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四大路径 锦江区全面推进教育国际化

12月28日,锦江区在盐道街小学卓锦分校举行现场会,正式启动深入推进教育国际化工作,并发布了《成都市锦江区教育局深入推进教育国际化工作的实施意见》,加快锦江教育与国际教育融合发展的速度,全面提升区域教育国际化水平。据悉,锦江区还确定了首批12所学校,试点招收外国学生随班就读。$$ 锦江区出台《深入推进教育国际化工作的实施意见》,定下了未来教育国际化总体目标。锦江区教育局局长钟为春介绍,该区将进一步完善区域课程建设,通过深化课程改革,引进、整合国际课程,实现课程建设的开放、融合、丰富、多元,增强全体学生国际交流、理解、合作、竞争能力。据了解,该区还将进一步推进区域教育国际(境外)合作交流,拓展校长、教师国际视野,并建设一支教育理念先进,专业素养高,适应教育现代化、国际化要求的干部教师队伍。$$ 据介绍,2012年,锦江区将在实现全区学校100%缔结“国际友好学校”基础上,深度挖掘中国传统文化和四川、成都的地域文化,在全...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成都日报2011-12-31
《农家参谋》2019年14期
农家参谋

教育国际化的政策比较及其启示

用。而教育的国际化,就是将目光立足于国际,实现教育的国际化发展。这是教育水平提高的表现,也是自由贸易与经济全球化下的必然之路。市场是有限的,谁能夺得先机就能占有主动权,占据制高点。为此,各国纷纷利用国内、国际的教育市场,放眼于世界,为的就是加快实现教育资源的优化配比,提高人才竞争力。1教育国际化的国家政策比较1.1澳大利亚教育国际化策略澳大利亚的教育质量较为均衡又具有较高水准,其教育国际化水平也在世界教育体系中名列前茅。首先,澳大利亚已经实现国际教育与经济产业的良好结合,国际教育在出口产业和服务贸易中已占据半壁江山,极大地推动着其社会经济发展。其次,为科学合理的管理国际教育的相关事宜,澳大利亚专门于2017年设立跨部门的国际教育咨询委员会,不断加大政策的扶持力度,旨在形成系统化的国际教育体系。另外,澳大利用多方面发展教育人才,重视职业教育的特殊性作用,以政策形式颁布“澳大利亚资质框架”,全方位提高本国的人才素质,向国际输送大批高...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焦作大学学报》2019年02期
焦作大学学报

高职院校教育国际化的实践与探索

从2017年开始,高等教育质量年报中增加了“国际影响力表”,充分体现了高职教育的国际化理念。高职教育国际化成为时代背景下职业教育发展的重要主题。1.高职教育国际化背景1.1中国经济实力和软实力发展的双重需求21世纪,中国经济发展步伐大,速度快。在中国制造、“互联网+”等元素的引领下,中国的经济实力和综合国力有了显著提升。经济和教育是互相影响的两个元素。世贸组织通过“服务贸易协定”,界定高等教育为国际贸易中的重要服务型产品,这正是高等教育的经济功能。教育与经济互为因果,经济发展为教育进步提供了可能性和支撑力,并刺激了教育的发展,经济是教育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推力之一;教育是经济发展的重要源泉和动力,教育的良性发展培养出高素质的人才能反向推动经济的发展。高职教育占了中国高等教育的半壁江山,尤其在经济全球化发展的背景下,急需大量具有国际意识及国际竞争力的技能型人才。因此,国际化人才的培养目标不是一种选择,而是经济发展带来的必然趋势[1]。...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对外经贸》2018年10期
对外经贸

教育国际化对接辽宁自贸试验区建设研究

一、引言教育国际化作为全球化发展的伴生物,是一种优化各国教育资源和要素在国际配置以培养国际型人才的教育实践活动。教育国际化促进了各国教育市场、人才资源和文化资源共享,为人类跨国界、跨民族和跨文化的交流提供了可能。从宏观视角来看,教育国际化通过加强国际理解教育,培养出在国际上有竞争力的高素质人才,为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服务。我国学者对教育国际化研究起步较晚,主要集中在教育国际化内涵与特征(袁利平,2009;兰芝,2002;魏腊云,2002;舒志定,1998)、教育国际化动因(杨德广,2001;黄福涛,2003;舒志定,2004;陈学飞,2005;曹文华、钟贞山,2004)、教育国际化策略构建(张芹;许传静;刘晓亮,2014)、西方发达国家教育国际化问题(王修娥,2001;韩延明,2002;黄福涛,2003;袁琳,2011;臧佩红,2012)、“一带一路”与教育国际化问题(杨坚,2016;祖艳凤、李海东,2016;于翠翠,2017)等方...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现代教育管理》2019年01期
现代教育管理

国际视野下的高等教育国际化评估指标研究

高等教育国际化越来越成为世界各国与地区发展和提升本国与本地区实力的重要手段。在世界高等教育国际化大发展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如盲目国际化、国际化活动的杂乱无序、重复投入、资源流失等问题。由此,一些国家和组织特别是高等教育国际化程度较高的发达国家和组织看到了这些问题,纷纷设计了自己的评估指标对自己本国和成员国家的高等教育国际化事务展开评估,以规范与引领、完善和促进国际化事务的发展。[1]本文选取美国、日本和经济合作开发组织等的国际化评估为研究对象,对这些指标进行比较与分析,进而对我国高等教育国际化评估指标的设计展开思考。一、不同国家与组织的高等教育国际化评估指标(一)美国美国1918年成立的美国教育协会(AmericanCouncil on Education,简称ACE),其宗旨虽不全部集中于国际化,但是其对高等教育国际化的推动十分积极。特别是自1990年成立国际化促进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Ini...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高教研究》2019年03期
黑龙江高教研究

“一带一路”背景下地方高校教育国际化发展路径探索

“一带一路”为推动区域教育大开放、大交流、大融合提供了大契机。为配合和部署“一带一路”在教育领域的展开与实施,中共中央办公厅与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发布《关于做好新时期教育对外开放工作的若干意见》,教育部出台《推进共建“一带一路”教育行动》等文件。一系列文件中提出的相关举措层层推进,为高等教育的国际化发展提供了重大历史机遇,成为地方高校教育国际化可以借势的“东风”。所谓高等教育的国际化,就是“高等教育机构的教学、研究和服务功能中整合进国际的或跨文化的维度的过程”[1]。“国际化”在高等教育机构的评估中日渐成为一项重要指标。地方高校作为“一带一路”的连接纽带,具有独特的区位优势,“一带一路”倡议为地方高校教育对外开放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必将对地方高校国际交流合作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2]。当然,地方高校教育国际化在借势“一带一路”倡议提供的重大机遇的同时,自身也存在诸多不利于其教育国际化的因素,本文旨在深入分析这些障碍因素并尝试探寻破解路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