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规范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

本报讯 记者马建胜报道10月30日,国家能源局综合司和工信部办公厅联合发布《关于规范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要求各地规范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行为。$$  《通知》指出,最近发现部分省(区)以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为名,利用行政手段,强制指定交易对象、交易电量和交易价格,违背市场原则,不利于经济可持续发展,也不符合国务院关于简政放权的总体要求。$$  针对此类现象,《通知》提出了3点要求。$$  一是支持各地开展规范的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各地要按照相关政策要求,在资源优化配置和产业结构调整的基础上,按照市场的原则开展直接交易工作。参与交易的标准和政策确定后,对符合条件的企业应一视同仁,科学制定工作方案和交易规则,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开展电力直接交易。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的工作方案、交易规则、输配电价以及参与的标准、企业名单应予公布。不得通过行政手段指定直接交易的对象、电量和电价...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福州大学
福州大学

我国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改革的理论依据与政策选择

电力用户和发电企业直接交易是电力市场改革的重要部分,自我国实行电力体制改革以来在部分省份和地区推行了直接交易改革试点,并取得了一定成效、积累了一定经验,但总体而言直接交易还处于探索阶段,相关的理论研究,特别是有针对性的、深入、系统的研究更为不足。本文在综合分析国内外学者对电力市场化改革和电力直接交易理论研究成果,并总结世界主要国家电力直接交易改革实践经验的基础上,利用搏弈理论分析我国电力直接交易可采用的模式,证明在发电商非完全竞争的情况下,采用中长期合约交易模式可以有效地限制发电商行使市场力的动机,有利于形成比较合理的实时市场出清价格。随后运用博弈论中的鲁宾斯坦轮流出价模型,研究直接交易长期合约的电价谈判问题,建立模型并求解,最后通过对结果分析证明增加实时电力市场的透明度,有助于交易双方在中长期合约电价谈判中达成协议,提高电力市场整体效率。在以上基础上,文章以福建省直接交易开展情况为重点对我国直接交易进行实证分析,总结提出推进我...  (本文共6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北电力大学
华北电力大学

基于等利润率变化率的大用户直接交易合同电价模型

大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是双边交易的重要环节,它有利于打破电网公司独家购电的格局,开放用户选择权,进而加快电力市场化改革的步伐。目前我国现有大用户直接交易合同中的固定交易电价,需要交易双方,尤其是签订较长期直接交易合同的交易双方,具有较强的价格风险承受能力,这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大用户与发电企业参与直接交易的积极性。论文以大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中的合同电价模型为重点展开研究。首先,论文对大用户直接交易方面的文献进行归纳总结,为建立大用户直接交易合同电价模型作为借鉴与依据;其次,通过对高耗能行业大用户与发电企业的成本构成情况进行调查总结,分析了电价和煤炭价格对交易双方利润的影响不容忽视;接着,论文充分考虑了煤价浮动和产品价格波动等因素对交易双方利润的影响,打破传统直接交易合同中固定电价的约束,基于敏感性分析理论,提出了交易双方等利润率变化率的概念,并在此基础上建立了大用户直接交易合同电价模型,合同中交易执行电价在合同签订电价的基础...  (本文共5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哈尔滨工业大学
哈尔滨工业大学

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析构式直接交易方法

我国目前已经开展或酝酿开展的直接交易试点规则中,尚存在一些欠考虑的问题或有待完善的地方。例如,缺乏如何直接提高风电等新能源发电比重的机制,使得风电等新能源发电难以直接参与竞价交易;用电企业成交的电能是一种整体意义上的成分,缺乏用电的时间约束属性;参与直接交易的主要为火电机组,缺乏不同类型机组共同参与直接交易的新机制等。因此,如何结合直接交易,设计和规划新的交易方法,使其更多地吸纳新能源发电比重、降低负荷低谷时期大型火电机组调峰深度或轮流启停机次数,使发、输、用及社会各方取得共赢效益,已经成为响应国家政策需求、部分解决节能减排与绿色电源运营困局的关键问题。本文提出一种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析构式直接交易方法。方法将待交易电能对象,从时间和空间角度进行结构解析,然后设计时空同构与异构模式下的直接交易规则。其中,时间的结构解析采用具有发电侧与用电侧联动性质的分时电价机制;空间的结构解析,主要考虑发电企业和用电企业类型。根据直接交易电能结构...  (本文共7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电网技术》2011年09期
电网技术

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平台的设计与实现

0引言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以下简称为“直接交易”或“大用户直接交易”)是推进电力市场建设[1-2]的重要组成部分。大用户直接交易,有利于资源优化配置和企业降低成本、提高效率,还可以有效拉动电力需求,培育新的工业经济增长点和电力需求增长点,实现发电、输电、用电3方共赢。在国家政府部门的领导下,大用户直接交易试点工作于2009年全面启动。为促成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政府主管部门与电力监管机构牵头制定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的直接交易规则(市场准入规则、交易规则、输配电价等),电力交易中心按照直接交易规则组织开展交易[3-6]。截至2010年6月,全国已有5个省开展了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取得了良好的效果。随着大用户直接交易试点工作的进一步推广,交易方式日趋多样,交易对象范围不断扩大,交易电量日益增加,因此迫切需要建立大用户直接交易平台,为交易工作提供技术支持,以保证交易组织和执行的公平、公开、透明、高效,利于交易监管。...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华南理工大学
华南理工大学

大用户直购电与双边合同方案研究

大用户直购电模式是电力市场改革中引入的一种新型购电模式,其主要目的是打破电网公司独家买电、独家卖电的垄断地位,在售电侧引入竞争机制,完善形成机制,以价格信号配置资源。自2006年广东省开展点对面的大用户直购电试点工作以来,经过了两年多的运行,已取得了一定的成功经验。随着2008年广东省电力供需将“由缺转余”,电力市场化改革的外部电力供需环境已趋成熟,适时开展、推进大用户直购电的方案研究具有可行性、必要性。本文在电力市场相关理论的基础上对大用户直购电进行理论探索,介绍了国外大用户直购电的情况。根据我国大用户直购电的运行现状,分析了国内直购电试点存在的问题及直购电的实施对发电公司、电网公司及大用户等市场成员产生的影响,之后阐述了有待研究或进一步研究的问题,主要包括法律法规问题、电力调度与电力监管体制改革、电网安全与规划、辅助服务、研究合理的输配电价形成机制、交叉补贴、直购电技术支持系统等。这些问题的研究对推进直购电的广泛实施具有重要...  (本文共8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