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屁股坐在责任上

日前,在由河北省安全生产评估评价协会组织的河北省安全评价工作座谈会上,来自河北省安全评价机构、企业和安监部门的近百名代表畅所欲言,为安全评价机构如何更好地发展,如何更好地服务于政府和企业出谋划策。$$会上,针对目前安全评价机构与安监部门之间的关系、安全评价机构与被评价企业之间的关系、机构与机构之间的关系中存在的问题,与会人员一致认为,不管是安全评价机构还是企业,都应该把屁股坐正,这才是搞好安全评价工作的根本。$$评价机构:“责任”二字最重要$$与会人员最关心的是安全评价机构的人员素质问题。唐山大自然安评公司的高玉良经理说,打铁先要自身硬。他从事安全评价工作两年多,经验不少,教训也不少,从发现的问题看,安全评价公司要找准定位,研究好自律措施,对自己行为负责。石家庄以岭药业安全部的李先生介绍说,该企业曾经搞过一个压力容器方面的安全评价项目,安全评价人员现场检查不深入,一天的工夫就做完了。他觉得安全评价人员过于马虎,评价机构应该加强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小学教学研究》2017年03期
小学教学研究

冰糕与少年

小时候冰糕三分钱一支,但一个夏天也吃不上几支,任凭串乡卖冰糕的吆喝声从村东传到村西,父母也貌似听不到。小孩子的汗水在脸上淌,用手抓出一道道泥印,跟在冰糕箱后面跑,直到卖冰糕的出了村,望不见了,才悻悻地走回家。有时肚子里的馋虫闹腾得厉害,也会把隐藏在身体里的牛脾气放出来,“热死了,热死了!”边吵边把嘴巴噘起来,恨不得下地打滚,向父母示威。“热就去冲一下凉,或喝点儿绿豆汤。”母亲怎不知儿的心思,不过是装糊涂罢了。“热,还是热!”耳朵听到卖冰糕的吆喝声越来越近了,馋虫都快被热哭了,要不是怕母亲打,肯定一屁股坐地上搓脚,耍无赖。“正午太阳最毒,冰糕肯定卖得贵,等下午了,冰糕快化了,卖冰糕的就得便宜卖,到那时再给你买哈。”听到母亲这句话,小孩的心总算放肚子里了,也不再喊热,把耳朵竖起,生怕卖冰糕的吆喝声出了村。夏天的天说变就变,一会儿便阴云密布,狂风四起,大雨就要来临。卖冰糕的扯着脖子高喊:“便宜了,便宜了,二分钱一支。”小孩牵一下母亲衣...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小学教学研究》2017年09期
小学教学研究

母亲摸冷

看着饭桌上永远一成不变的咸萝卜、白菜帮子,我一直闷闷不乐,母亲根本没有上街买肉的意思,而此时,还有五六个小时就是除夕夜了!母亲对我说:“吃饱了上山去劈些柴回来吧。”我极不情愿地背着竹筐上山了,我越想越委屈,一屁股坐在地上放声大哭,自从父亲走后,家里已经一年多的时间没有吃过肉了,我甚至想,不让小妹读书了,用她的学费买一大锅肉吃。下午我回到了家,母亲却不在。小妹说,母亲去河里“摸冷”去了。“摸冷”是一种捕鱼方式,人坐在一个盆里,漂在水面上,徒手在河里摸鱼。越冷的天气,越好摸,因为天冷,人的手心里有热气,所以鱼儿就喜欢朝“摸冷”人的手心里钻。我忙拉着小妹朝河边跑。冷风中,我看见了母亲,她的整个身子斜卧在一个洗澡盆里,两只胳膊完全裸露在外面,双手正朝河里的草丛和柳树根处,一点一点地摸。河面上的风把洗澡盆吹得直打转,不时有浪打到母亲的身上,母亲的衣服基本上没有一处是干的,可是,母亲好像一点也感觉不到寒冷,她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小学教学研究》2012年24期
小学教学研究

别样乞讨

一个老人在一个摊子上买衣服,他选好了衣服,跟老板谈妥(tuǒ)了价钱,然后掏出一张百元大钞来。刚要拿给老板,谁知从一边钻出来一个孩子,一把从老人手中夺过钱,赶紧跑了。老人大叫:“抓住那个孩子,他抢了我的钱!”抢了钱的孩子已经跑远了,等人们反应过来,已经迟了。老人一屁股坐在地上,抹起泪来:“那钱可是我好不容易攒起来的呀,现在,钱被抢了,叫我怎么办啊?”老人哭得很伤心很可怜,人们见了都纷纷掏钱给老人。我也上前掏出两枚硬币给了老人。很快,老人身边就有了上百块钱。在大家的劝说下,老人慢慢地捡起钱,含着眼泪走了。第二天,我又遇见了这个老人,他在菜市场买肉,都已经称好肉了,付钱的时候,老人掏出一张百元大钞来,刚要递...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小品文选刊》2018年02期
小品文选刊

我和我的忧伤

1我5岁。我调皮,我任性,我在院子里的地里玩泥巴。玩了会儿,我没劲了,就在门口走来走去,也不知道要干什么。我看到了奶奶。奶奶从屋子里出来,朝我微笑着走来。我喊着,奶奶,奶奶。我撒腿向奶奶飞奔过去。奶奶两手摇摆着,刚要喊什么,是要我跑慢一点吗?我地上一滑,像坐上了滑滑梯,整个人飞了出去,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我坐在地上,随着奶奶不停地问,疼吗?摔哪儿了?我的哭声愈演愈烈。奶奶手足无措了好一会儿,搀着我回了她的屋,从一个抽屉的盒子里翻出了一颗糖,说,要吃吗?我忘记了疼,跑上去打开盒子,挑里面自己最想吃的糖,剥开糖纸就往嘴里塞……2我11岁。我考试没考好,拿着试卷去找妈妈签字,被妈妈一顿打骂从房间里赶出来。我抹着眼泪,很有些无奈地站在门口。我看到了奶奶。奶奶从外面走进来,走得有几分匆忙。我叫了声,奶奶——我的眼泪稀里哗啦又下来了。奶奶一脸心疼。别哭,发生什么事儿了吗?我说,我没考好。奶奶说,这次没考好,下次好好考。我努努嘴,指了指房间里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幸福》2018年01期
幸福

我和我的忧伤

1我5岁。我调皮,我任性,我在院子里的地里玩泥巴。玩了会儿,我没劲了,就在门口走来走去,也不知道要干什么。我看到了奶奶。奶奶从屋子里出来,朝我微笑着走来。我喊着,奶奶,奶奶。我撒腿向奶奶飞奔过去。奶奶两手摇摆着,刚要喊什么,是要我跑慢一点吗?我地上一滑,像坐上了滑滑梯,整个人飞了出去,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我坐在地上,随着奶奶不停地问,疼吗?摔哪儿了?我的哭声愈演愈烈。奶奶手足无措了好一会儿,搀着我回了她的屋,从一个抽屉的盒子里翻出了一颗糖,说,要吃吗?我忘记了疼,跑上去打开盒子,挑里面自己最想吃的糖,剥开糖纸就往嘴里塞……2我11岁。我考试没考好,拿着试卷去找妈妈签字,被妈妈一顿打骂从房间里赶出来。我抹着眼泪,很有些无奈地站在门口。我看到了奶奶。奶奶从外面走进来,走得有几分匆忙。我叫了声,奶奶——我的眼泪稀里哗啦又下来了。奶奶一脸心疼。别哭,发生什么事儿了吗?我说,我没考好。奶奶说,这次没考好,下次好好考。我努努嘴,指了指房间里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幸福》2018年0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