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全是生活用品 这是座汉代城?

成都平原出土了不少汉代器物,却没找到过大型汉代遗址。令人振奋的是,昨日成都市考古队考古人员向记者透露,在青白江区城厢镇发现了一处保存较好的汉代遗址,它有望在成都改写只见器物不见遗址的遗憾。目前,考古发掘正在进行,该处汉代遗址有多大规模?能不能找到一座汉城?考古学家希望发掘完毕后能够揭开其谜底。$$水井暴露遗址身份$$昨日,记者在考古发掘现场看到,考古工作人员正在用洛阳铲进行勘探。伴随钻孔取样的过程,一些零星的陶器碎片从土层中翻露到地面。考古专家鉴定,碎片为汉代的陶器碎片。据介绍,目前已探明遗址范围约有500余平方米,汉代文化堆积层达30—80厘米厚,是成都平原少见的原生汉代文化遗存。目前,已出土了陶甑、陶釜、陶罐、陶鼎、陶钵、陶纺轮、陶缸、陶瓮等器物,均是与生活相关。“从勘探情况看,周边应该还有遗址。”考古人员介绍道。$$考古人员...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成都日报2008-03-24
《群言》2019年08期
群言

考古学家到底是做什么的?

“考古学是什么?”著名考古学家俞伟超“怎么可能?”“肯定藏在别处!”“真不实先生以此为书名的专著常被列在考古专业学在,又不要你的,只是好奇想看看嘛!”……生必读书单的前列,甚至多年从事考古学研究对此,我想从殷墟早期考古发掘说起。的学者在枕边案头也摆放着此书,常翻常新,殷墟是中国考古学的摇篮。在私挖滥采总有收获。大家似乎从中吸取了充分的营养,30年后,1928年10月开启了第一次由国内学术能量满满。曾任美国考古学会会长的知名考团体主导的殷墟发掘工作。但对于当地的百姓古学家罗伯特·L.凯利在其畅销书《第五次来说,发掘工作只不过是打着官家的旗号堂而开始:600万年的人类历史如何预示我们的未皇之地挖掘甲骨罢了。1929年,被誉为“中国来》中称,“考古学不仅关乎死亡,它也关乎生考古学之父”的李济先生加入了发掘团队,面存,考古学不仅关乎过去,它也关乎未来”。这对从上至下的各种质疑,李济决定先从考古团显然与哲学的终极三问密切相关。队自身做起,...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群言》2019年08期
《文物鉴定与鉴赏》2019年05期
文物鉴定与鉴赏

公众考古学中的考古学家与公众

近几年,随着一些影视作品的热播,考古这个行业逐渐走入大众视野,但公众理解的考古学与实际的考古学存在巨大的差异。目前,许多的考古学者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而要弥补这种差距,就需要涉及公众考古学。公众考古学是一种动态的努力,它考察考古学与公众的关系,然后试图改善这种关系[1]。1 两个主体:考古学家与公众公众考古是改善考古与公众关系的动态努力。早在20世纪60年代,著名的考古学家苏秉琦在《目前考古工作中存在的问题》中提出了考古学应该大众化[2]。最近几年,中国的公众考古学越发得到重视。在进行公众考古学实践时,考古学家与公众这两个主体应得到足够的重视。考古学是用实物来研究人类历史的一门科学,它研究古代人类的文化遗存[3]。考古学的意义在于还原历史,帮助人们更好地认识人类历史。而公众作为人类主体,应该参与到考古研究过程中,考古研究也应该注意保障公众的利益[4]。查尔斯·麦克基姆西(Charles…McGimsey)认为社会公众是考古遗址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小溪流(作文画刊)》2018年Z2期
小溪流(作文画刊)

考古学家

考古学家这一职业既神秘又迷人。发掘古代文物和史前动物残骸自有其令人激动的魅力,但是这需要考古学家长期刻苦钻研历史遗址方面的知识,而且挖掘工作也十分耗费体力。兽骨绘有彩色花纹的陶瓷瓶古钱币测量杆埋藏着各种文物的发掘地挖掘时所用的工具陶碗装有出土考古遗址是众多考古学家们工作的地点。挖掘工作需要地质学家、摄影师、制图员以及其他众多...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世界科学》2017年02期
世界科学

考古学家与探宝者的共识

金属探测器使用者基斯·威利在康涅狄格州的树林里散步,正是在这个林子里他发现了文物手工制品几年前,基斯·威利(Keith Wille)在康涅狄格州的树林里进行金属探测时,发现了一个大约2.5英寸长的三角形黄铜,中间有一个小洞。他起初并未注意,直接把它扔进了自己的那堆破铜烂铁中。29岁的威利先生是一家野外生存培训公司的经理,他的大部分业余时间都在进行金属探测。2016年9月,威利先生从家里出发,带着自己最近收集的几箱子物件,开车来到马山图克特·佩科特博物馆研究中心。这个博物馆是一个巨大的玻璃结构,连同185英尺高的交通管制式的塔,整体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航站楼,见证了多年来康州快活豪华大赌场已逐步使佩科特成为美国最富裕的部落。虽然近年来赚的钱有所减少,佩科特人仍一直以资金支持考古学家凯文·麦克布莱德(Kevin Mc Bride)的专职研究项目。关于该项目,马山图克特·佩科特部落发言人曾说过:“历史是由被征服者而非征服者书写的。”在博物...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南方文物》2016年03期
南方文物

斯人已逝 精神永存——追悼考古学家吕烈丹教授

2016年4月19日凌晨,宪国兄发来一封吕烈丹到这时才知道,她是和母亲、弟弟一起于1989年底举弟弟烈扬寄自澳洲的邮件,说“家姐已于3月21日离家移民澳大利亚的。为了生存,前几年她还曾经在银世”。我顿时不能自已,陷入悲痛之中。虽然早知道这行工作过一段时间。虽然收入不菲,但她并不喜欢银一天迟早要来,但还是没有想到这么快。过去30多年行工作。1993年,她的舅舅因患肺癌去世。从发现癌症跟吕烈丹交往的片段挥之不去。到去世,只有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她目睹了舅舅的病在中山大学人类学系读书的时候,吕烈丹比我早逝,这一看似偶然的事件,却让她生出无限感慨,从而两班,她1983年毕业。两班的男生交往颇多,我也在坚定了重返学术界的决心。1994年,她考取了澳大利生活和学习上受到过老大哥们无微不至的关照。但亚国立大学,师从著名考古学家Peter Bellwood攻读博是,三位女生,记忆中却是跟她们连一句话也没有说士学位。她多次跟我说,舅舅的死,让她明白...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