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谁动了我们的汉语

“呱呱坠地”不能读作“gua gua zhui di”,“炙手可热”并不是东西太烫手的意思……不久前在复旦大学举行的一次汉语言文字大赛上,夺得第一名的竟然是留学生队。这样的结果在让多数评委大跌眼镜的同时,也引发了民间的一片追问之声——“谁动了我们的汉语?”而从于7月20日在人民大会堂召开的世界汉语大会上传来的消息则称,目前全世界学习汉语的人数已逾千万。无论是家门口遇冷还是全世界都在捧,在与上海、北京千里之隔的成都,操着柔软成都话以及南腔北调的人们依旧在这座城市里悠哉游哉,在变样的平静背后,汉语告急的事实让我们不容忽视。$$■她在汉语的表达中总是夹杂着英语,她说是习惯$$■一些网语虽然也是汉语,但表达方式却让汉语伤筋动骨$$■“找借口 不扯票……”竟成文章标题$$■作家王蒙呼吁全球华人保卫汉语。他认为:现在看来,危机已不仅仅来自外语的威胁,祸起萧墙更让人忧心忡忡。因为相比于前者,我们自身的妥协使得汉语文化被颠覆来得更为直接、更容易...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成都日报2005-08-04
《教育文汇》2005年12期
教育文汇

谁动了我们的汉语

[现象一〕网络语言:辞典里查不到的符号 “偶稀饭粗稀饭,偶8素米女,偶素恐龙。介素虾米东东……”你能准确翻译出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吗?如果看着莫名其妙,那只能说明你已被网络时代out了。这是一个女网友的聊夭日记,意思是“我喜欢吃稀饭,我不是美女,我是恐龙。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什么东西?”陈女士正对着女儿的聊天记录发呆。陈女士大学毕业.,她无论如何也猜不出刚上初一的女儿写的是什么。和陈女士有同样经历的不仅有家长,还有老师。孙老师是有着巧年教学经验的语文教师,他发现越来越多的学生写作文时词不达意,晕、虾米、东东、酱紫等词泛滥。孙老师说,网络语言严重冲击了当今的语文教学工作,每次看到学生在作文中滥用这些词语他都要制止,因为这是不符合语言规范的。但网络语言在学生中已形成气候,简直到了屡禁不止的地步。 倒退若干年,谁也没有料想到网络的影响力会如此之大,就像美国快餐以其全球的统一产品和服务,迅速征服了中国食客的胃;网络文化则以更快的速度成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语文建设》2019年14期
语文建设

汉语流行语传播理据探析——以2008—2018年“十大流行语”为例

汉语近年流来行,语学研者究们始专于注二于十汉世语纪流八行十语年研代究。,取得了很多研究成果。其中,经济、文化等社会发展因素对汉语流行语的影响很大。但是,语言发展有其自身的规律,词汇的逻辑理据和语义理据对汉语流行语的传播起着不可轻视的作用。一、汉语流行语的定义与分类对于汉语流行语,学界尚没有统一的概念定义。综合现有观点,汉语流行语是指在一定时期内被社会大众广为流传和使用,并具有高频性、新奇性、变异性等特征的词汇。从语言的本质上说,汉语流行语与传统语言具有相同目的,是人类或特定人群完成意思表达的语言。根据不同的标准,汉语流行语具有不同的分类。本文以汉语流行语的来源为标准,将2008—2018年《咬文嚼字》杂志公布的“十大流行语”分为以下五类。一是新造词语,如官宣、杠精、有温度、打call、吃瓜群众、葛优躺、“蓝瘦,香菇”、一言不合就××、剁手党、网红、创客、打虎拍蝇、断崖式、失联、高大上、萌萌哒、新常态、光盘、点赞、高富帅、伤不起、...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汉字文化》2019年17期
汉字文化

国内汉语二语习得母语作用实证研究综述(2004-2018)

一、引言据国家汉办公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我国在全球146个国家(地区)建立了525所孔子学院和1113个孔子课堂。据估算,目前全球将汉语作为二语的学习者和使用者已超过一亿人(崔萌、张卫国、孙涛2018)。近年来汉语作为第二语言习得也引起国内外学者的关注。作为二语习得中的一个重要因素,母语作用已成为当前研究的一个重点话题。母语对二语习得具有正迁移或负迁移等影响(刘珣2006)。国内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对此进行研究,并取得较大成果。为了解当前国内研究现状,本文拟对近十五年(2004-2018)中国知网所收录的相关实证研究文献进行梳理,旨在发现当前相关研究特征及其发展趋势。二、研究设计(一)文献选取以2004-2018年间中国知网所收录的相关文献为数据来源,并采用计算机检索和人工排查的方式进行文献选取。首先,在中国知网文献检索页面分别输入“母语”“汉语二语习得”等字样进行主题搜索,依此获取相关文献159篇,然后通过人工排查...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北京联合大学学报》2019年04期
北京联合大学学报

汉语盲文分词连写的历史与价值

0 引言盲文的分词连写是我国大陆地区的汉语盲文所特有的问题。英语、俄语等拼音文字本身即采取分词连写的书写方式,盲文与明眼文是直接的对应关系,其盲文没有另行的分词连写问题;港澳台地区的汉语盲文以字(音节)为书写单位,采用字字标调、不分词的规则。我国大陆地区使用的现行盲文存在独特的分词连写和标调规则,盲文点字对应的是汉字的读音而不是字形,汉字形态和盲文形态的汉语文本差异巨大,不仅字符形式有别,书写单位也存在差异。在盲文研究领域,学界以往的关注点主要在标调问题上,对于分词连写研究重视得还不够。随着盲文分词连写规则的深入使用,一些问题也随之浮出水面:如不同盲文出版单位的分词连写规则之间存在差异性,盲文出版单位内部的执行细则与国家标准之间也存在差异性。在处理成语和文言文时,由于古汉语具有以单音节词为主的特点,使得按照分词连写规则处理的成语和文言文语句非常零散,违背了汉语盲文分词连写“避免音节结构过于松散”的总原则。以上种种原因使得学界也有...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人生十六七》2018年31期
人生十六七

搭上汉语桥,展示最沈阳

2018年这个暑假,做“汉语桥”志愿者的经历让我对大沈阳的城市荣誉感十分爆棚。今年春天,学校招募2018年“汉语桥——英国中学生夏令营”沈阳行活动志愿者时,我揣着对自己英语口语的自信,报名参加了面试,当然我成功地获得了志愿者服务资格。30多人的志愿者队伍全部由育才本部及育才外国语的师生组成。学生志愿者首要任务是7月22日英国同学抵达沈阳当天,带着两三名英国学生来一次沈阳一日游,领略一下我大沈阳的风采。两个特殊外国孩儿认领英国小伙伴期间,发生一件检验我大沈阳志愿者的小插曲。领队老师在志愿者群内忽然发了消息,说即将到来的英国小伙伴里,有两个情况特殊照顾的学生,一个糖尿病,一个有较严重的食物过敏,需要征集家长是医生的家庭给予特殊照顾。一项严谨的我没有贸然认领,先打电话给我的老爸,想问问他一个整形医生能否照顾明白那样两位外国小朋友。老爸说:“没问题,咱家可以接活儿!”然后,还得意地说:“重要的不是我干什么专业的,而是出现状况时我能否有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特殊教育》2017年11期
中国特殊教育

3-5岁汉语儿童叙事能力发展的实验研究

1问题的提出叙事(narrative)又称说故事(story-telling),指有组织地表述事物或事件的语言能力,是语篇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1]。良好的叙事能力能够促使儿童建立积极的同伴关系,开展有效的沟通,发展出充分的学习能力[2]。在社会交往中,一个好的故事讲述者更容易被他人接受,而叙事能力差的儿童出现社会和行为问题的几率则较高。学前儿童的叙事能力不仅对儿童从口语向读写的顺利过渡起着重要作用,也和学习成绩尤其是阅读理解成绩呈现正相关,儿童早期的叙事能力能够很好地预测其入学后的学业成绩[3][4]。儿童的叙事能力在儿童社会性、情感和认知发展过程中具有重要作用。从认知层面来讲,儿童在叙事时要具备多种语言能力,如:基本的字词、语法,适当的连接词,清楚的指称用语等。此外,还需要认知领域的技能,如:记忆、逆向思维、把事件按时间或因果顺序组织起来等能力。因此,叙述一个连贯、有趣的故事需要儿童的语言、认知能力都达到相当程度。不仅如此...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