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电影数字版权价值需深度挖掘

日前,由成龙主演的电影《天将雄师》的独家数字版权被华视网聚传媒科技有限公司购买,近3000万的价格也创下了国产电影数字版权价格的新纪录。虽然国内电影如今的主要收入仍在于票房,但随着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电影在新媒体中的价值越来越大,出品方也越来越重视电影的数字版权。如今的电影数字版权的市场情况如何?未来电影在新媒体中的价值如何挖掘?华视网聚副总裁金永全近日接受本报记者专访。$$电影数字版权价值如何体现?$$除了《天将雄师》,华视网聚还以近千万的价格购买了刚刚下线的《京城81号》。金永全告诉记者,华视网聚是一家致力于做B2B版权贸易的公司,从华谊兄弟、中影等出品方那里购买影视版权,销售给广电、运营商、视频网站等平台。在电影方面,去年购买了70多部院线电影的数字版权,今年会进一步增加电影的数量。$$“让数字版权成为产品,而不是简单的赚差价”是金永全对挖掘影视数字版权价值的总结。“作为中间商,倘若只是赚取买进卖出的差价,无法把...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产业与科技论坛》2018年01期
产业与科技论坛

我国数字版权应用现状及发展趋势分析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不断发展,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呈现多样化和多屏化的趋势。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互联网+”计划之后,以“互联网+”为基础的技术和应用迅速发展,各行业利用互联网提供更便捷、更人性化的服务。其中,以数字产业发展为例,各类数据以数字内容的形式传输和存储,其安全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威胁,导致在整个数字产业链中的恶性循环,版权保护问题日渐严峻。由于互联网的特点是“互联共享”,因此在这个前提下,如何保证数字产业的健康稳步发展成为重中之重。为了更好保证数字内容的安全,数字版权保护作为数字内容从产生到消费的整个生命周期提供了一套完整的解决方案。由于数字内容固有的特性,较之传统版权,数字版权的描述必须完整和细化,涉及到了载体制造商、出版商、零售商和消费者等。本文将从当前国内数字版权的发展及应用现状和存在的问题出发,总结出数字版权的应用前景。一、数字版权应用现状只要有数字产品消费的地方,都需要数字版权的管理和保护,数字媒体时代,...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新闻战线》2016年16期
新闻战线

数字版权的保护困境与应对之策

●赵笠鑫数字版权表现形式的多样性与侵权的复杂性1.形式的多样性过去对于出版认知更多是书籍、杂志、期刊等实体出版,其侵权的形式比较单一,从规制、管理和运作层面比较容易把握和控制。随着网络的发展先后产生了网络出版、电子出版、手机出版以及数字出版等概念。不同概念具有不同内涵和外延。到目前为止,人们基本认同数字出版这一概念,指利用数字技术进行内容的编辑加工、复制或发行,出版物内容(母版)以二进制代码形式存在且没有物理形态复制品存货的出版活动。但对于数字出版的外延认知并不统一。据不完全统计,包括电子图书、数字期刊、数字音乐、网络动漫、网络游戏、网络文学、数据库出版物,手机出版等十多种出版类别。电子期刊、电子图书等属于传统出版的数字化,其余则属于数字出版中的新形式。出版形式多样化导致出版侵权所涉及的范围更加广泛,表现形式更加多样。2.侵权的复杂化数字出版由于参与主体的竞争优势不同而形成了与传统出版相区别的产业链条。内容提供商、服务或平台运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新闻传播》2016年16期
新闻传播

浅析国际数字版权贸易的瓶颈与出路

近年来,我国的数字出版产业高速发展,带动了对数字内容资源的巨大需求。伴随着需求的增长,不少国内的版权贸易人员将目光投向了国际市场:一方面,传统出版物的引进品种获得较大的市场好评,会使得出版者想同时获得这些品种的数字版权以做延伸开发;另一方面,国内优质的有效数字内容争夺激烈,无法完全满足数字出版产业的开发与扩张,而欧美一些数字出版起步较早、发展成熟的国家和地区,诞生了很多形式创新、市场效果不凡的数字产品,刺激了中国市场对其的渴望和需求。然而,当国际数字版权贸易进入到实操阶段时,却遭遇了种种困难,无论是数字内容还是数字产品都难以真正落地,即使落地也常常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究其原因,是国内外数字出版从定义认知到市场环境,以及用户行为上都存在很大的差异,这些差异导致国际数字版权贸易陷入瓶颈,难以产生市场实效。一、认知差异国内外对数字出版内涵的定义有根本上的区别。在中国市场,“数字出版”是一个广泛的定义,电子书、网络游戏、手机阅读、数据库...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出版》2012年05期
中国出版

数字版权概念探析

随着网络技术、数字技术的快速发展以及数字内容产品的大量出现,“数字版权”的概念应运而生,已成为一个耳熟能详的名词。然而,出版界、学术界和法律界对“数字版权”的理解存在一些混淆的观念,造成了一些工作和认识上的偏差,因此我们认为急需对数字版权的内涵和外延开展探讨,加以界定。“数字版权”目前并不是一个严格的法律范畴,而是业界约定俗成的一个概括性称谓。尽管目前有关数字版权保护技术、数字版权交易、数字版权保护组织和数字版权产业发展现状等新闻消息时常见诸媒体——我们通过谷歌搜索“数字版权”一词,发现有209万条记录——但迄今为止,对于“数字版权”的概念,无论官方、学术界,还是产业界,都没有一个权威的、确切的定义和范围界定。本文结合新闻出版总署2011年度“数字版权的技术保护问题研究”重点课题的研究工作,对基本概念进行厘定。课题组在各地出版集团、报业集团、数字出版企业、网络媒体、技术研发机构、司法界、版权管理机构和行业组织等单位进行调研,发现...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出版发行研究》2010年08期
出版发行研究

传统期刊数字版权邀约的法律效力论析

近段时间,一直推行正版授权理念的龙源期刊网输掉版权官司并被强制执行一案,引发了社会各界对数字授权问题的高度关注,有观点认为,“目前‘切实可行’的办法是由杂志社在版权页或约稿时做出明确邀约”[1]。龙源期刊网事后也给刊社合作伙伴发函,建议刊社考虑在版权页上刊登有关版权申明,内容包含“稿件凡经本刊使用,即视作作者同意授权本刊其作品包括但不限于电子版信息网络传播权、无线增值业务权”等免责条款。但又有观点认为这种免责条款“没有任何法律上的说服力”,对其法律效力表示严重质疑[2]。那么,作为转授权的前提,传统期刊旨在获得相关作品数字版权(信息网络传播权)的“邀约”究竟有没有法律效力,能不能达到预期的法律效果?这是当前数字版权解困、数字出版产业发展的重要问题。本文拟对此进行探讨。一、数字版权邀约的法律属性首先需要说明的是,邀约本身不是严格的法律概念。(本文之所以以“邀约”为题,主要是承接前述“明确‘邀约’”、“切实可行”的观点,以便开展相应...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