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赵英旭:从传统中走来

赵英旭从事山水画创作30余年,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修炼过程,同时也是一个了解自然、了解自己的过程。在艺术的行旅中,他以独立的思维方式使作品打破常规模式,形成新的表现力和传统记忆。他出生、成长在燕赵大地,悠久的文化、朴实的环境涤荡他的思维方式,同时启迪他对山水的观照方式,焕起他重视精神性和理性的创作激情。$$不管时代如何发展,中国人对大自然的观照方式并没有改变,对传统的恪守是赵英旭作品的可贵处之一,他遵循传统的修为方式,遵循自己的心性,按照传统文化的审美塑造自己的作品,心无旁骛,时刻指引自己去顿悟,迁想妙得。这类是丘壑云起、宁静淡泊的澄怀观道式作品,展现出远离现代文明、追求田园的山水情怀,这时他笔下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北京商报2017-03-03
《南方农机》2019年18期
南方农机

陶瓷山水画创作探究

1中国山水画与陶瓷山水画的差异和来源我国山水画拥有悠久的历史与灿烂的文化。自隋唐伊始、艺术家不断涌现,其作品呈现出缤纷的色彩,蕴藏民族的文化传统与美学思想以及哲理禅意,使现存在的历史文化更丰富,丰盈着现实生活。隋唐时期的浓墨重彩吸引人的眼球、南宋北宋的工笔技法已发挥到了极致、元朝的笔墨山水更是景象万千,带来了空前的繁荣,明清时代格局已是鼎盛至极,使现代山水画发展受到影响。随着国画的发展、陶瓷绘画得到快速的发展,自远古时期,从刻划至点彩,再到褐彩直至元代的青花、明代的彩装、清代的粉彩等,使陶瓷山水画得到健康而长远的发展。民国初期文人墨客积极广泛地参与,在山水画中另寻其他途径,在清朝的同治年间对浅绛彩加以开启,说明釉上的彩技法已经趋向于成熟;现阶段陶瓷艺术家在釉上彩的材质层愈发地丰富,而且不断地改善它的材质。这些艺术的眼光是具有前瞻性,提高造型能力,有效地运用笔墨技法,将其釉上彩绘艺术发挥得淋漓尽致,并创作出相应的珍品,给鉴赏者以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文艺家》2019年09期
中国文艺家

中国山水画的创作分析

引言中国山水画讲求借景抒情和以形写神,是一门表现自然景物为主的艺术。在漫长的历史发展历程中,中国山水画形成了丰富的画理与技法,在中国画发展史上有着至关重要的位置。但是近年来中国山水画或是缺乏创新,或是过度借鉴西方绘画创作技法,致使山水画创作缺乏新意,弱化了中国山水画特有的审美。因此,研究中国山水画创作方式和要点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一、中国山水画的创作方式中国山水画创强调在继承的基础上进行创新,这就要求画家具备深厚的传统功力,如果把传统比作一棵大树,创新则是在这棵大树上发出的新芽。中国山水画创新不能是不顾传统,另起炉灶,这是偏离共性审美的错识做法。如何在继承的基础上进行创新,本文从以下三点进行讨论。(一)深入传统绘画经典,寻找共性审美临摹传统是学习山水画的必经之路,也是寻找共性审美的重要途径。临摹并不是盲目地照着画,而是在临摹古人作品的过程中,研究古人作品是笔墨、画理、图式、生平经历等,从而全面、准确把握作者的创作思想和表现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大观(论坛)》2019年08期
大观(论坛)

论山水画创作中“情“”理”“技”的统一

一、山水画创作离不开画家真挚、浓厚的“情”中国山水画不仅描绘山川自然,它更承载着中国人的宇宙观、哲学观,山水画家大都喜欢借山川自然来表现自我的精神、情感,表现人与自然“天人合一”的关系。历代优秀的山水画家无不以个性化的感情,把自然之美与心灵之美合二为一,创作出充满真挚情感的山水画作。不论社会、时代如何变化,优秀艺术作品的创作总离不开情感的激发。山水画创作也要有充沛的情感,画家一旦对某事物产生兴趣,就可能会引发他的思考和创作冲动,每位画家会有不同的精神反射和精神感应,也由此带来不同的艺术风格和艺术作品。只有饱含真情的艺术探索才是真的艺术创作。尤其是山水画初学者更要专情,在大自然中找到自己感情最深厚、最强烈的创作素材,然后付出自己全部的心血、全部的真情,用自己的真情实感去表现它。近现代山水画大师黄宾虹先生,他九上黄山,五游九华,四登泰岳,……自嘉陵江而下,观长江三峡,登巫山十二峰,直至香港、九龙等地。正是由于黄宾虹对祖国自然山川的热...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名作欣赏》2017年34期
名作欣赏

大地上的灵魂和风骨——再谈山水画创作

三年前,我曾写过一篇《山外之山——谈山水画创作》的短文,刊发于《文艺报》2014年6月16日“世纪美术”专刊。随后,2015年元旦和2015年4月至5月间,在北京艺融美术馆、台湾成功大学艺术中心分别举办的山水画个展中,我均用了这篇小文作“前言”。长期以来,我一直将山水画创作当作自我心灵游移的承载,也当作精神探寻、生命回归的线索及途径。进而,我固执地认为“山水画,终究该浸润着自然的率性、人文的层级和时间的深度”,由此方可“绘山外之山,寻本心的悟道”,“临水中之水,养血脉之生气”。其实,探讨山水画的本质,首先应该反思一个问题:山水何来?山水,自然之神与魂。不可想象,没有山的耸立,没有水的淌流,我们赖以生存的大地将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山水,是自然的魂魄与景象,是润育人类文明的原始生态与内在驱力。在我的故乡黔东北山地,武陵山脉绵延穿行,河谷与山原交横错落,山峰与云霞相映生辉,岩溶、丘陵、洼地起伏不断,喀斯特地质构造让空间和时间变得神秘而...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美术观察》2018年06期
美术观察

山水画创作的“本土性”语言

在当代中国山水画创作的艺术阵营中,重庆山水画创作的艺术面貌越来越呈现出独特的本土化精神迹象。问题是重庆山水画创作如何能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本土化艺术道路呢?在笔者看来,重庆山水画创作的本土化道路必须建立在艺术的本土性基础之上,只有从艺术本土性文化立场去创作才能为重庆山水画创作的本土化发展之路带来有效的价值思考。更进一步说,作为借山水之景以表达人类精神情趣的艺术门类,重庆山水画由于其特殊的自然地理区域等因素可以为艺术创作的本土化发展提供极为丰富的视觉图像资源和人文空间。在当代语境下,无论市场、美术文化如何自由交往和自由竞争,都必须从艺术的本土性文化立场去进行创作,即便是美术创作主体所经历的千差万别的生存体验与微妙的个人心理差异。那么何为艺术的“本土性”呢?笔者的看法是,“本土性”和“地方性”首先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地方性”往往与封闭、保守、落后等意识形态相联系;而“本土性”则是一个开放、交流、包容的文化概念,重庆山水画之“本土性...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