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营子区建设局为施工企业“跑腿儿”

本报讯 (郎宝生、马佐民、张小平、王辉)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开展以来,营子区建设局干部职工深入基层,为建筑施工企业提供帮助,以实际行动践行科学发展观。$$    营子区全力推进城镇面貌三年大变样工作,高起点谋划了一批重点建设项目,着力打造宜居城市。各重点项目的开工建设,进驻了许多外地的施工企业。区建设局立足部门职能,全力为施工企业提供服务。这些外地施工企业对营子区的情况不熟悉,区建设局紧紧围绕落实科学发展观在全局开展了创双优主题教育活动,进一步强化服务意识,为外地...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承德日报2009-04-23
《商业时代》2001年12期
商业时代

发展中的冯营子镇诚望与国内外客商合作

承德市双桥区冯营子镇座落在市区南部,距市中心8公里,距举世闻名的“避暑山庄”10公里。冯营子镇有较为丰富的物产资源,辖区的矿泉水、膨润土、瓷釉石等资源具有较大的开发潜力。 冯营子镇在经济发展上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大开放大发展”的思路,制定了“以农业为基础,发展工业;以立镇、富镇、强镇为目标”的总体规划目标,走发展城郊型经济之路。近年来积极发展城郊的“特色农业、生态农业、绿色农业”,...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党建与人才》2001年Z1期
党建与人才

浩特营子的新鲜事

2001年3月,在内蒙古兴安盟科右前旗葛根庙镇浩特营子村出了一件新鲜事:220户村民自筹资金,请葛根庙镇供电所改造了全村0.4KV供电线路,同时开始实行抄表到户、收费到户、统一票据的管理模式。您可能要问,农网改造有什么新鲜的?话还得从头说起。浩特营子村有“兴安第一村”的美称,220户村民家家都是统一规划的砖瓦房,横看成排,竖看成列,连院套儿都是同样大小。除了农业收成外,浩特营子村还拥有集体机耕车队,大面积的采石场。仅1998年111国道修建到村边时,路基所用石料就为每户增收4000多元。然而三年前,由于村里换届选举出了点矛盾,浩特营子村由“兴安第一村”变成了有名的“告状村”。耽误了生产生活不说,更影响了该村各项事业的发展,使久经风雨的农电事业举步维艰:管理混乱,收费困难,群众抵触情绪强烈,陈欠增多,一度陷入了难以维持的尴尬境地。细致入微的思想政治工作终于使村民们顺了气,时间也在消磨着往日的阴影,但当大家想回到原来平安稳定的生活时...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解放军生活》2009年01期
解放军生活

赵家营子村东边有个兵

辽西有个赵家营J气丰寸,17年J’,,赵家竹J’丰仁1二的还足那此个山、走的还是那弯几唯的道,睡的也还足川价匕烙疼九创艾的老火炕。好像f卜么都没变,其实了}t么都变J’。这个兽经闭塞的小村沂,也变J’。牛寸llt的年轻人也抵士‘,i不于}夕l、ln}的i秀惑,纷纷外出“掏金”J’。熊光义也山“小熊”变为“老熊”。丛然他今年才‘35岁,[lI这17年硬撅撅的山风还足把他的脸皮吹皱J’,把他的身材吹薄J’.净电针伶们‘的·扎!把竹失,怎么看都11下f仁让人心疼。,叮就足这么个又坡又薄又伶仃的于1瘪得11人心疼的熊光义,在小工11沟Ilt,连队的锅办、,坏J’,11妥气长二道漏水,通信没备突然阻断,光缆巡线的战1:找不到某号光缆标石……叙少到关键时刻,战1们会不约而同地泞先想到他.他就用电话遥控”,自吧之外的.1戊1也准能将险情排除门别石他就足·个兵,他却把所在背的通信技术、水电暖维修、汽车修理等练成厂“绝犷舌”,成为J’战友们心}!...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微型小说选刊》2010年15期
微型小说选刊

头羊

礴噜万非退矛辛宽甸营子总共有3651只羊,只有我是黑羊,其他3650只都是白羊,纯种的白羊。所以注定我是头羊—我是3650只白羊的王,当之无愧的王。现在,我正领着99只白羊向辛宽甸营子东头走去。我的神情木然而凄伤,我缓慢地向前挪动着步子,像是拖着镣铐一样,脚步沉重而吃力。我是白羊的王,我走到哪里,他们就会跟到哪里。哪怕是悬崖,他们也会跳下去。到了营子东头那间气氛有些压抑的黑屋子,我的任务就结束孔那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壮汉特勒根就会把我一把抱在怀里,穿过三十几步宽的大灶房,把我从黑屋子的北门放出来。我和我的白羊兄弟们(虽然我是他们的王,在我心里我却更愿‘意把他们当做我的亲兄弟)都是从南门进去的,可是从北门出来的时候,就只剩下我一个了。这间黑屋子是辛宽甸营子唯一的屠宰场。如果你在秋风中看见了第一片枯黄的落叶,你一定也看见了我的哀伤。每到这个时候,我都会带着我的白羊兄弟们穿越整个辛宽甸营子。从营子西头水草丰美的拉索噶·微型小说选刊伦牧场到...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读书》2003年01期
读书

大营子娃娃小营子狗

一九九三年的上半年 ,我去美国华盛顿整理楚帛书 ,上班在赛克勒美术馆 ,住处在马里兰州一个叫Friendship High的地方 ,坐地铁往西北走 ,路很远。我记得 ,从我住的公寓楼往左拐 ,有家好客的美国人———汤普森夫妇。男的是美国传教士的后代 ,父亲在南京大学教过书 ,本人在中国当过兵(四十年代的美国兵)。他和一帮传教士子弟编过一个纪录片 ,叫《龙与鹰》 ,“龙”是中国 ,“鹰”是美国 ,对中国非常怀念。女的是作家 ,写过不少儿童读物 ,对中国也饶有兴趣。她爱狗 ,像很多美国人 ,每天都牵着条大狗在街上。狗东闻西嗅 ,抻着她 ,步子赶步子 ,一跌一撞往前走。有一年 ,她去长沙住过一阵儿 ,回来写本书 ,书中提出一个问题 ,为什么郊外养狗 ,市里不让养 ,我跟她解释不清。现在随着改革开放 ,狗不但进了城 ,而且有了身份证 ,比人的都漂亮 ,我想 ,她要知道了 ,肯定高兴。隔三差五 ,汤普森夫妇会特意从农场采购 ,做些很有营...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读书》2003年0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