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三峡工程的论证与现实

$F编者按$E$T经过半个世纪的规划、论证和十年的艰苦奋战,举世瞩目的三峡工程迎来了蓄水、通航、发电的收获期。“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的美丽梦想终于在世纪初成为现实。$$然而,这一天得来确属不易。从工程论证到通过全国人大表决,几百位专家和顾问为此展开激烈讨论。世界上大概没有一项工程能像三峡工程这样,遭到如此众多的人的质疑与反对,又经历如此漫长的岁月和曲折。$$即便是今天,三峡工程已成功蓄水和发电,人们的疑虑也不能说已消失殆尽。大坝安全、生态环境、百万移民等仍是大家十分关心的问题。为此,本版曾刊登过一组三峡情系列报道。近日,本报记者又专门采访了三峡总公司技术委员会主任、1986年三峡工程论证专家领导小组副组长兼技术方面负责人、两院院士潘家铮,请他谈谈三峡工程论证中专家对有关问题的分歧以及目前的现实情况。作为工程上马过程的亲历者,潘家铮认为,经过十几年的验证,总结一下当年论证的几个中心议题以及自己的一些认识,也许比...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武汉理工大学
武汉理工大学

重大工程项目决策机制研究

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在发展国民经济进行现代化建设过程中,都必须建造若干个重大工程项目才能构成独立、完整的国民经济体系。重大工程项目是一个系统,而且是一个规模庞大、结构复杂、技术先进、投资巨大、因素众多、时空深广、目标多元、地位重要的大系统。不仅系统内部结构复杂,而且系统外部联系广泛。重大工程项目作为一种创造独特产品与服务的一次性活动是有始有终的,从提出项目投资意向开始,经过项目决策和立项,然后到工程项目计划与设计、实施,最终到工程项目完工和交付使用到持续改进直至最终废止的整个过程构成了项目的全生命周期。本文运用一般系统论的理论和方法和项目全生命周期的观点对重大工程项目决策机制展开研究,对我国重大工程项目决策机制进行了分析,认为决策机制是影响项目决策质量的根本问题,而着眼于提高项目全生命期的综合效益是实现决策机制科学化的有效途径。论文应用一般系统论的原理,将重大工程项目决策机制作为一个系统研究,分析了决策机制这个系统的内部各子系统的...  (本文共15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福建师范大学
福建师范大学

李鹏与三峡工程建设

李鹏是新中国第一位系统接受过水利水电高等教育的国家总理,多次负责国家大型水利水电工程的建设与管理工作,成绩斐然。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长江三峡工程正是在李鹏总理杰出的领导下顺利地建成,并开始发挥出巨大的经济社会效益。本文在借鉴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运用历史唯物主义的理论、方法,通过李鹏三峡人生的再现,分析李鹏领导水利工程科技人员和建设者取得三峡工程建设成功的原因,探寻其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以期对当今水利建设提供有益的借鉴。  (本文共7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治黄科技信息》2001年01期
治黄科技信息

三峡工程筹集到位资金633亿元

截至2000年底,长江三峡工程已筹集到位资金633亿元。三峡资金及时、足额到位,有力地保证了三峡工程建设的顺利进行。 三峡工程的资金来源已经有这样几个渠道:一是三峡工程建设基金;二是葛洲坝电厂发电收人;三是国家开发银行贷款;四是三峡电...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地理教育》2004年06期
地理教育

中华伟人情系三峡工程

充满诗情画意的长江三峡素以风景秀丽而著称。今天,闻名于世的三峡又以一个跨世纪的全球超级工程而举世瞩目。三峡工程建设从1918年孙中山先生提出设想到2003年8月首批机组正式并网发电,已历经85个春秋。几十年风雨,几十年奋战,三峡工程建设取得了重大的阶段性成果,它生动形象地展示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综合国力和现代化建设风貌。三峡工程举世瞩目,曾经牵动了亿万人民的心;三峡工程的顺利完工,则凝聚了中华几代伟人的深情关切。孙中山先生与三峡工程最早提出三峡工程设想的是我国伟大的民主革命的先驱者孙中山先生。1918年,孙中山先生在《建国方略之二———实业计划》“改良现存水路及运河”一节中提出:“自宜昌而上入峡行,……急流与滩石沿流皆是,改良此上流一段,当以水闸堰其水,使舟得溯流以行,而又可资其水力。其滩石应行爆开除去,于是水深十尺之航路,下起汉口,上达重庆,可得而至。”1924年8月,孙中山先生在广州国立高等师范学校礼堂作《民生主义》演讲时又...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大坝与安全》2016年06期
大坝与安全

三峡工程连续第七年顺利完成175m试验性蓄水目标

据新华社世界最大水利枢纽工程三峡工程于2016年11月1日上午顺利实现新一轮175 m试验性蓄水目标。这是三峡工程连续第七年顺利完成175 m试验性蓄水任务。目前三峡工程各项监测指标安全稳定。按照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批复要求,今年9月10日零时,三峡工程正式启动新一轮175 m试验性蓄水,起蓄水位145.96 m。三峡集团监测数据显示,11月1日7时,三峡水库坝上水位已上升至175 m,这标志着三峡工程新一轮175 m试验性蓄水顺利完成。今年是三峡工程第九次开展175 m试验性蓄水。按照国家防总批复要求,三峡工程今年的试验性蓄水起蓄水位可承接前期实时运行水位,9月30日蓄水位原则上按162 m控制,10月底或者11月份争取蓄至175 m。据三峡水利枢纽梯级调度通信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8月至9月上旬长江上游来水较往年相比偏枯,特别是9月上旬来水创历史同期新低,导致三峡工程今年的试验性蓄水起蓄水位较往年偏低较多。三峡集团...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三峡》2017年05期
中国三峡

三峡工程运行高效 效益显著

除升船机外,三峡工程主体工程于2008年全部建设完成,并当年于汛末开始175m试验性蓄水。2010年10月26日,三峡水库首次蓄水至175m。至2016年,已经连续7年成功蓄满水库。9年来,三峡工程的防洪、发电、航运和水资源利用等巨大综合效益都得到了显著发挥。三峡工程护佑长江安澜三峡工程处于长江上游来水进入中下游平原河道的“咽喉”,紧邻长江防洪形势最为严峻的荆江河段,可以控制荆江河段95%的洪水来量,就好比是控制进入荆江洪水的“总开关”。三峡工程建成后,荆江地区的防洪形势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同时也大大提高了武汉防洪调度的灵活性。这9年,三峡工程累计实施拦洪运用39次,拦蓄洪水总量1200多亿m3,防洪效益充分发挥。2010年和2012年汛期,两次成功应对了70000m3/s以上的大洪水,最大削减洪峰近30000m3/s,为长江中下游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提供了坚强屏障。2016年汛期,长江中下游地区遭遇了自1998年以来最严重的洪涝...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