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民企数量增长就证明“国退民进”吗?

关于“国进民退”,最近的说法实在是有些乱乎,有说“国有资本是有进有退,进而有为,退而有序”的,也有说“国有资本跟民营资本在齐头并进”的,在刚刚过去的这周末,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又举起全国第二次经济普查报告,称从企业数量跟资本结构来看,“国有企业的比重在下降,民营企业的比重在上升”,经济普查数据总体上不支持“国进民退”说法。$$要说比数量,这民营企业占大头还真不用专业统计了,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李毅中前几天就曾说过,我国中小企业数量已达千万户,超过企业总户数的99%——毫无疑问,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民营的。再来看马局长谈到的“经济普查数据”,该数据显示,截至2008年底,全国共有从事第二三产业的企业法人495.9万个,其中国有企业14.3万个(较2004年底下降20%),民营企业359.6万个(较2004年底增长81.4%)——民企数量是国企数量的25倍多,但这25倍多就意味着“长足发展”、就意味着“国退民进”吗?$$既然说“经济普查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北京商报2009-12-28
《董事会》2010年05期
董事会

理性选择:“国退民进”渐进式退出

从2009年10月澳大利亚加息到2010年初我国央行在公开市场业务方面频频动作;直至4月初东盟峰会声明草案中关于撤回经济刺激措施的明示……系列行动无不表明世界各经济主体正在逐步退出经济刺激计划。然而目前中国是否能够全面退出经济刺激政策,以及我国在退出经济刺激过程中应该采取何种策略是笔者想要讨论的两个关键问题。尽管从长期来看经济刺激政策的退出是必然的,但是这并不代表积极的财政政策和宽松的货币政策的立即转向。经济的发展依靠市场机制,需要企业等微观主体这些内生力量来运行,而政府的经济刺激政策只是属于外力。因此当内生力量出现问题无法保持经济平稳发展时,需要政府外力的推动,但这种外力只能是暂时的,经济的平稳运行最终还是要靠企业等微观主体。因此经济的内生的增长机制是否恢复是我国经济刺激政策能否全面退出的关键。回顾2009年我国经济增长的实践,其GDP增速达到8.7%,第四季度超过10%,尽管从各经济衡量指标上看我国经济出现了强劲的复苏,但是...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当代经理人》2005年02期
当代经理人

“国退民进、民退国进”都不对

“国退民进,国进民退”这个提法都不正确,这是针对单个企业而言的。从单个企业看,无论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在市场竞争的大环境中都有升有降,有起有落,企业成败是正常现象。真正应该实现的是民营经济和国有资产平行增长,因为国有企业改革后,将出现一种新的混合所有制企业,混合所有制将是新公有制的一种重要形式。中国加入WTO三年,过渡期不多了,跨国公司正在登陆,国有企业改革迫在眉睫,...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决策探索》2003年08期
决策探索

“智本+资本”——国退民进改革新模式

一、重视资本、忽视“智本”是前一阶段国退民进改革中存在的主要问题前一阶段以产权改革为主线的国企改革主要强调国有资本的出让、出售,强调简单的初期让渡与交易过程的实现,较多地关注买主的经济实力和近期问题的解决,如就业、贷款利息归还等。重视企业的改制是否符合政策规定,是否符合法定程序,而忽视了企业改制中“智本”的引人。由于更多考虑买主的财力,引入资本是前一段国退民进改革模式的主要特点。很多的国有资本卖给了一些管理水平低、持续能力差的私营和外商企业,而导致大量的改革后问题的出现,普遍存在改制后企业的业绩低下和企业寿命的短暂。引入资本是必需的,但应该看到引入智本更为紧迫,更为必需,更能支持企业的长期、持续发展。对于河南企业而言,最缺的不是资金、技术而是管理。许多老牌国有企业,在技术水平、生产能力、市场基础方面有着很多的沉淀,而受长期计划经济的影响,市场营销的意识与理念薄弱,缺乏管理上的创新,造成企业“抱着金娃娃讨饭吃”。如果不注入智本,不...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农业银行武汉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1年02期
中国农业银行武汉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试论国有银行在中小企业“国退民进”中的作为

当前国有企业的体制转换和结构调整已进入了攻坚阶段 ,一些深层次的矛盾与问题也集中暴露出来。国有银行如何帮助中小企业在“国退民进”中发挥作用 ,同时也使自己从与国企之间不断恶化的债权债务状况中解脱出来 ,是当前迫切需要研究的课题。一、制约当前国有中小企业脱困的主要因素1、传统计划经济的深刻影响。首先是政企不分 ,政府过多地干涉企业经营行为的问题还未彻底解决。由于国家的“包揽” ,导致产权不明 ,企业缺乏经营活力。尽管我们的公有制企业有一部分通过转制转化为股份制企业或非公有制企业 ,但绝大部分仍然保留所有权人人有份 ,缺乏排他性的公有制财产关系 ,这种制度同市场经济需要财产所有权排他性的制度是不相容的。在国外企业或国内企业进行贸易竞争中 ,因为排他性所有权利不相等 ,使国有中小企业处于贸易竞争上的不利地位。2、政府资本在企业负债中“负盈不负亏”的影响。国企负债包括显性负债、隐性负债两个方面 :国企的资产负债率过高 ,企业间的三角债 ...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农金纵横》2001年02期
农金纵横

国有银行在中小企业“国退民进”中的作为

当前国有企业的体制转换和结构调整已进入了攻坚阶段,一些深层次的矛盾与问题也集中暴露出来。国有银行如何帮助中小企业在“国退民进”中发挥作用,同时也使自己从与国企之间不断恶化的债权债务状况中解脱出来,是当前迫切需要研究的课题。制约当前国有中小企业脱困的主要因素  1、传统计划经济的深刻影响。首先是政企不分,政府过多地干涉企业经营行为的问题还未彻底解决。由于国家的“包揽”,导致产权不明,企业缺乏经营活力。尽管我们的公有制企业有一部分通过转制转化为股份制企业或非公有制企业,但绝大部分仍然保留所有权人人有份,缺乏排他性的公有制度财产关系,这种制度同市场经济需要财产所有权排他性的制度是不相容的。在国外企业或国内企业进行贸易竞争中,因为排他性所有权不相等,使国有中小企业处于贸易竞争上的不利地位。  2、政府资本在企业负债中“负盈不负亏”的影响。国企负债包括显性负债、隐性负债两个方面:国企的资产负债率过高,企业间的三角债,国家银行的坏帐居高不下...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