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我国古代的离婚制度

我国古代社会是世俗社会,实行许可离婚的制度;同时,我国古代社会又是宗法社会,实行专权离婚和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西南政法大学
西南政法大学

离婚救济制度研究

离婚制度的设计历来为各国婚姻家庭立法所重视,也是婚姻家庭法基本功能得以充分发挥的保障之一。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顺利进行,在经济长足发展的同时,也带来了不少新的社会问题,离婚率的逐年攀升即为其中之一,这一现象甚至在一定范围内,引发了国人对婚姻价值的怀疑,更有不少处于弱势的当事人在离婚过程中,即使合法权利受到了侵害却惘然不知或是求助无门,这些情况都要求我们对现行的离婚制度进行必要的理论反思,并针对现实问题提出符合我国国情的具有一定现实可行性的建议,以期首先从立法环节入手填补漏洞,切实维护婚姻家庭的正常秩序,进而保障社会整体的稳步发展。而要实现这一目标,离婚救济制度的合理建构及其发展完善,就是其中的一个重要环节,因为这一制度运作的成功与否,可以说是关乎离婚立法整体变革成败的关键,其原因在于,该制度不仅立足于离婚阶段个人权益的维护,而且注重从社会公平的角度来对各方当事人之权利冲突进行调整,该制度在保障当事人离婚自由的前提下,为离婚中现实存...  (本文共26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新疆师范大学
新疆师范大学

现行离婚制度存在的问题与立法建议

离婚制度是婚姻家庭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已经历了很长的历史演变。离婚制度的效力对个人、家庭、社会的影响越来越备受关注。离婚制度与社会形态的变迁是相适应的,有其生产,发展和变化的演进过程。离婚制度经历了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从最早禁止离婚到许可离婚再到限制离婚的过程;从离婚制度诞生到今,先后出现了过错原则、目的原则与破裂原则等评价模式。离婚制度的这些历史变化受到各地区和国家的经济条件的制约,也受到该地区或国家的政治、文化、传统的影响。婚姻行为是人类社会最基本的行为之一,其中包括了结婚行为与离婚行为。最近些年来,随着社会离婚案件的逐年增多,离婚率也跟随在不断攀升。然而,目前我国关于诉讼离婚的立法并不完善,从而导致诉讼离婚时间比较长、解除婚姻关系等一系列问题层出不穷。由于协议离婚制度的规定自由有余、限制规定不足,在实际离婚案件中引发出诸多问题,如果男女双方草率离婚,对未成年子女利益往往忽视,借协议离婚逃避债务以及通谋离婚和欺骗离婚等不...  (本文共4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郑州大学
郑州大学

我国法定离婚标准研究

离婚制度是婚姻制度中的重要内容,而法定的离婚标准作为调整人们离婚行为的准则,又是离婚制度中的重中之重。法定离婚标准的发展经历了从最无到有,从专权离婚到自由离婚,后又发展到限制离婚,而离婚标准的评价模式又经历了过错主义、目的主义和破裂主义。从法定离婚标准历史演变来看,法定离婚标准的变化受到一国政治、经济、文化、伦理等诸多因素的影响,离婚标准的变化也从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全社会婚姻观念的发展。所以,我国应制定一个符合我国国情且可以被有效实施的离婚标准,从而使我国的离婚制度得到进一步完善。本文拟通过对我国离婚制度中的法定离婚标准的论述,试图弄清我国法定离婚标准的相关概念、历史演变,结合我国司法实践,分析我国法定离婚标准的缺陷和不足,并尝试提出一些完善立法的建议。全文由五个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引言。分析了本文的研究目的和意义,针对目前的研究现状进行了总结和归纳,并介绍了笔者完成本文所运用的研究方法。第二部分主要是关于法定离婚标准的概述。主...  (本文共4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楚天主人》1998年03期
楚天主人

中国古代的离婚制度

中国古代的离婚制度,主要有三种:第一种指夫妻任何一方对另一方一定范围内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山东大学
山东大学

清代义绝离婚法律制度研究

中国古代离婚制度主要包括七出、义绝、和离和违律婚断离等,而义绝是指夫妻双方或一方及其近亲属之间相互实施了法定的某些损害夫妻之间恩义关系的行为,经官府认定并判决夫妻关系断绝的一种离婚制度。义绝作为一项非常有特色的离婚制度,形成于唐代,至清末时废除,是中国古代法制与礼制结合的典范。本文通过对义绝离婚制度的思想基础与历史沿革进行考察,探究清代义绝制度的法律规定及其在司法实践中的运行状况,进一步分析清代义绝离婚制度的特点及其发生变化的原因,以期对现行婚姻法中离婚制度的设计有所裨益。本文主要分为四个部分:第一部分,义绝离婚法律制度的思想基础与历史沿革。在中国古代,义绝离婚制度最初以一种礼制的理论被提出来,在汉代时成为当时社会普遍承认的一种思想理论,后自唐时入律,成为具体的、具有可操作性的法律规范。本章对义绝制度思想基础的考察以及对清代以前义绝制度演进过程的梳理,对后文中清代义绝离婚制度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第二部分,清代律例中的义绝离婚法律...  (本文共5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