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李雷与韩梅梅》:回归清新的青春电影

六月,中国院线全面进入到暑期档的预热中。在多部好莱坞影片的动作、魔幻的重器围城中,一部反映校园生活的影片《李雷和韩梅梅·昨日重现》突围而出,为仲夏的电影市场带来一缕清风。$$李雷和韩梅梅是中国80后群体普遍熟悉的中学英语教材中的人物。影片取材于此,不仅依据教材原型打造了银幕版的李雷和韩梅梅,还保留了教材中Jim、Lily、Lucy、Miss Gao、Uncle Wang、鹤鹉Polly等经典人设;并且增添了韩梅梅的同桌密友魏华、半路到场的校花苏魏芳,嘻哈学友凌峰等新角色。经典人物与新角色的联袂出现,虽然讲述的是80后的中学生活与情感故事,却有着调动当下同龄人的时代气息,情感故事。影片刚上映,票房反响尚在形成,亮点遑不论,但是在唤醒群体记忆的情怀叙事、展现校园恋曲的非冲突叙事、以及女性主导的情感叙事方面,颇有特点。$$群体记忆的情怀叙事$$"How Are You?","Fine,Thank you.And you?" 从 199...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文艺评论》2019年08期
中国文艺评论

台湾青春电影在新周期的突破与回归

一、承上启下的台湾青春电影新周期台湾青春电影的发展可谓源远流长,从最开始只是题材的大致规定,到后来呈现出独特的美学风貌,这一类影片的创作经历了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美国研究青少年电影的学者史蒂芬·特罗皮亚诺在给他的同行新书作序时提到,好莱坞的一些类型电影,如西部片、科幻片、音乐片,它们的创作往往会因为某个契机而勃兴,然后消匿无踪,而好莱坞的青春电影则从未于观众的视野中消失[1]。这样的描述也同样适用于台湾的青春电影。台湾青春片发展到如今,甚至演变为台湾最具代表性的电影类型,这种状况的出现甚至可以说和多年来台湾青春电影不断地涌现有密切关系。当然,大量出现的台湾青春电影,并不是以一成不变的面貌呈现于观众眼前,它们往往会因为岛内的政治意识形态,电影市场状况,以及艺术创作潮流等多重因素的持续性影响,呈现出周期性变化的特点。从上个世纪90年代末至本世纪初,由于社会意识形态的变化,台湾整个社会卷入一场身份认同的危机,而电影工业的发展也持续低迷...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戏剧之家》2019年25期
戏剧之家

还原青春的本质:评青春电影《老师·好》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对处于青春期的青年,要么将其看成‘无知孩童’,要么以‘少年老成’来要求,其结果就是忽略甚至无视青春期的心理、个性,板起面孔进行说教。”(1)自2012年《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开始的青春电影大潮虽一反上述的状态,但却以贯穿有之的偶像剧风格、滥觞化的书写,甚至是奢靡拜金的风格脱离了大部分人真实的青春记忆。而影片《老师·好》的出现似乎成为一股“清流”,对青春电影的叙事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一、绕开“情色”的青涩爱情书写校园爱情是青春电影绕不开的内容,但诗经中“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风雅韵致在青春电影中被谬误为冲动、遗憾、过错、乃至触碰到情色的边缘线,商业属性俨然变成了为了满足大众文化猎奇价值追求而放弃自我的价值理念的资本工具。反观《老师·好》,影片中对于洛小乙和安静的爱情的书写是朴质却不失闪光点的:两人的爱情更多的是互相埋在心底的好感,成为每个旁观者都能看出“问题”但彼此却从未戳破窗户纸的一对男女,胆小的安静愿...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电影评介》2019年11期
电影评介

国产校园青春电影发展困境探析

近些年来,国产校园青春电影在中国电影市场出现了较为明显的数量增长,短时间内获得了很高的关注度。校园青春电影,顾名思义就是和校园有关的青春故事。电影中对“青春”的定义,往往与青春期年龄段吻合。按照世界卫生组织(WHO)规定,青春期的年龄范围是10-20岁,在我国一般认为青春期年龄为11-18岁。“青春电影,即是以青少年及青年为表现对象,以青年亚文化为鲜明特点,反映其童年到成年这个过渡时期特有的生活状态、心理特征和精神世界的电影。”[1]号称“开启中国青春片序幕”的《致青春》,是近些年国产校园青春电影的代表作。这部电影在上映期间轰动一时,最终票房高达7.26亿人民币,2269万的观影人数,跻身内地电影市场观影人数第五名。作为一部低成本、低制作电影,上映第三天,影片就以5200万元的成绩,创下单日华语片票房纪录。《致青春》的成功,引得不少人争相效仿,继而涌现出一批校园青春电影。如《匆匆那年》《左耳》《同桌的你》《原来你还在这里》《七月...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统计与管理》2018年09期
统计与管理

“青春电影”对大学生价值观形成的影响研究

近年来,我国青春题材的电影已经有了相对规模的市场,因其独特的文本内容、叙事模式、审美表达,使得青春电影已经有了相对固定的受众群体,处于青春期的大学生占了很大的比例。从《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大获成功开始,青春电影便进入到一个遍地开花的时期[1] ,《同桌的你》、《中国合伙人》、《匆匆那年》、《左耳》、《栀子花开》等等这些都超过了票房预期。在商业规则的驱动下,电影创作人、编剧、导演也是卯足了尽头,不断探析青年人的心理历程,挖掘青春期的动人故事,青春电影发展势头迅猛。青年大学生正处于成长成才的关键时期,情感心理尚未成熟,价值观塑造尚未成型,所以抓好这一时期的价值观养成非常重要。价值观的形成受到外因和内因双重因素的影响,两者共同发挥作用。当下青春电影如此吸引大学生眼球,引起大学生共鸣,那么是否会对大学生价值观的形成有影响呢?一、青春电影中折射的价值追求审视在繁华的青春电影背后,我们不难看出,每一部青春电影都折射了青年人的价值追求,如婚...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博览群书》2018年11期
博览群书

青春电影及批评,要当心这个“小”——“四博士评电影”之四

2011年台湾青春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登陆内地,开启大陆青春电影的新模式,到2013年赵薇执导《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简称《致青春》),吹起一股青春电影的旋风,之后几年,青春电影每年都会创造不同的票房神话,形成一股青春电影的风潮。由此,关于青春电影的批评文章数量也随之增加,但是票房的火爆和批评文章的数量增加并不意味着质量的相应提高。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繁荣文艺创作,坚持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相统一,加强现实题材创作,不断推出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精品力作。发扬学术民主、艺术民主,提升文艺原创力,推动文艺创新。倡导讲品位、讲格调、讲责任,抵制低俗、庸俗、媚俗”。好的艺术作品应该反映广泛的社会生活,表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才能引发广大普通大众的共鸣,才能为人民提供精神指引,而不是成为庸俗文化与消费文化的附庸,这才是真正的人民的文艺。从这些对优秀文艺作品的标准来看,当前青春电影确实还存在“小”的特...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