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马兰花》获首届最具产业价值影视动画作品奖

本报讯 2009年年末,美影厂民族奇幻影院动画片《马兰花》又传捷报,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和广东省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首届中国国际影视动漫版权保护和贸易博览会上,《马兰花》获得“首届最具产业价值影视动画作品奖”,这也是《马兰花》继10月获得27届金鸡奖最佳美术片后又一次获奖。$$《马兰花》...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连环画报》2019年03期
连环画报

致敬经典·马兰花

本期“致敬经典”重温1979年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古代故事《马兰花》。传说有一朵神奇的马兰花,能给勤劳勇敢的人带来幸福。姐姐大兰好吃懒做,马兰花到了她眼前她也得不到;妹妹小兰勤劳勇敢,尽管有妖魔用阴谋夺取马兰花,可马兰花仍然是属于小兰的。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每个人只能通过自己的双手来解决问题,激励我们成长。1.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座马兰山。马兰山上有一朵2 这天,王老爹要上马兰山采药,小兰早早起来,烙了神奇的马兰花,它会给勤劳勇敢的人带来幸福。马兰几张饼,给爹带着路上吃。大兰还在睡懒觉,她听说山下,住着一户人家,王老爹和王老妈有两个女儿——爹要上山采药去,叫爹卖了药材给她买几尺花布。小大兰和小兰。兰叫姐姐一块儿去送爹,大兰说她还没有睡够。3 王老妈叮嘱王老爹一路要小心。小兰请求爹上了山,4 一阵阵清香,把王老爹带进了山花盛开的幽谷。走出给她采朵马兰花。王老爹进山了。山里青松翠柏,流幽谷,王老爹登上了云外世界。...  (本文共16页) 阅读全文>>

《早期教育(家教版)》2008年Z1期
早期教育(家教版)

马兰花

“跳房子”、“跨大步”、“马兰花”是爸爸妈妈们小时候最喜欢的游戏,你也想玩一玩吗?游戏玩法1.本游戏最好5人以上参与。请一人做“领头人”。大家...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语数外学习(高中版上旬)》2017年11期
语数外学习(高中版上旬)

马兰花

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1~4题。大清早,马兰花从蔬菜批发市场接了满满一车菜回来。车子还没扎稳,邻摊卖水果的三孬就凑过来说:“兰花姐,卖咸菜的麻婶出事了。”马兰花一惊:“出啥事啦?”三孬说:“前天晚上,麻婶收摊回家后,突发脑溢血,幸亏被邻居发现,送到医院里,听说现在还在抢救呢。”马兰花想起来了,难怪昨天就没看见麻婶摆摊。三孬又说:“前天上午麻婶接咸菜钱不够,不是借了你六百块钱吗?听说麻婶的女儿从上海赶过来了,你最好还是抽空跟她说说去。”整整一个上午,马兰花都提不起精神来,不时地瞅着菜摊旁边的那块空地发呆。以前,麻婶就在那里摆摊卖咸菜,不忙的时候,就和马兰花说说话,聊聊天,有时买菜的人多,马兰花忙不过来,不用招呼,麻婶就会主动过来帮个忙……中午,跑出租车的男人进了菜摊。马兰花就把麻婶的事跟她男人说了。男人说:“我开车陪你去趟医院吧。一来看看麻婶,二来把麻婶借钱的事跟她女儿说说,免得日后有麻烦。”马兰花就从三孬的水果摊上买了一大兜水果,...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草原》2017年02期
草原

蒙地诗篇(组诗)

白杨的碧绿诗学真应该替这些碧绿,感谢白杨陶冶了初夏。我们才有兴致打开身体的窗户,让穿过树叶的阳光,顺便穿过肺叶在可以承受的晕眩中我们的眼睛终于和它看见的事物达成了共识。而尘埃也比平时显得安静,仿佛受到明亮鼓舞的天使。在白杨投下的阴凉里,风脱下秋裤浮云还没来得及换上短袖紧随春意走出来的我们需要就近停下来,像白杨一样抖一抖浑身的树叶,感觉双脚刚从泥土中拔出来又变成更粗的根向下扎去哦,还应该替这个初夏感谢碧绿替这些白杨感谢冲动的树叶白杨的茂盛诗学满身肥厚的嘴唇,也说不清浓荫的美妙。风一吹又恢复了茂盛本色。多茂盛呢阳光没等从树梢冲下来就被树叶揉成耀眼的碎片下午进去两个人,不到傍晚已合为一个。其实这并非白杨茂盛的本意,浓荫只是它想送给初夏的礼物但自作多情的风,总是打乱计划,要替挺拔的白杨把热浪推向云彩怀抱而碧绿早已绕到人心里布下更大的浓荫。最茂盛的时刻来了,这回没有争议葱茏的白杨输给了白杨的葱茏垂柳的婀娜秘诀想去公园里浪漫一下或者经过河边...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草原》2017年02期
《美文(下半月)》2017年05期
美文(下半月)

老街旧事

一马兰村没有马兰。马兰花遍地的时候是在六百年前,当时荒地还只是荒地,远远近近方圆几十里都见不到炊烟。直到第一户金姓人家挑着担子移民至此,马兰村的故事才得以开始;而我,就是众多子孙中的一个。上溯七辈,我的太太太太太爷爷就住在这临街的三进大院里。家门口是当时顶繁荣的一条商业街,有布店、粮油店、小饭馆、药店、祠堂、马车店和寿衣店。一进门洞,东壁邻着的三间临街房留给自家开了一个小饭馆,门洞西壁的两间房则租给刘姓的赤脚医生开了间药店。向阳的土坯墙上开着五个亮堂堂的棱格木头前窗,头顶则是一律的青檐瓦当。西邻祠堂,屋脊上还坐着几个青瓦烧制的狮子辟邪,每当下雨的时候,太太太太太爷爷都会担心它们引下雷来。布店的生意是极其惨淡的,这里的家家户户都会种棉纺线。月光好的时候婆婆媳妇们把纺车搬到门前,一手摇着手柄,一手顺着棉花线。月光下,纺车的“嗡嗡”声和婆婆媳妇们的谈笑声交织在一起,煞是好听。纺成的棉线顺在一根木头转子上,渐渐缠成一枚巨大的“茧”。棉花...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