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绩效预算:一个公共利益的立场

绩效预算是比较专业的概念,要准确理解这一概念,就必须充分认识到,这一概念与社会公众利益密切相关。绩效预算是财政部门着力推动的事情,但财政部门完全是从社会公众的立场来提出问题,目的是为了社会公众的利益。因此,绩效预算实质上是一个社会公共问题,直接涉及社会总成本的高低,不仅是财政部门,社会方方面面都应该关注这一问题。$$顾名思义,绩效预算就是在财政资金的分配、使用上要充分考虑绩效这一原则。用老百姓的话来说,钱要花得是地方,要花得值,花得有成效。财政资金是纳税人缴纳的税金,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因此,财政资金怎样花,花得怎样,一头直接连着纳税人的心头肉,一头连着社会各项事业的健康发展。我国是发展中国家,在发展改革进程中,需要办的事很多,需要花钱的地方很多,从人均来看,我们的家底并不厚,因此,把钢用在刀刃上,少花钱多办事,花同样多的钱办更多的事,就成了财政部门从社会公众立场出发必须要考虑的课题...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工业审计与会计》2009年05期
工业审计与会计

爱沙尼亚对绩效预算进行的实验性探索

从1 999年起,爱沙尼亚总共颁布了九项关于《国家绩效法》的修订条文。这些修订条文为爱沙尼亚公共部找到了实施绩效预算的途径。这些修订后的条文实施以后,所有的预算收支情况都要在预算案中进行讨论,关于实施范围和操作计划的事项有了法定依托框架,政府的会计系统更加现代化,以收益为基础的会计方法被引人使用,大量的会计工作单位被削减,整个隶属于政府的会计系统都根据议会的命令做好前期准备工作和审计工作并受其领导。爱沙尼亚国家审计办公室于2002年预算提案的观点有力地支持对绩效预算的使用应当遵循多样化这一既定路线。在每年向议会递交的报告中,爱沙尼亚国家审计办公室都非常关注绩效预算的最新发展情况,特别是在其对绩效问题的陈述中进行了重点说明。近期,其国家审计办公室正在准备一份特别报告,报告的内容总结了国家财政部在发展绩效预算和更广泛的公众财政管理原则性纲要时采取的措施。这份报告计划于秋季述职时递交议会。回顾八年来爱沙尼亚绩效预算实施的过程,许多问题...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财政科学》2018年11期
财政科学

绩效预算改革国际经验与中国未来发展——2018绩效预算比较研究国际研讨会综述

中国绩效预算改革始于21世纪初。经过十多年的实践探索,从地方试点到全面推进,改革日新月异。2018年7月6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的意见》,明确指出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是政府治理方式的深刻变革,需要通过全方位、全过程、全覆盖实施预算绩效管理,实施预算和绩效管理一体化,提高财政资源配置效率和使用效益。2018年7月5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承办的“2018绩效预算比较研究国际研讨会”在北京召开,来自国内外理论和实践领域的专家学者、政府官员、绩效评价第三方机构代表共90多人参会,围绕主题“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的难题与解决之道”展开积极热烈且卓有成效的讨论。与会嘉宾围绕“预算绩效管理与绩效预算:理论与实践的对话”“预算绩效管理改革与部门绩效管理改革的关系研究”“预算绩效管理改革的新技术:大数据与绩效信息可视化研究”“中国地方政府预算绩效管理改革与实践”四个核...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经济与管理研究》2019年01期
经济与管理研究

从传统绩效预算走向新绩效预算的路径选择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要求“建立全面规范、标准科学、约束有力的预算制度,全面实施绩效管理”。2018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的意见》正式发布,这是中国现代财政制度建设中的一件大事。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对于中国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影响深远。因此,如何将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落到实处,无疑是今后一个时期中国预算管理改革的重中之重。回顾现代预算发展史,就绩效预算改革而言,有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传统绩效预算(traditionalperformance budgeting),也有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新绩效预算(new performance budgeting)。就前者而言,最终归于失败;就后者而言,目前看来则有望获得成功。然而,在现时的中国预算研究与实践中,往往未能充分注意到这两种绩效预算的差异,甚至将二者混为一谈[1],以致某些预算改革举措存在着重蹈传统绩效预算覆辙的风险。本文从传统绩效预算与新绩效预算...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江苏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年03期
江苏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从绩效预算到绩效预算管理——基于理论与实践的分析

绩效预算主张将绩效信息纳入预算决策和资源分配,此项改革可以追溯到20世纪初,起源于当时美国市政联盟、人口普查局及纽约市政研究局倡导使用城市统计和成本会计信息来提高政府支出和项目运作的效率和效益(Fox 1977;Williams 2003,2004)。这些城市的努力后来影响了上世纪30年代美国联邦预算改革,更加强调经济性和效率性,呼吁更理性和更系统的行政与预算实践(Kahn 1997;President’s Committee on Administrative Management 1937)[1]。然而,早期的改革并未明确阐述项目数据、绩效分析和预算分配之间的联系。直到20世纪40年代末,美国联邦政府第一届胡佛委员会才正式定义了绩效预算(Lederle 1949)。从那时开始,美国联邦、州以及地方政府实施了多项绩效预算改革(Burns and Lee 2004;Cope 1987;GAO 1997;Hayes et al.1...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财会学习》2019年16期
财会学习

对绩效预算的几点思考

相对来说绩效预算的实施是一个比较复杂、系统的工程,其对于构建体制、建立制度以及财务部门的执行过程均提出了严格要求。在进行预算编制、应用、评价以及监督管控的每个细节中都要考虑诸多因素,只有这样才能有效达到既定的效果。在2003年,我国提出了预算编制要遵循绩效性的原则,并在十六届三中全会中针对预算编制、应用、评价以及监督管控提出了未来绩效预算的改革方向,对于我国建立科学合理的绩效预算管理有着十分重要的指导意义。2005年,国务院政府正式提出要建立科学的政府绩效评估体系。2008年,党的十七届二中全会提出推行政府绩效管理和行政问责制度。2010年以后,我国党中央正式建立绩效管理监察室,并全面推广政府绩效管理试点,我国政府绩效管理制度建设大规模提速。在党的十八大中,我国政府提出创新行政管理方式推行政府绩效管理。在党的十九大中,党中央提出通过全方位规范透明、科学、有约束力的预算制度进而完善全面实施绩效管理。近年来,从绩效评估扩展到绩效管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