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道光八年的豆腐渣工程

道光八年秋天,清廷中央的重点工程──宝华峪工程竣工后,被发现该工程质量有问题,朝廷当即向该工程的勘察、设计、施工的负责人等追究责任。当造成工程质量问题的责任明确并落实到人后,应负责任的十名大员受到了严厉的经济处罚,另八名大员受到了刑事处分。$$发现并报告宝华峪工程质量低劣$$道光八年九月初,敬征、奕绪等要员曾先后向清廷作了关于宝华峪工程质量低劣的报告,报告中说:孝穆成皇后的陵寝木门外墙根潮湿,有水痕等。到了初十日,木门里面已有积水五分,石宫、石券地面俱有积水五六分不等;北面石墙七层以下,间有成片水气;木门内罩门券两边马蹄柱、门枕石下往外浸水;明堂券、穿堂券、地平石缝、金刚墙根俱有浸水处;三层门洞等有浸水一二分。以上各处积水,经擦去后,过一夜,第二天又有积水二分。$$以上各处的浸水之势不断发展,到了十二日,计存水已有一尺六七寸之多,与木门内的浸积水痕尺寸相同。据分析,这可能与附近有山泉涌溢有关。$$九月十二日,皇帝到现场察看并听取...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党的生活(黑龙江)》2013年03期
党的生活(黑龙江)

道光皇帝与“舌尖上的浪费”

皇帝大多挥金如土,极尽奢侈之能事,但在中国的封建帝王群体中,道光皇帝则因节俭而成为凤毛麟角。道光皇帝节俭律己,首先从管住自己的“嘴”开始:每餐不过四样菜;除太后、皇帝、皇后外,非节庆日不得豪华宴请。有一年,因皇后勤勉贤惠,道光皇帝决定为她祝寿,但招待满朝亲贵重臣的不过是一人一碗打卤面。对公务接待,道光皇帝也从严控制宴请标准。有一年,大学士长龄把叛军首领张格尔押送到京师。道光皇帝下令摆放庆功宴。当时,就座的除长龄外,还有15位老臣,看着桌子上的几样菜,都不敢下筷子,生怕一动筷子就见了盘子底儿,让皇帝的面子不好看。道光皇帝崇尚节俭,可下面的许多人却变着法子捞钱、花钱。道光皇帝每餐只吃四个菜,每年却要花800两银子。他吃一个鸡蛋,内务府要报账五两银子。而按市场价,五两银子买的鸡蛋够他吃一年了。有一天,道光皇帝跟武英殿大学士曹振镛闲谈。曹振镛说他每天早上要吃四个卤水鸡蛋。道光皇帝大吃一惊,说:“每个鸡蛋五两银子,你一顿早餐岂不要花二十两...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廉政瞭望(上半月)》2018年01期
廉政瞭望(上半月)

道光皇帝想吃碗粉条汤,内务府报出天价

在中国历史上,天子号称“富有四海”,以天子之尊崇尚节俭,而且毕其生如一日,道光皇帝堪称首屈一指。但是,史学家论起道光皇帝的节俭,往往带有些揶揄的色彩。因为他节俭得过分了——该省的一定要省,不该省的也必须省,这就超出了节俭的范畴,显得吝啬了。所以,说他“抠门儿”好像并不过分。话说这一天,居于深宫之内的道光皇帝不知是因为犯了嘴馋呢,还是为了“忆苦思甜”,突然想起要吃“粉汤”,吩咐内务府尽快贯彻落实。这里有两个名词先解释一下:一、什么是粉汤。二、内务府又是干什么的。粉汤并不是什么山珍海味,说白了,就是羊肉炖粉条,是京城常见的街头小吃。内务府不是管理国家的政府机关,而是一个服务于皇室、掌管后宫事务、打理皇家产业的机构,下设“七司三院”,由皇帝的私臣、家奴充任领导、员工。内务府的功能非常庞杂,既是皇家的后勤总管,宫廷的膳食、采购、财务、仪礼、工程、警卫、赏罚、宫女太监,都归内务府管辖;同时,内务府又像是一个巨型央企,不但经营着开矿、皇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经营与管理》2017年01期
经营与管理

道光皇帝推行“节俭”的漏洞

清朝道光皇帝崇尚“节俭”,他作出规定:内廷用款每年不得超过20万两白银。过惯了奢侈生活的嫔妃们只好终年不添置新衣,甚至连皇后都穿着破旧衣衫坐在破旧的椅垫上。而后,道光皇帝又把节俭之风吹向朝堂。“上有所好,下必甚焉”。满朝文武大臣都学道光皇帝的样子,个个穿着破旧袍褂。许多官员把崭新的袍褂拿到旧衣铺子换一套破旧的穿上。后来,京城破旧袍褂越卖越少,价格飞涨,一件破旧袍褂竟比做两套新袍褂还贵,甚至有些官员把新袍褂打几个补丁,冒充旧袍褂。道光继位多年,只给皇后庆祝过一次40岁整寿的生日。他只给御膳房杀两头猪的指标,于是皇后的千秋宴,只能以肉片卤面款待成百上千的王公大臣及内眷、后宫嫔妃……皇太后万寿那一年,道光下旨:“天子以天下养,只需国泰民安,便足在尽颐养大道...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文史天地》2017年04期
文史天地

清道光皇帝慕陵史话

道光皇帝(1782—1850年),清入关后的第六位皇帝,清代唯一一位以嫡长子身份继承帝位的皇帝。在位时,清朝危机四伏,内忧外患,举步维艰,而他的一生也充满了悲剧色彩。道光皇帝没有较大作为,足为世人称道的是其一生崇尚节俭,但是道光陵寝“慕陵”的修建对其勤俭一生又构成了绝妙讽刺。一向“恪守祖训”的道光皇帝不仅违背祖宗遗训变更陵寝选址,而且在陵寝的设计建筑方面外俭内奢、花费巨糜。一、一波三折的慕陵选址道光皇帝自即位之日起就标榜“敬天法祖”、“恪守成宪”,但是到了为自己选择吉地修建陵寝一事上,则与祖宗成法相去甚远。清朝皇帝陵寝在关内分东西两陵,到乾隆皇帝时为解决后世选吉地建陵问题,规定父子皇帝不再葬在相同地点,应相隔在东西两陵选址建陵。道光皇帝按照祖宗之法应在东陵建陵,但其最终却建陵于西陵。道光皇帝陵寝三易其址。道光皇帝即位之后,决定将北京西南郊的王佐村定为自己的陵寝所在地。王佐村安葬曾与道光皇帝的结发之妻孝穆皇后萨克达氏,孝穆皇后去世...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清风》2016年11期
清风

道光皇帝的无奈

嘉庆末年,浙江湖州德清县有一大户,户主徐宝华。侄儿徐敦诚和妻蔡氏依他为生。徐宝华年过花甲正妻已亡,家务全由小妾倪氏掌管。倪氏颇似王熙凤,年轻貌美而又能杀伐决断。时间一长,她“俘虏”了徐敦诚,两人通奸长达七年,有数次被蔡氏撞见。为此蔡与倪之间不断发生“战事”。倪氏为了除掉“情敌”,借蔡氏生病前去看望之机,与婢女秋香一起将其勒死,对外则谎称自缢而亡。这本是一起很普通的乱伦凶杀案,但接下来却上演成了惊天动地的官场“大戏”。蔡氏的娘家是读书人家,叔叔蔡鸿乃本州生员,他发现侄女脖颈有勒痕,怀疑是被人害死,于道光二年七月将状子递到了德清县衙。知县黄兆蕙和仵作朱伍均收了倪氏的洋银,故无视死者颈部等多处伤痕,一口咬定是自缢,而且将案子一拖再拖。报到湖州后,知府方士淦偏听黄知县一面之词,此案在湖州与德清之间折腾几个回合后,又推到了杭州府。杭州府为显示公正,令德清官员回避,另选异地几位知县审案,但结论仍是自缢。蔡家不服继续上告。幸运的是,通过关系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清风》2016年1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