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促进法治化管理水平推进武侯“两区”建设

在成都市委、市政府统筹城乡、“四位一体”科学发展总体战略指引下,武侯区扎实推进法治城市创建工作,严格规范行政执法行为,深化城乡一体化法律服务保障体系,倾力打造武侯普法教育特色亮点,促进辖区法治化管理水平,为推进武侯“两区”(城乡统筹示范区、社会和谐示范区)建设提供良好的法治环境。$$    “法治城市创建工作非常重要,要纳入区委、区政府的重要议事日程,常委会要专题进行研究。”这是武侯区委书记、创建领导小组组长刘守成对该区创建工作发出的第一道指示。$$    随后,今年6月1日,武侯区委副书记、区长刘玉泉在区政府常务会议上就该区法治城市创建工作提出:“武侯经济的发展离不开良好的法治环境,经济社会与法治创建协调发展体现了科学发展观的要求。重视法治城市创建,让法治城市创建真正成为体现武侯区经济社会发展的优良环境品牌……”$$    今年7月10日,武侯区创建全国法治城市动员大会隆重召开,明确任务、抓落实。$$    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成都日报2009-11-30
《文史月刊》2019年10期
文史月刊

光辉的本色:劳模武侯梨

在华夏民族的历史上,山西省平顺县被世人认识乃至闻名遐迩,很大程度上来自劳模。她是以这些太行山上的劳动模范们的奋斗精神和非凡品格根植于人们心中,而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且不说过去,即使在今天,劳模的金字招牌仍在吸引着世人的目光。然而认真探寻这些劳模不平凡的人生经历,他们生命中与土地的亲近和游离变化,还是颇令人感慨和思索的。劳动模范是平顺的骄傲和特色。20世纪的50年代,是个崇尚劳模的时代,人们尊重劳模、学习劳模、向往劳模,做出了很多令人敬仰的业绩。在这个全社会学习劳模的巨大浪潮中,很多劳模脱颖而出。而地处太行山南端的平顺县,则更是劳模辈出。这个当时还不足10万人的山区小范行列的就有四人,他们分别是李顺达、县,仅在20世纪50年代,跻身全国劳动模申纪兰、武侯梨、郭玉恩。而武侯梨不仅万树梨花开,巡行在花簇如浪、松涛似海的清凉山上,处处可见生机盎然。掩映在梨花丛中的武侯梨纪念亭并不显眼,但雕梁画柱却与这方春色浑然一体,装点着姿态万千的太行...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躬耕》2019年07期
躬耕

花开武侯

~~花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躬耕》2019年07期
《先锋》2017年08期
先锋

塑造“文创武侯”建设品质城区

一、功能定位为人与人、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拆违还绿,力争2018年底建成20美丽家园。个、共6万平方米的公园、小游(一)建设天府文化特色区。园、微绿地;突出“一街一主题、深度萃取巴蜀文明天府文化的内二、实现路径一路一景观”;2018年完成45条涵特质,以打造“三国故里·天河道全线截污、生态修复和景观府文芯”文创品牌为目标,以“一(一)调优存量空间提升,新建50公里沿河步道。塑城”“一带”“一片”“一港”重以功能修补、生态修复和产造品貌。改善“微循环”,到2019大文旅项目为载体,积极推动“文业提升为重点,全力推动“旧城”年,新建慢行系统148公里;以化+产业”“文化+旅游”“文化有机更新。“增数量、提质量、优布局”为重+事业”发展,着力彰显“文创武一是抓“三改”拓空间。迁改点,2018年新建公建配套项目60侯”的品牌影响力,努力建设“历旧商业市场。积极探索“自主开个,到2019年黑化三环内道路157史文化名区、西部文创强区”。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先锋》2017年08期
《美与时代(下)》2016年06期
美与时代(下)

《诸葛武侯颂》

~~《诸葛武侯颂》@李帅文$...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决策》2010年09期
决策

武侯之治

2009年12月15日清晨,成都市武侯区市民廖永丽的挎包里装着来不及吃的早点,一路小跑来到红牌楼路。这一天,包括红牌楼路在内的4条老“断头路”正在进行路面铺设施工。打通“断头路”,是武侯区委常委会上的决定,决定的依据之一,是武侯区民情专递员廖永丽的建议。在武侯区,和廖永丽一样被聘为民情专递员的普通市民有306名。而这一切的改变都源于2009年3月10日中纪委、中组部确定武侯区为全国3个“县委权力公开透明运行”试点单位之一。自此,一场确权勘界、自我革命的大幕在武侯区拉开。脱下“太空服”穿上“紧身衣”“把我的权力约束好了,试点工作就能做好。”这是武侯区委书记刘守成的一句名言。在刘守成眼里“,向我开炮”四个字是改革的成功要素。不仅仅是“向我开炮”四个大字,武侯区为了改革的通畅还配备了“三个明白”,即权限梳理,要让权力清单“理”得明白;程序规范,要让权力行使“用”得明白;信息互动,要让权力公开“说”得明白。改革首推的就是权限梳理。打开中...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决策》2010年0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