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精神的光芒:文化大师的另一面

以往,“接触”陈寅恪、钱钟书、冰心、萧乾、老舍、翦伯赞、顾准、黎澍这些中国近现代史上的文化名人时,更多的是关注其著述本身,譬如浸润于那些名著佳作中的或广征博引的论述,或妙趣横生的文采,或睿智深刻的见解……久而久之,这些学识渊博、思想深邃、特立独行的文化名人便成了矗立在我心中的一座座不可逾越和磨灭的文化丰碑;我则从个体的阅读中,受益匪浅。但这些属于二十世纪的文化大师纷纷辞世。站在二十一世纪的门边回望,在行将逝去的二十世纪的百年历史中,这些大师留给后世的文化遗产经不止那些鸿篇巨著,还有源自他们的永不熄灭的精神光芒。$$近年来,文化界、学术界对于这些文化大师的研究出现了一个可喜的景象:研究者开始超越“就学术论学术、就创作论创作”的层面,进而关注起大师们的人格修养、精神世界。他们所要寻索的和歌咏的是在当代学界、文坛日渐式微的传统知识分子所应有的独立之精神、良知与责任、风骨和气节。$$据实而言,在二十世纪的中国,如果仅就学术研究的深湛、创...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武警技术学院学报》1996年02期
武警技术学院学报

当今文化大师后继乏人

学贯中西、多才多艺的文化大师,如今在我国已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位。有资格与实力继承大师、泰斗名号的新人,也许要若干年之后才能出现。有人在采访学贯中西的季羡林先生时,竟不知该称呼季先生什么“头街”。作家?是的,季先生的散文已自盛开体,有口皆碑;但是作家绝对不能完全说明季先生的成就。翻译家?或者教育家?这些季先生足够胜任。可是这些都远远不准确。记者就此向北大有产权威人士请教,得到正式的答复是;季翻天复地排名第一的名分是语言学家,他是国际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人民周刊》2018年13期
人民周刊

文化大师的节俭家风

“静以修身,俭以养德。”我国历代文化大师都是学贯古今之人,通晓王朝更迭,见惯家族兴衰,无不将“静”“俭”二字奉为圭臬,并融入自己的家风家教当中。孔子:见不善如探汤衍圣公,是孔子嫡派后裔的世袭封号,始于北宋至和二年(1055年),终于民国时期(1935年),承袭了32代,近900年。历代衍圣公都在孔府里办公和生活,孔府的一景一品、一石一树,均受博大精深的儒家思想泽被,以及为政以德的孔氏家风熏陶。在孔府西学门内,有一口大铁锅,每天孔家的烧水户都会自带薪材烧水,水沸即回,开水无人使用。虽然人们觉得怪异,但这是多年沿袭的祖传之举,不得随意更改,因此一直延续到新中国成立前夕。其实,这水并非白烧,当中蕴涵孔子“见善如不及,见不善如探汤”的深意。这句话出自《论语》,意为“见到完美的,自我比对还有什么差距,看见丑陋、邪恶的事应不为,为则如同把手伸向开水,必须赶快缩回”。衍圣公作为朝廷要员,经常与官员、宾客接触,难免会遇到一些“不善”的人与事。祖...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东西南北》2016年23期
东西南北

《民国太太的厨房》

作者院李舒出版社院中信出版集团/楚尘文化《山河小岁月》姊妹篇,一部色香味俱全的民国故事集;在客厅谈真学问,于厨房窥真性情。食物是探寻民国岁月的一把钥匙,有了它们,我们和那些闪光的名字之间,仿佛有了一座桥。作者从“吃”下手,切入张爱玲、张大千、吴宓、黄侃、钱钟书、张恨水、周氏兄弟等二十余位民国时代文化大师的私生活,细数各位大咖的口味、嗜好、趣闻、雅事,并以此理出我们所熟悉的印象...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老年世界》2017年05期
老年世界

中国文脉⑤

我前面说过,在唐代,政文俱旺;那么,在宋代,虽非“俱旺”,却政文贴近。这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宋代重视文官当政,比较防范武将。结果,不仅科举制度大为强化,有效地吸引了全国文人,而且让一些真正的文化大师如范仲淹、欧阳修、王安石、司马光等占居行政高位。这种景象,使文化和政治出现了一种特殊的“高端联姻”,文化感悟和政治使命混为一体。表面上,即使文化增重,又使政治增色,其实,并不完全如此,有时反而各有损伤。第二个原因,宋代由于文人当政,又由于对手是游牧民族的浩荡铁骑,在军事上屡屡失利,致使朝廷危殆、中原告急。这就激发了一批杰出的文学家心中的英雄气概、抗敌意志,并在笔下流泻成豪迈诗文。陆游、辛弃疾就是其中最让人难忘的代表,可能还要包括最后写下《过零丁洋》和《正气歌》的文天祥。这确实也是中国文脉中最为慷慨激昂的正气所在,具有长久的感染力。但是,我们在钦佩之余也应该明白,一个历时三百余年的重要朝代的文脉,必然是一种多音部的交响。与民族社稷之...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语文教学与研究》2017年20期
语文教学与研究

散文阅读中的“诵读、研读、品读”

一、诵读文本,走进作家冯骥才说:“一个人平平常常走在路上就像散文。”也就是说散文创作来源甚广。然而,正因为来源于生活,散文成为作家阅历的体现,经验的集合,冷静的思考和智慧的沉淀。读他们的散文,就能让我们走进他们的精神世界,踏入他们的知识领域,感悟他们的灵性与智慧。作为文学中的精品,散文浓缩了文化大师精美的文字、精妙的语言和精深的思想。学习散文之时,如果我们只做无声的语言来接受的话,那真是一大缺憾,所以拿起诵读这个最基本的阅读武器,让学生在诵读的过程中,自读自悟,感受美带给其自身的冲击和对心灵涤荡般的快乐,这才是一种对美的欣赏。朱光潜读李白的诗《经下邳圮桥怀张子房》,也许对我们会有所启发。他说:“常常高声朗读。朗诵时的心情是振奋的,仿佛满脸热血都沸腾起来了,特别是读到最后‘惟见碧流水’四句,调子就震颤起来,胸襟也开阔起来,仿佛自己心中也有无限的豪情气概,大有低回往复、依依不舍之意。”假如我们的学生朗读时也能像这样全身心的投入,通过...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