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欧美厂商优势明显 联发科基频市场“独大”

2006年全球手机产量将突破10亿部,平均每部手机的成本大约为80美元,将形成一个800亿美元的产业,其中70%以上的产值是由手机上游零部件厂家所创造的。$$   欧美厂商占主导地位$$  手机芯片占手机总成本的50%以上,这一市场大部分被欧美企业把持。手机芯片主要包括基频、内存、应用处理器、电源管理、射频、相机模组等部分,基频芯片又可以分为模拟基频和数字基频,通常两者集成在一起,不过也并非全都如此。$$  基频是手机中最核心的部分,也是技术含量最高的部分,全球只有极少数厂家拥有此项技术,包括德州仪器(产品主要供应诺基亚和索尼爱立信)、NXP(前身为飞利浦半导体公司,产品主要供应三星)、飞思卡尔(摩托罗拉半导体部门独立而成的公司,产片主要供应摩托罗拉)、杰尔(产品主要供应三星)、联发科(我国台湾企业,产品主要供应我国大陆厂家,同时也供应LG)、ADI(产品主要供应LG和夏普)、高通(CDMA基频霸主,市场占有率超过80%)、爱...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清华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7年01期
清华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改进的用于口语处理的基频提取算法

在音频信号处理和语音信号处理中,基频提取非常重要,是这些应用中必不可少的一个步骤。目前,主要的基频提取算法大致有3种:时域法[1-3]、频域法[4-8]和统计法[9-11]等。其中,时域法的代表是自相关函数法,其基本原理是:语音信号中的浊音部分具有准周期性,其自相关函数在基音周期的整数倍处取得最大值,因此通过计算相邻2个最大峰值之间的距离,并将这个距离参数即时间参数转换为频率参数就可以计算出基频值。频域法的代表是倒谱法,其基本思路是:利用语音信号的倒谱特性,提取基频。因为在倒谱中,激励信息和声道信息可以近似认为是相对分离的,通过简单的滤波操作就可以提取出激励信息,从而求出基频值。而统计方法的基本思路是:通过机器学习方法自动学习语音波形数据和基频值之间的对应关系,对新输入的语音波形数据根据已经学习到的对应关系就可求出基频值。虽然目前的基频提取算法非常多,但大都是相对通用的算法不太适合某些特定应用。例如,在中文口语语音处理的声调识别...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声学学报》2011年02期
声学学报

汉语普通话双基频检测

引言汉语是声调语言。如果将音节与声调分开考虑,汉语的1300多个带调音节可以减少到400多个无调音节ll],声调在汉语中的重要性可见一斑。由于声调反映了基音频率的变化,所以实现汉语普通话的声调识别,就要实现汉语语音基音频率的检测。自20世纪70年代开始,已经提出了多种基频检测的算法,诸如短时平均幅度差函数(AMDF)、自相关法(ACF)、倒谱法(Cepstrum)、小波变换、隐马尔可夫列(HMM)等方法[“一4}。但是,这些方法都只针对单基频语音信号而言的,而实际生活中常见多人语音混合的情形,涉及双基频乃至多基频的检测问题。目前人们对于信号的多基频检测主要的方法有非线性最小二乘、多重信号分类(Multiple SignalClassifieation)、卡彭原理(Capon Prineiples)、最大期望(Expeetation Maximization)等方法[5{。其中,针对汉语的双基频检测具有代表性的方法有1999年赵鹤...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声学学报》2006年01期
声学学报

语句的基频曲线预测

引言 文语转换系统(TTS)的韵律控制决定了输出语 音的自然度,它涉及两个方面:其一是通过建立语言 学模型,在文本层面上设置停顿和重音;其二是根据 文本上的停顿和重音信息,在声学层面上生成基频 曲线。语句的基频曲线是语调的表现形式。 基频曲线生成方面的研究大致可分为两个方 面。一个是分析和描述,另一个是基频曲线的建模 和预测。可以说基频曲线的分析和描述与韵律标注 的研究密切相关。ToBI[1]是广为使用的韵律标注 系统,它是建立在音系学基础上的,或许由于对这 些基础理解不够,非英语母语的使用者在运用经典的 ToBI标注原则对提供的英语例句进行标注时往往会 产生一些疑问,但不管怎样,ToBI标注系统提出的韵 律结构层级和重音层级的基本标注方式已被广泛接 受。随着韵律标注在言语工程中的应用,人们更加倾 向采用“听到什么标什么”的标注原则[z] .INTsINT 语调系统[s]则更明确地提出应当将韵律的形式与功 能区别开来。如果以基频...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湖南工业大学
湖南工业大学

基于单基频S变换的电压凹陷分类与定位研究

目前,电压凹陷引起的设备故障和电力投诉日益增多,成为最重要的电能质量问题之一。准确地对电压凹陷进行分类和定位十分重要,有助于预防和治理电压凹陷,为制定缓解策略和解决供用电双方纠纷提供了依据。本文研究了目前常用于电压凹陷问题的分析方法,在S变换计算过程中采用单一频率点和最优高斯窗宽,只针对信号频谱的基频点求解基频向量,结合电压凹陷的特点,提出了基于单基频S变换的电压凹陷分析方法。以最为常见的四类电压凹陷现象为研究对象,对电压凹陷信号进行了凹陷特征值的提取和分析,并运用决策树实现了单基频S变换的电压凹陷分类。其次,针对电压凹陷的扰动源定位展开研究,利用仿真软件MATLAB/SIMULINK搭建了四类电压凹陷扰动源模型,将监测点采集到的电压、电流信号进行单基频交叉S变换得到瞬时视在功率,根据扰动功率计算公式计算出扰动功率,运用扰动功率判据对电压凹陷扰动源进行定位。最后,选用两片TMS320F28335DSP为核心芯片,完成了电压凹陷分...  (本文共7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首都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年03期
首都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普通话基础元音基频发展的声学分析

一、引言1.研究对象我们在前人研究基础上主要考察普通话三个基础元音①a、i、u在孤立环境中的基频发展特征。之所以选取基础元音是因为:(1)语音学和音系学中,它们是正则元音中的基础元音,是任何一个音系中元音的基础部分。在现代汉语普通话语音系统中,它们在韵母中可能出现的比率是76.7%,在整个音系中所占比率是41.6%。另有调查表明,在100个音节中,a的出现比率为28.21%,i的比率是35.47%,u的比率是22.28%5。(2)从类型学角度看,a、i、u是人类语言中普遍具有的。尽管世界语言的元音系统在组成数量上有很大差异,但即使是最简单的元音系统,也是含有这三个元音的②。(3)从儿童语音习得和发展的角度看,儿童较早习得的元音就是这39三个基础元音,并且一旦习得就呈现非常稳定的状态,极少出现发音错误。(4)从声学上看,a、i、u具有相对稳定的声学表现,是一种语言的声学元音空间中的框架元音。(5)在实际操作中,因为录音数量和数据处...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