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别跳,别跳!” 还是跳了

怎么前面烟雾弥漫?着火了!顾不得多想了,记者抓起相机包冲了过去。5月10日,记者在浙江台州市路桥区采访,晚饭后返回时,远远看到位于东路桥大道的鑫都宾馆附近被烟雾笼罩。记者不由心头一惊。快到宾馆时,前面的路已被堵死,几辆红色消防车停在鑫都宾馆西面的大路上。记者看了一下时间,正值晚上7时10分。闭着眼跳发生火灾事故的是天一角快餐店,四层楼高。抬头望去,整个三楼和四楼都被烟雾笼罩,四楼窗口趴着1个女孩,正等待救援;三楼窗口也有2个人等待救援。趴在四楼的女孩几次都表示要跳下来,幸好被底下的人劝住,现场气氛非常紧张。2名消防员已通过登高云梯爬到二楼,开始实施救援,楼下的消防气垫已经充气鼓了起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警车、消防车也越来越多,警戒线也拉起来了。这时,三楼、四楼趴在窗口的人被陆续救下来。旁边一群穿着饭店工作服的服务员惊魂未定,几乎说不出话来。一名围观者说,此前已有好几个人从楼上直接跳下来了,估计都伤得不轻,送医院了。一名戴白色厨师...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参花(上)》2019年02期
参花(上)

采访快餐店老板

你要我谈谈清洁工大妈的事是吧?这事吧,是由我店里两个厨师引发的,且容我慢慢道来。我店里有两名厨师,一个叫肥仔,一个叫阿辉。那天肥仔给我发来一条微信,说阿辉吃里扒外,每天中午从后门拿一盒东西出去。我没在意,心想,可能肥仔无意中听说我快餐店准备转型,要精减一名厨师,就来个恶人先告状,想让我赶走阿辉吧。但肥仔马上又发来一个视频,视频真真切切地显示阿辉手拿一个沉甸甸的饭盒从快餐店后门走出去,回来时两手空空。我不动声色,准备调查清楚再说。但第二天一大早阿辉就来请假,说他母亲病了,要回老家看看。我想,一定是阿辉知道肥仔告了状,我这里已经掌握了他的“恶行”,与其被炒鱿鱼,不如自己知趣而退吧。既如此,我也既往不咎。小偷小摸而已,至多就是用饭盒带些鸡鸭鱼肉出去,于我也不是多大的损失。我说:“那我就把工资结清给你吧,外加一个月工资。”阿辉似乎有些意外:“老板您这是要炒我鱿鱼?”我说:“我这店正打算转型,一个厨师就够了,你先放心回去休息一段时间,有更...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散文诗》2019年04期
散文诗

自述者札记

受沉馮我在快餐店里也能陷人沉思。我点了一份简单的食物,真的极其简单,它仅仅能让我不再感到饥饿,仅此而已。我享受美食的乐趣总是不及我享受沉思的愜意。在‘决餐店里,很多人拿出了手机,旁边,一个年轻时尚的女孩在独自玩着手机,她陷在手机的世界里,似乎已经钻进一部手机的屏幕里面。我的思考就可以从她身上开始。我专注地思考一个玩手机的人,一个人的生活和手机的关系。直至她离开这里,她也没有对我随意地看一眼,我被忽略,仿佛我只是快餐店里的一个静物。几乎所有独自走进这里的人都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手机将他们吸了进去又吐出来,随意将他们玩弄。多么有意思,又多么残酷。我在快:餐店里几乎一动不动,在最后离开这里的时候,我把自己想象成一个静物,一只微微有些裂痕的花瓶。这让我感到有些窃喜。&保护写作直到现在,我也没有找到真正适合自己的职业。以前我读过一首写“糖果店”的诗,那时我觉得在糖果店里做一个伙计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现在我认为在手机店里卖手机是一件幸福的事,...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思维与智慧》2018年12期
思维与智慧

一张包装纸挽救一家快餐店

在日本的北海道,松井开了餐店用餐的真实原因。得知他脸把女儿的小脸挡住了一半,松一家快餐店,主打各种汉堡,不的用意后,其中一位20岁左右的井突然想到办法了。仅品种多,花样新,而且各种口年轻人回答他:“不是你的快餐几天后,松井在自己的快味都是时下年轻人最喜欢的。另店不好,而是我们不愿意吃汉餐店隆重推出了笑脸汉堡,大幅外,松井还大力提升员工的服务堡。”的海报贴在快餐店橱窗上,立刻质量和快餐店的用餐环境,并在年轻人的回答大大出乎松井引起了好多过路人的围观,大家闹市区发放各种宣传单,大力宣的意料,他可是经过多方考证,纷纷走进快餐店看个究竟。其中传。了解到现在快餐行业非常红火才一位女生还把自己用餐时的相片可让松井没想到的是,快餐决定开这家店的,怎么几天时间发到了社交媒体上,图片里的女店的生意一直不温不火。不管他人们就会不愿意再吃汉堡了呢?生正微笑着看着镜头,仔细观察怎么绞尽脑汁,如何改进服务,看他皱着眉头的样子,那位才会发现,其实那是汉堡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短篇小说(原创版)》2018年16期
短篇小说(原创版)

快餐店里熏肉香

树林背着行囊一连找了几家建筑工地,都没有找到一份工做。人一疲乏,饥饿感就强烈了。树林还是在家里吃过早餐的,原想着一有人雇,就有饭吃了,哪想到跑了半天肚子还得靠自己去填。他是中午到达这个城市的,刚走出站口,路旁就是一家挨一家的快餐店,店主大多微笑着站在门口招揽顾客,要是兜里老板娘转过了身,又将筷子伸向带的钱多,他肯定走进去了,那熏肉盆里夹了三块,埋进饭里,时他就感觉有点饿了。才端起饭碗,去角落里吃饭。也不知多漫长的路,树林总熏肉真好吃,树林一口就吃算走到了。一位老板娘看出他是下一块,顿觉满口生香。等吃第来吃饭的,很热情地邀请他,他二块时,他感到的确有些腻口,停住脚,朝招牌上看了一眼,随吃下第三块,他再也吃不下去即问:“自助餐12块?”老板娘点了。随着碗中的饭越来越少,那了点头。老板娘的点头,显然没三块埋在饭堆中的熏肉露了出有消除他的疑惑,他又问:“是来。再放回去是不可能的了,怎12块钱管饱?”老板娘大概从这么办?桌旁有一个塑料垃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意林》2018年12期
意林

别浪费

在快餐店,坐在我旁边的大叔吃薯条时,把番茄酱滴在了我的鞋子上。我有些不高兴地看着他,他思考了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意林》2018年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