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央企业综合绩效评价管理暂行办法

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令$$第14号$$《中央企业综合绩效评价管理暂行办法》已经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第38次主任办公会议审议通过,现予公布,自2006年5月7日起施行。$$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 李荣融$$二○○六年四月七日$$第一章 总则$$第一条:为加强对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国资委)履行出资人职责企业(以下简称企业)的财务监督,规范企业综合绩效评价工作,综合反映企业资产运营质量,促进提高资本回报水平,正确引导企业经营行为,根据《企业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暂行条例》和国家有关规定,制定本办法。$$第二条:本办法所称综合绩效评价,是指以投入产出分析为基本方法,通过建立综合评价指标体系,对照相应行业评价标准,对企业特定经营期间的盈利能力、资产质量、债务风险、经营增长以及管理状况等进行的综合评判。$$第三条:企业综合绩效评价根据经济责任审计及财务监督工作需要,分为任期绩效评价和年度绩效评价。$...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山西财经大学学报》2006年S2期
山西财经大学学报

贯彻实施《中央企业综合绩效评价管理暂行办法》应注意的问题

《中央企业综合绩效评价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第四条规定,“为确保综合绩效评价工作的客观、公正与公平,有效发挥对企业的全面评判、管理诊断和行为引导作用,开展综合绩效评价工作应当以经社会中介机构审计后的财务会计报告为基础。”至此,在理论界酝酿了多年的在国有企业综合绩效评价管理中引入中介机构的设想终于开花结果。有一句古老的法谚说:“任何人不能为自己纠纷的法官”。也就是说,在涉及自己利益的判断中,任何人都难保绝无偏私。从国有企业的法律地位来看,国家是出资人,国资委代表国家履行出资人职责,国有企业领导人是企业的管理者。在企业综合绩效评价管理中,国资委既是出资人又是评价者,程序有欠公正,因此需要引入中介机构。总起来看,《中央企业综合绩效评价管理暂行办法》的诞生是国企管理进步的表现、是我国国有企业管理的里程碑事件,必将使国有企业管理跨上新台阶、开辟国有企业管理的新纪元。然而,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我们在战略上选准了方向,在具体路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影响国有企业绩效的理论及实证研究

国有经济是实现国家宏观调控目标的一个重要载体,在整个社会经济发展中起着支撑和带动作用,而国有企业作为国有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其绩效直接决定国有资产的使用效率和效果。目前,虽然我国多种所有制并存,民营经济发展迅速,但国有经济仍然是支撑和引导整个社会经济发展的主导力量。但随着国有企业改革的不断深入,特别是市场经济体系的完善以及国际经济环境的变化,国有企业暴露出许多深层次的矛盾,如资源配置效率低下、技术创新能力不强、法人治理结构不完善、市场竞争力下降等问题,严重地影响了国有企业的经济效益和效率。珠海市在1999年以前已经对国有企业进行改革,经历了以“放权让利”、“承包经营责任制”等措施为特点的改革;到1999年,开始以国有资本从劣势企业和劣势领域有序退出为主要特征的产权制度改革;从2004~2006年,主要在特许经营制度、引进战略投资和推进产权多元化等方面实施改革;从2007年开始,主要在国有资本调整、股份制改革、现代企业制度和出资人...  (本文共18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

行政事业性国有资产管理绩效评价研究

行政事业性国有资产与经营性国有资产、资源性国有资产、金融性国有资产共同构成了我国国有资产的完整体系。长期以来,经营性国有资产的管理备受关注,不论是资产存量规模还是资产增长速度都远远超过行政事业性国有资产。而且,在以往“重预算、轻资产”的财政管理理念指导下,行政事业性国有资产管理相较于预算管理远远没有得到应有重视。但是,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和国家财力的不断增强,社会公众对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的需求不断增长,各级财政对于公共事业的投入力度不断加大。与此相应的便是行政事业性国有资产规模的不断扩大和持续增长。随着我国市场经济的不断健全与完善,政府逐步从竞争性领域退出,预计未来5-10年我国行政事业性国有资产尤其是事业性国有资产将会呈现快速增长趋势,甚至会超过经营性国有资产的增长。因此,如何分配好、使用好和管理好事关公共利益的巨额行政事业性国有资产成为摆在各级政府面前的一项艰巨而紧迫的任务。2006年《行政单位国有资产管理暂行办法》(...  (本文共15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南理工大学
华南理工大学

财政支出绩效评价法制化研究

财政活动是政府运作的基础和国家治理现代化的支柱。自本世纪以来,财政支出绩效评价作为优化财政支出结构,提高财政资金绩效,提升政府公信力的有效工具,被学界广泛关注,并应用于地方政府财政监管实践中。2015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新《预算法》将年度预算的编制与财政支出绩效评价的结果挂钩,使其成为了财政管理中的刚性要求。但反观评价实践,因缺失明确的法律法规依据,导致评价理念不清晰、评价流程不规范、评价体系不科学、结果应用不充分等,背后的重要原因,在于权责关系不明确,部门及地方利益缺失有效约束。因此,为充分发挥财政支出绩效评价的作用及功能,基于依法治国与建设法治政府的战略指引,借鉴西方国家经验,以国家新预算法的实施为契机,推进财政支出绩效评价法制化建设是客观必然,具有重要的理论与现实意义。归根结底,财政支出绩效评价作为政府绩效评价的组成部分,是民主范畴的技术工具和目标评价的纠错机制,其本身内置了法制化要求。本文以法治政府等理论为指导,借鉴西方...  (本文共18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北京交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国企改革背景下铁路运输企业绩效评价体系研究

随着我国高铁的推广与我国铁路政企分开的改革,近年来我国铁路运输企业发展迅速,但其也面临绩效差、融资难等不容忽视的问题。对铁路运输企业进行科学的绩效评价可以找出其自身的缺点,帮助其改善经营绩效。而我国铁路运输企业绩效评价研究较少,发展缓慢。不同的评价体系适用于不同的时代背景,2013年国资委提出对国有资本进行分类监管,我国铁路局也开始对铁路进行分类,在国企改革的大背景下,只有研究设计新的评价体系,才能帮助铁路运输企业找准方向,改善经营业绩。因此,在国企改革背景下对铁路运输企业绩效评价体系进行研究有着重要意义。本文借鉴国资委对国有资本的分类及国家铁路局副局长对铁路经营属性的分类,首先对铁路运输企业进行分类,将其分为“公益运输型”、“市场经营型”—“非上市公司型”与“市场经营型”——“上市公司型”三类;其次对既有铁路运输企业绩效评价进行研究,发现其计量指标单一并且没有体现分类监管政策与价值考核,因此其并不适用于铁路运输企业现阶段绩效考...  (本文共7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