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权力网上透明运行的大胆探索

权力事项由部分公开向全面公开转变,确保群众知情;权力实施由人工运行向网络运行转变,提高行政效能;行政行为由随意行使向规范行使转变,促进依法行政;权力监督由事后监管向实时监管转变,实时引入电子监察系统,在线监察,防止行政机关擅自扩大权力和任意行使权力,以期解决权力运行“看不见、管不住”的老大难问题,防止权力“暗箱操作”,深化源头防腐。$$ 政务公开,成都走在了前列。作为政务公开的核心内容,成都在依法清理这些权力的同时,已经在着手下一步,将行政权力在网络上公开透明运行。为了走好这至关重要的一步,成都市政府选择了成华区进行了县级政府行政权力网络公开透明运行的试点和探索。而成华区在领导重视和各相关部门的通力配合下,权力公开透明运行探索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记者不久前走进成华,试图撩开她的“面纱”提前看看未来成都“阳光下运行权力”的面目。$$ 没有模式的探索$$ 成华区承担的试验,其实是在探索区(市)县一级行政权力如何透明...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成都日报2009-12-16
《国防》2018年11期
国防

浅析军队行政权力清单制度

习主席提出,要探索建立军队权力清单制度。贯彻落实习主席重要指示,全军各级正在加紧构建权力清单制度。军队权力包括作战指挥权力和军队行政权力,构建军队行政权力清单制度,不是简单地对各级的行政权力进行集合汇总,而是一场对权力的结构化、法治化的根本性变革,是全面从严治军、转变治军方式的重要内容,是加快法治军队建设的重要举措。一、军队行政权力清单制度的基本涵义军队行政权力清单制度,是指军队各级在对其所行使的行政权力进行全面梳理的基础上,依法界定每个部门、每个岗位的职责与权限,然后将职权目录、实施主体、法规依据、监督方式等以清单形式进行列举,对运行流程进行图解,并在一定范围内公开并接受监督的一种规定和准则。权力清单制度的核心内涵就是“法无授权即禁止”“法定职责必须为”。换言之,清单所涵盖的范围就是行政权力的合法行使范围,清单以外就是行政权力不能随意进入的范围。军队行政权力清单制度根据规范主体和规范内容不同,可分为“纵向行政权力清单制度”和“...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国防》2018年11期
《中国机构改革与管理》2018年11期
中国机构改革与管理

江门推进“清单制、委托制、承诺制”改革

推进清单制、委托制、承诺制改革是江门市优化发展环境、促进政府提效的关键切入点。深化清单制改革,把政府该管的事管好、管到位;推行委托制改革,把该放的权放足、放彻底;探索承诺制改革,把便民利企措施做实、做到家。近年来,广东省江门市坚持问“1+3+N”开放型清单体系。“1”是题导向,将推进“清单制、委托制、“母单”,即“权责清单”;“3+N”承诺制”改革作为促进政府提效、优是“子单”,“3”即“负面清单”、化发展环境、激活发展动力、加快江“审批清单”和“监管清单”,“子门发展的关键切入点,努力营造便民单”是开放型的,包含已先后公布便企、创业创新的良好政务环境。实施的各领域清单。“1+3+N”开放型清单公布实施后,江门市不断一、深化清单制改革,把政府丰富完善这一清单体系。2016年11该管的事管好、管到位月,印发了《江门市政府部门行政一是不断丰富“1+3+N”开放审批中介服务事项及收费目录清单型清单体系。2015年7月,江门市公(第一批...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外汇》2018年15期
中国外汇

直击新版外商投资负面清单

新出台的《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在长度上进一步缩短,重点领域更加开放。近期,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与商务部先后发布《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下称“2018年全国版负面清单”)和《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下称“2018年自贸区版负面清单”)。与2017年的负面清单相比,新版负面清单在长度上进一步缩短,重点领域更加开放。这是我国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也彰显了我国深化对外开放的决心。总体变化新版负面清单的制定,契合了我国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的现实要求,并考虑了外商投资企业的关切和诉求。总的来看,新版负面清单具有以下几大特点。一是进一步减少了准入限制。当前,我国对外开放还存在一些不足之处,主要表现为对外开放的地区不均衡,基本处于全球产业链的低端,且缺乏一批具有较强国际竞争力、较强创新能力和国际知名品牌的跨国公司。对此,需要进一步提升对外开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社区医师》2018年35期
中国社区医师

北京:40项重点任务改善医疗服务

2018年12月27日,北京市卫生健康委印发《北京市改善医疗服务规范服务行为2019年行动计划》,并制定《北京市改善医疗服务规范服务行为2019年任务清单》,明确了北京市2019年改善服务、控制费用、提升质量、补短扶弱、负面...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对外贸易》2018年08期
中国对外贸易

两大负面清单落地 释放外资开放新信号

7月1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持续优化营商环境,提高综合竞争力、巩固经济稳中向好。具体的部署工作包括抓紧出台新版市场准入负面清单。近一个月内,我国对外开放举措密集落地,外资进入中国市场利好政策相继兑现。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于2018年6月28日发布了《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以下简称“2018版全国负面清单”),推出了涉及制造、金融、交通运输、基础设施、农业、能源和资源等领域共22项开放措施,对2017版《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2中的负面清单(以下简称“2017版全国负面清单”)进行大幅精简,其中还对部分领域的开放列出了具体时间表。2018版全国负面清单自2018年7月28日起施行,2017版全国负面清单同时废止。随后,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于6月30日发布了《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以下简称“2018版自贸试验区负面清单”)...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