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离别人世 不设灵堂还捐遗体

$T没有灵堂、没有花圈、没有告别仪式。昨日上午,我国病理学泰斗、原华西医科大学校长杨光华的葬礼在新都东林殡仪馆举行。其家属还按照杨光华教授生前的遗愿,将他的遗体捐献给了川大华西医院进行科研所用。$E追忆恩师难忘老师严谨治学态度昨日下午,记者在华西医院病理科主任李甘地教授的陪同下,走进了杨光华救授生前工作过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还摆放着一台1997年生产的电子显微镜,显微镜旁边还有一些病理破片。其办公桌后的书橱里面全是有关病理学方面的书籍。李甘地主任说:“这台显微镜已经跟随杨老师10年时间,他在住院前还在坚持工作。”据李甘地主任介绍,他认识老师杨光华是在30多年以前。刚上大学的他一上课就被杨光华老师严谨的治学态度所吸引。1977年,他幸运留校后一直在杨老师手下工作。当时杨老师告诉他的只有一句话:多问、多学和多看。当时杨老师有10余名弟子,为了提高大家的工作积极性,杨老师经常让大家对一些疑难病症进行公开讨论,让大家学会在讨论中进步。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成都日报2006-05-09
《中国老年》2017年08期
中国老年

琼瑶交代身后事:不抢救 不设灵堂

不要出殡,盼一切从简。交代完后,琼瑶透露她可安心计划她的下一部小说,还打算和孙女合作,共同出一本关于“喵星人”的书。点评:世间的纪念堂,都是后人所搞,其实不是本人意愿。琼瑶不仅看明白生前,也看清身后。79岁的台湾作家琼瑶3月12日公开一封写给儿子和儿媳的信,透露她近来看到一篇名为《预约自己的美好告别》的文章,有感而发想到自己的身后事,认为万一到了该离开之际,希望不会因为后辈的不舍,而让自己的躯壳被勉强留住而受折磨。她认为自己没因战乱、意外、病痛等原因离开,一切都是上苍给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人民政坛》1995年06期
人民政坛

在行为上见贤思齐

现在,许多,腕”、“款”之家,一死了人,丧事便要大操大办,设灵堂,花圈如林,登,啃,满版铺陈;殡葬时车水马龙,鼓乐喧夭,走街申巷十分风光。如此摆阔显威,虽则气派十足,很能招徕观众,但却使一种不正常的风气由此蔓延开去。 生与死,是一种自然规律,有生便有死,纯属正常的生命现象。读普迅的杂文《死》,有几条遗嘱很值得一提: 一是“不得因为丧事,收受任何人的一文钱”。这很重要,个别官员就因借丧事敛财,高达数万元而受到国法党纪处分的。领导干部的廉洁,正是要从这些方面严格自律,不越雷池一步而显示出纯洁党性来的。 二是“赶快收敛,埋掉,拉倒”。这与讲面子摆阔气刚好形成鲜明的对照,大凡丧事大操大办者,都想借此机会炫灿一番,以提高知名度,织造关系网,死人不过成为其达到目的的“道具”罢了。鲁迅是“民族魂”,是“人民公仆”,他首先想到的是别人的方便,而不是自己的荣...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南方人物周刊》2009年23期
南方人物周刊

丁聪 讽喻世相百态

5月26日中午11时,漫画大师丁聪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304医院去世,享年93岁。丁先生“不设灵堂、不开追悼会、不留存骨灰”的遗愿令人惊讶,他的老友们却都表示理解。三联书店前总经理、《读书》杂志前主编沈昌文与丁聪先生相识多年,他说,“丁先生是个把一切都看得很开的人。”在他看来,正是对人生通达透彻的理解让丁聪做出了那样的决定。“我们因为《读书》创刊而相识,这30年来,他一直很低调,留给我最深的印象是话不多,干活却很多。他在《读书》上发表漫画,大家都是熟知的。其实他还为《读书》画了几十年的版式,那样一个大家,能不辞辛劳地做这样繁琐基础的工作,很多人都是想不到的。”4月中旬丁聪意外跌倒,加上吃饭时不小心呛到气管里,引起高烧,被送往医院。住院期间,丁老多数时间处于昏迷状态,由于高烧不退引发其他并发症,医院多次报病危。“丁先生的太太沈峻给我打电话说,丁先生这次恐怕比较麻烦了!她说的‘麻烦’我知道,丁先生几次大难不死,这一劫恐怕逃不过去了。那...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东西南北》2009年07期
东西南北

宗师“画”别 大写的小丁

丁聪仙逝,结束了为漫画劳碌的一生。他生前要求不设灵堂、不开追悼会、不留骨灰,一代漫画宗师淡然身后事,享年93岁的宗师一直被昵称“小丁”。他也乐意听大伙这么喊他。那是他年轻时一次发作品随手写下的名字:一是区别于父亲老丁;二是“丁”有人的意思,小丁就是小人物。我们这些晚辈看到的丁聪画作确已都是小人物,老百姓身边的事儿,接触过丁聪的朋友都说他是个老顽童,总是笑呵呵的,像个天真的孩子。但,当我们翻阅一段关乎民族存亡的历史的时候,一个“大丁聪”让人肃然起敬。历经京剧人物速写、画电影海报、任(良友》的美术编辑等磨砺后,丁聪在那个动荡和战斗的年代,呈现出进步画作《花街》、(阿Q正...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石油知识》2016年01期
石油知识

怀念石宝珩先生

2015年9月16日,饱受疾病折磨的石宝珩先生在家中悄然离世。他生前曾嘱咐家人,死后不设灵堂、不搞纪念活动,因此,我们也无缘和他见上最后一面。但石先生为石油工业所做的贡献、为《石油知识》杂志创刊与发展所付出的心血,却让我们难以忘怀。石先生其人其事石先生在世时,不仅是《石油知识》杂志编辑指导委员会委员,关心和指导着《石油知识》的编辑出版工作,更是在当代中国石油工业享有-定威望、在多学科有着杰出贡献的石油专家。2015年2月,春节来临之际,《石麵识》杂志正在准备开展纪念创刊3〇周年活动,为征求石先生的意见,我曾专程去看望他老人家。在北京酬区六瓶的-座普ii的高雖宅里,我第一?欠见到了敬慕已久的石先生。此时的石先生因患帕金森综合症,已经无法说话和行走,但精神状态还十分矍银。我把我的来意说给他听,他十分高兴,脸上洋溢着近乎童真的兴奋之‘清,打着手势、断断续续地吐出几个词,向我们表达着他的心里话。在他老伴和家人的帮助下,我们理解了石先生话...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