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美新医改:高投入面临低效率

作为奥巴马第一任期内最重要的“政绩”考核项目,新医改似乎很难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最新调查数据显示,奥巴马在医疗政策方面的支持率也因其故障频出的医保网站而走低,不满意度达到59%,进入全面实施阶段的医改越来越多地暴露出美国市场化医疗体系在遭遇政府监管后面临的困局。$$ 新政实施问题不断$$ 医改最早实施、目前也最具争议的环节是作为医改关键举措的平价医保网上交易平台。“健保交易所”所提供的医保产品本身质量不错、价格合理,对没有医保覆盖的人群具备吸引力,在线平台迄今为止2000万人次的访问量就凸显了需求旺盛,同时也加重了网站的运营难题。这一网站启动一个多月以来技术故障不断,屡屡瘫痪,大多数访客难以完成注册,更难进入申请环节。$$ 此外,在医疗保险方面,媒体报道已有数百万美国民众陆续接到保险公司取消原有方案的通知。他们的医保大多由自己购买而非雇主支付,大多比较廉价,不能完全达到医改所制订的标准,保险公司无法承保。但如果...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北京商报2013-11-11
《消费导刊》2007年14期
消费导刊

新医改与责任政府——新医疗服务体系建设中的政府担纲与政府兜底的原则

自新医改揭开序幕以来,经历了年至今的大争辩后,现已有八套医改建议方案亮相,然而在诸多的“道路”之辩与“模式”之争中,有一个现代国家通行的“国际惯例”医疗服务体系中的政府担纲与政府兜底的原则,却仍未被明确或仍被混淆视听;公共卫生和国民医疗事业的公共性以及中国特有的国情决定了:中国的新医疗服务体系创建中,政府不仅应该而且要责无旁贷地充当全面责任人,不仅仅应全面担纲并且应兜底对被“遗漏”的无医保群体提供最后援助。纵观“政府主导”派与“市场主导”派之争,前者往往失之空泛,其实医疗卫生领域政府总未放弃“主导”,而后者的观点常常成了为政府卸“包袱”的算计,而新医改最关键的问题纠正旧医改所导致的政府角色缺位,重新定位政府在医疗服务体系中的责任地位,却未旗帜鲜明地确立。仅以美国政府财政投入占医疗总费用的比例这一硬指标为例,年,美国各级政府的公共财政投入占到医疗总开支的%,加之政府为医疗保障提供的税收减免,则政府公共投入占卫生总费用的比重超过%。...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天津社会保险》2016年05期
天津社会保险

新医改借“三医联动”再发力

2014年我国城镇基本医保基金总收入比上年增长17.4%,支出则比上年增长19.6%,收入增幅明显低于支出增幅,在这种情况下,随着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逐步推行,多年新医改成果需要巩固,积极协调和平衡各方利益,推动医疗、医保和医药“三医联动”改革势在必行。自2009年国务院公布《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至今,新医改实施已经七年有余。在“十三五”起步之际,随着我国步入人口老龄化社会、医疗费用支出持续增长,医保覆盖和筹资增速放缓等多种因素叠加,预示着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已经进入了深水区。多年新医改成果需要巩固,妨碍改革深入的体制机制障碍需要破解,积极协调和平衡各方利益,推动医疗、医保和医药“三医联动”改革已逐渐成为各方共识。2016年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部署了2016年重点工作,明确提出要“协调推进医疗、医保、医药联动改革”,这是第一次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将“三医联动”改革提升到政府工作层面。3月11日,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发...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晚晴》2015年06期
晚晴

新医改,新在何处

近曰,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4年工作总结和2015年重点工作任务》,明确了深化公立医院改革、健全全民医保体系、大力发展社会办医、健全药品供应保障机制等7个方面27项重点工作,医改全线提速。生老病死,人生之大事。是否有个健康的身体,生病了能否得到妥善的救治,是人生活质量高低的重要标准。众所周知,我国的医改走过弯路。2009年,新一轮医改启航,俗称“新医改”。新医...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晚晴》2015年06期
《中国社区医师(医学专业半月刊)》2008年18期
中国社区医师(医学专业半月刊)

新医改:想说懂你不容易

据《南方日报》9月2日报道,医改方案终于有了消息。卫生部党组书记高强在北京提出,将用3年时间,选择部分城市进行公立医院改革试点。此前因敢言“医改方案年内难出台”的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直言,要用3年时间试点,说明目前国家医改思路,特别是具体方案仍然不太清晰,还需要探索。一直千呼万唤不出来的新医改方案终于有了些眉目,刚看新闻标题的时候笔者很是欢欣鼓舞了一阵。仔细看完这条新闻才发现,新医改的具体办法、覆盖人群以及试点推行的具体城市都没有提及,而且光是试点就需要3年时间。从该新闻中,笔者注意到,让新医改“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主要原因是,新医改政策到如今还没有弄清楚是要“向...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竞争力(三联财经)》2010年07期
竞争力(三联财经)

新医改周岁挨骂

医疗改革是中国政府公开认输的改革之一,十年医改,近九成人表示不满。因为历史的失败,如今的新医改刚施行一年就广受质疑。2009年被称为“医改元年”。一年间,医改政策出台之密集、政府投入之巨大,前所未有。2009年,全国各级财政医疗卫生支出3902亿元,比2008年增长38.1%。然而,在新医改实施一周年之际,央视爆出药价加价率1300倍的芦笋片事件:出厂价仅为0.16元的芦笋片,经过医药公司、医药代表等多级代理、层层加码后,卖到患者手中时竟涨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200多元。当时,舆论以为这只是我们这个广大国家里的个别事件,医改的主流还是正面的。6月,研究机构证实了药价虚高现象并非个案。一份中国社科院调研报告显示,基本药物零差价制度不但很难实现降低药品价格的政策意图,还会扭曲基层医疗机构的药品购销行为,使盛行于二三级医院的商业贿赂行为,蔓延到基层医疗机构(乡镇卫生院和城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在各省份今年实施的基本药物省级集中招标采购中...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