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25年话改革

$T──转轨经济学在中国的实践$E$$$T中国的改革是在实践中一步一步走出来的,理论的思辨在实践中去试验,实践的成效又带来理论的升华。这样一种模式反映的是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总体思路下,三代领导人运用集体智慧探索出的一条实践创新与理论创新相结合的变革之路。$E$$思想观念的变革需要勇气和魄力$$在坚持社会主义制度、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前提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践与理论一直是沿着搞清楚“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这样一条线索展开并取得突破的。在建国初期“急促而粗糙”地完成社会主义改造后,面对实践的困惑,1958年毛泽东提出“为什么社会主义社会不能有商品生产呢?商品生产看它和哪个阶级相联系就为哪个阶级服务”,并试图在商品的具体范围上作出划分;农业三年自然灾害以后,政府采取了调动农民生产积极性的措施,邓小平在1962年说,“农业本身的问题,现在看来,主要还得从生产关系上解决”,“群众愿意采取哪种形式,就应该采取哪种形...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经济(下旬)》2014年06期
法制与经济(下旬)

中国经济转轨:正式制度与非正式制度的相互渗透

中国经济转轨和改革实质上是一个制度变迁和制度创新的过程,也是正式制度与非正式制度长期共同作用、互动博弈的过程。在我们的社会经济活动中,正式制度与非正式制度两者以各自不同的行为激励机制促进着交易费用、制度成本、经济绩效的演化变迁和社会经济的持续发展。随着当下中国社会转型和体制转轨进程的不断深入,经济体制、社会结构、利益格局和思想观念正在发生深刻变革,整个中国社会也正处于全面综合转型阶段,这种“千年未有之变局”催生出了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前所未有的复杂矛盾和问题,同时也给中国社会经济发展带来了巨大活力。一、正式制度与非正式制度的内涵解读作为一个长期的复杂过程,经济转轨对于当下的中国而言,意味着整个经济体将由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而在这一转轨阶段,无论中国的经济结构还是社会制度,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都将会有多种复杂元素构成。同时对于当下中国的社会全面综合转型而言,城乡二元社会结构中农村社会、城市社会、工业社会、信息社会和互联网时代错综交织...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经济与社会发展》2010年10期
经济与社会发展

论中国经济转轨的美国因素

以往关于中国经济转轨的研究更多地是着眼于国内因素,对以美国为代表的国际因素重视不够。制度经济学的研究视域也更多地集中于特定的内部因素,对国家转轨的外部因素有所忽视。当世界进入全球化时代,这种忽视可能会对我们的理性产生严重遮蔽。实际上,国际因素对经济转轨的重要性在日本和韩国的经济转轨过程中就已经有了充分的体现。中国的问题在于中国太大而且总是强调自己的特色,所以容易让人产生较多的困惑。没有适宜的国际环境,转轨的成功可能是艰难甚至是不可能的。因此,研究中国如何积极利用美国因素而又巧妙地坚持自己的特色的转轨过程,对于成功的经济转轨意义重大。一、中国经济转轨的环境:美国主导下的国际秩序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首先在世界上推行的是废除殖民地政策,同时致力于建立以法律规范的国际秩序。例如,在国际贸易上不再允许以武力解决利益冲突,而是由律师协商解决纠纷。比如说,当年的英国跨国公司必须有自己的武装军队,而今天美国的跨国公司则以律师当道。虽然伊拉克战...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市场》2007年39期
中国市场

中国经济转轨探析

伴随着许多前计划经济体制国家的市场化改革,经济转轨日益成为一个世界性的课题。经济转轨过程本身的复杂性和多样性,以及由此给世界经济局势带来的巨大影响,使得对经济转轨的效率和趋势的研究,不仅是转轨国家所关心的,也是国际组织和其他发达国家及发展中国家十分关注的课题。从实践过程看,各个转轨国家结合不同的起始条件选择不同的转轨方式和转轨途径,并在过去数十年中呈现出了不同的转轨绩效,这就为开展和进行经济转轨的国际比较提出了现实的理论和政策需要,同时也为比较研究提供了丰富的素材。而在诸多转轨国家中,中国无疑是最耀眼的一个。与实行激进式或休克式改革路径的其他转轨国家相比较,中国的渐进式改革由于比较平稳地实现了经济体制的转轨,从而取得了举世公认的、历史性的成就。但目前,要进一步推进改革,中国面临着许多新的矛盾和问题:一方面,改革中的深层次矛盾、结构性矛盾已暴露出来,并越来越突出地制约着改革的进程;另一方面,中国加入WTO,从外部对中国经济改革的目...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经济研究参考》2002年27期
经济研究参考

中国经济转轨的内在动力研究——以资本化运动为线索的解释

一、以资本化运动为线索解释经济转轨内在动力的合理逻辑 1.对于中国经济转轨的启动和持续推进的动力,有从各种角度进行的借鉴与研究,如着眼于传统体制运行的低效率和继续运行存在的巨大障碍,提出改革的必然合理性;从安徽、四川农村包产到户的自发行动说明改革的内在合理性;以后又有借鉴新制度经济学派、公共选择理论等西方学说,从成本一收益、帕累托最优等不同角度解释中国经济转轨取得成绩在方案、路径等方面的合理性。但是笔者以为,对中国经济转轨内在动力的研究,应该还可以有更具普遍原理性的和可接受性的方式。 2.如果从政策变动的轨迹和亲身经历改革过程的感受来直观描述转轨得以进行、改革取得成绩的原因,笔者以为,最根本的动力应该来自于政府在一定前提下允许公众(企业、个人等)以自身利益增长为目标的行为或活动,以及政府不断为其创造条件和改善条件的行动。因此转轨的实质是,政府放弃了传统计划经济体制下自己作为单一利益主体组织和主导经济运行的格局,放权让利于公众,承...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研究》2001年03期
社会科学研究

论中国经济转轨模式的特色

20世纪 80年代以来中国所推行的经济体制和经济发展双重转轨已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功。对这种成功的原因 ,国内外不少文章归结为渐进模式的运行 ,以此与不够成功的所谓激进模式或“休克模式”相对应。笔者认为 ,这种看法过于简单和表面化 ,或渐进模式 ,或激进模式 ,均不足以科学准确地概括中国经济转轨模式的特色。如果从中国 2 0多年改革和发展的丰富实践出发 ,而不是从“本本”或西方发达国家和一些发展中国家转轨的经验出发 ,那么 ,中国经济转轨实际上是渐进式与激进式并行 ,或者说整体上渐进式转轨与局部激进式转轨并行的模式。它突出地表现为以社会主义现代市场经济为基本方向 ,实行转轨运行规则、转轨运行方法、转轨运行效率三者的有机结合。可以说 ,是一种从大国国情和改革实际出发 ,渐进式转轨与激进式转轨兼有并行的中国特色转轨模式。一、转轨运行规则 :市场经济与公有制为主体制度的有机结合中国作为社会主义发展中大国 ,在经济转轨中始终实行市场经济与...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