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金沙宫殿”找到啦

$T金沙,沉睡了3000多年的古蜀国的都邑,它曾经恢弘、大气、豪华,这一景况从其祭祀区出土的器物便可见一斑。作为都邑,它的功能分区目前已在金沙遗址区域相继发现了祭祀区、生活区和墓葬区。但是,它的政权中心:宫殿区,却迟迟不露真容。它究竟在何处?它又是怎么样的规模?昨日,记者从市考古队惊闻:“金沙遗址的宫殿区终于找到了!”今日,就让记者为你揭开这个正在发掘的金沙遗址神秘之地。$E$$宫殿建筑@@@成都平原同时期规模最大@@@$$昨日一早,当记者赶到考古现场时,立即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在2000多平方米的区域内,成百上千个探坑赫然在目,不少陶器、石器等生活用品散落其间。宫殿在哪里?“你们脚下,就是宫殿!”市文物考古研究所金沙遗址工作站刘骏指着地面白色石灰标注的区域,解释道,通过土层的变化,他们划定出了这个建筑群的区域。$$据称,这是由三个巨型建筑物组成的建筑群,三者呈T字形,建筑物间距约有1米。三个建筑物中的两个,被街道和干涸的河流拦...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成都日报2007-03-22
《成都考古发现》2015年00期
成都考古发现

金沙遗址祭祀区植物大遗存浮选结果及分析

一、遗址背景金沙遗址位于成都市区西北部,原属青羊区苏坡乡金沙村,发现于2001年,分布范围约5平方千米,主体堆积时代为商末周初,因发现了大量的玉器和象牙器、较多的青铜器和金器等礼仪性器物而被认为是古蜀国时期的都邑遗址,其中,集中发现这些礼仪性器物的“梅苑”等处被认为是祭祀区,其占地面积约11250平方米。火车北站祭祀K位置图一金沙遗址祭祀区地点位置示意图根据后期的资料整理,发掘报告的编写者认为金沙遗址祭祀区可分为如下六期十五段(为了图表绘制方便,本文作者添加了期段代码字段)[n:表一金沙遗址祭祀区分期表期别段别期段代码年代范围(距今)时代第一期早段1.14000~3900年新石器时期中段1.2晚段1.3第二期第一段2.13600-3400年商周时期第二段2.2第三段2.3第四段2.4第三期早段3.13400?3100年中段3.2晚段3.3第四期早段4.13100~2900年晚段4.2第五期早段5.12900?2550年中段5.2...  (本文共30页) 阅读全文>>

《成都考古发现》2015年00期
成都考古发现

成都金沙遗址祭祀区古河道出土古树的鉴定报告

金沙遗址聚落群是商代至春秋时期的古蜀都邑,它所代表的文化遗存同三星堆文化、十二桥文化有着密切的关系[1]。金沙遗址面积超过5平方千米,内含大型建筑区、宗教祭祀活动区、一般居址区和墓地等。在金沙遗址已发掘的各地点中,以宗教祭祀活动区出土的遗物最为丰富和重要[2]。祭祀区位于金沙遗址的“梅苑”地点中北部,地处横穿金沙遗址的摸底河南侧,面积约1.125万平方米。此次鉴定样品包括金沙遗址博物馆现场馆古树根样品,n号祭祀遗迹附近河道内树木的样品。古树根遗迹原分布于IT7015、丨T7016、IT7115、IT7116四个探方内,树干直径约1米(图一),后为展览移至现场馆。11号祭祀遗迹附近河道内树木为原址保存。我们根据树木分布特点,对4个个体进行了取样,编号Sl、S2、S3、S4(图二)。木材的鉴定工作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木材考古实验室完成。图一古树根遗迹发掘现场围图二11号祭祀遗迹附近河道内树木分布图一、研究方法从木样上取1厘米见...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晚霞》2016年23期
晚霞

金沙遗址

三千年以前,一群太阳鸟从时空中飞逝如今又从时空中飞来在逆时针的轨道上运行,以飞翔的速度循环画圆它的鸣叫质地坚韧,金属一般这片恢宏的土地,大水兴起,泥沙倶下有多少王侯将相驻守的宫城成为断壁残垣湮灭了多少万家...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晚霞》2016年23期
《明日风尚》2017年01期
明日风尚

浅谈三星堆遗址与金沙遗址出土的尖底盏

一、三星堆遗址与金沙遗址出土的尖底盏尖底盏作为尖底陶器中的一种,是十二桥文化中具有代表性的陶器之一,其形制大致与现今的茶盏相似,不过底部并非为平底,而是下收成尖底,所以称之为尖底盏。根据《三星堆祭祀坑》[1]与三星堆发掘资料[2]表明,三星堆遗址的文化层被分为四期,其中三星堆遗址第四期的主要特点是鸟头把勺减少而尖底罐流行。由于三星堆第四期出土的尖底陶器大多为尖底罐,而尖底盏集中出土于三星堆1号器物坑。所以,笔者将出土于1号器物坑的尖底盏作为本文的研究对象。三星堆1号器物坑中出土的尖底盏共复原22件,均为夹砂陶,素面,形制基本相同,分为二型。[3]A型12件,圆唇,圆弧壁,底中部程漏斗状外凸,下收成尖底。(图1.1)B型10件,腹浅近平,内底下凹,外底中部有切割陶泥留下的泥突。(图1.2)图1.1 A型尖底盏(K1:320)图1.2 B型尖底盏(K1:346-5)B型尖底盏底部有不规整现象出现。金沙遗址的尖底盏出土众多,据已发表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成都考古研究》2016年00期
成都考古研究

成都市金沙遗址“阳光地带二期”地点墓葬出土玉石器分析

一、玉石器出土背景1. “阳光地带二期”地点概述“阳光地带二期”地点是金沙遗址的重要组成部分,位于整个金沙遗址范围的西北部,东距金沙遗址“祭祀区——‘梅苑’东北部地点”[1]约1000米,紧邻摸底河北岸。2003年12月底~2004年5月初,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对“阳光地带二期”地点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共计发掘面积15800平方米,发现有非常丰富的商周时期遗存,计有灰坑102个、墓葬290座、窑址49座,以及少量建筑遗迹。另外还出土有大量陶片。墓葬是该地点发现最多的一类遗迹,均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时代初步推测为西周。墓葬呈片状集中分布,墓地事先应有一定的规划;墓室多数未见葬具,部分使用船棺。墓葬坑口均被扰动,残存墓坑较浅,甚至仅存墓底。墓室内填土为灰褐色黏沙土,结构较疏松,填土中多无遗物。墓底人骨葬式多为仰身直肢葬,少量为屈肢葬;葬法多为一次葬,少数为二次葬;多数墓室内无随葬品,少量墓葬有随葬品,一般仅1~3件,且以陶器居多,另...  (本文共2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