年上春晚未果,有很多声音鸣不平,是人心向弱吗,是因为小沈阳艺术水平多高吗,都不尽然,我看就是观众反权威的心态在起...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曲艺》2009年0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