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土地储备制度对城市边缘区空间的影响

城市边缘区是处于内城区外围的一个区域,其与内城区之间存在着一定的界线。Conzen(1960年)在对Aluwick的研究中,引入了“边缘地带”和“固结界线”的概念,指出自然因素(如河道)、人工因素(如铁路)和无形因素(如土地产权)等可以使城市物质空间产生分异,在城市的外围形成边缘地带。城市土地储备制度在对边缘区空间结构演变中的作用重点在于引导其沿着科学合理的轨迹发展。$$1、整合基础设施建设与空间结构塑造$$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与土地空间开发是城市经营的两个侧面:一个负责投入,一个负责产出,城市基础设施的修建可以推动土地价值的增值。原有体制下,城市基础设施的投入同土地价值的增值是相互分离的。基础设施建设的好处往往无偿转移到土地的原有使用者身上,因而城市土地的“先占原则”使得基础设施的外部经济性(externality)无法避免,政府投资的积极性,城市边缘区空间结构也因基础设施的匮乏而呈现杂乱无章的布局状态。为协调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与土...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天津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02期
天津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近代华北灾民涌入天津与城市边缘区的扩展

近代华北地区自然灾害频繁,特别是民国以后自然灾害持续不断。华北地区成为我国自然灾害的重灾区,灾民的外出迁移或逃荒尤为突出。天津作为中国近代北方最大的工商业城市,有着较为发达的工商业和慈善救济事业,自然也成为华北地区灾民理想汇集地之一。一旦有灾难发生,天津很快成为灾民的蓄水池,大量灾民涌入,城市人口快速增长,城市居住空间需求急剧扩张,直接导致了天津城内土地资源紧张,灾民不得不向城郊四乡或城内低洼地带聚集。一、近代华北灾民大量涌入天津历史上,对每次自然灾害后留居在天津的灾民没有具体统计,但对一些大的自然灾害过后,天津灾民的数量有所记载。如1917年水灾后,赈济会调查统计到的灾民总数:男15,299人,女16,379人,老者4,030人,幼孩19,691人,总计55,399人。[1](P44)1920年旱灾之后,警察厅对逃荒到天津的灾民户口及窝铺数目进行了调查,城区内灾民5,526户,男女老少共计29,059人;四乡共计4,769户,...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建材与装饰》2018年28期
建材与装饰

城市边缘区域村庄规划分析

1引言城市边缘区是指在城市形态上处于由市区向郊区过渡地带的城市建设区域的边缘地带。而城市边缘地区的村庄则是指位于城市边缘地区的行政村和自然村等。城市边缘地区的村庄兼有城市和乡村的特点,在地区城市化以及城乡一体化发展中具有重要作用。2城市边缘区域村庄的特征(1)经济发展条件的优势明显:城市边缘地区的农村经济的快速发展与其良好的区位所产生的边缘效应密切相关。城市边缘地区具有优越的地理位置,可优先利用城市经济、技术、信息等。城乡二元市场体系也极大的促进了农村市场的繁荣,有益于农村经济的发展。城乡之间发达的交通网络,有利于城乡之间的双向辐射,促进了原料产地与市场之间的联系。同时还具备良好的通信、电力等基础设施,而且,周边的优越基础设施有利于吸引大量投资,是城市边缘地区村庄经济发展和建设的重要优势。(2)人口流动具有互动性:外来人口和务工人口在城市边缘的农村中占有很大的比例。对于流动人口来说,由于特殊区位条件下的市场优势和产业、企业从属关...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大众投资指南》2017年12期
大众投资指南

概述我国城市边缘区发展及理论

一、我国城市边缘区理论研究现状城市边缘区,又被称为城乡结合部,一般认为城市边缘区是“位于中心城的连续建成区与外围几乎没有城市居民住宅、非农土地利用的纯农业腹地之间,兼有城市与乡村两方面的特征,其人口密度低于中心城,但高于周围农村的地区”。边缘区是城乡之间的过度地带,西方发达国家的城市郊区化发展标志着其城市化发展到高级阶段。国内学者从八十年代中期针对城市边缘区展开研究,对象如城郊、城乡交界带、城市辐射区、城乡结合部等,较有代表性的如顾朝林、丁金宏等(1995)编写的《中国城市边缘区研究》一书,通过实地调查,探讨了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边缘区的概念特点,系统研究了这些大城市边缘区的人口特征、产业特征、土地利用特征、地域空间特性等内容。二、我国城市边缘区发展历程(一)计划经济体制下我国城市边缘区的发展新中国成立到1978年,我国城市先进的工业部门和农村落后的农业部门同时并存,这种严格的城乡界限是通过行政计划来划定的,即便是在城市辐射范围内...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江西农业》2017年05期
江西农业

冀中大城市边缘区乡村绿色基础设施重构的动力机制研究

1冀中大城市边缘区乡村绿色基础设施生存现状冀中大城市边缘区乡村是指位于河北省中部城市边界区范围内的乡村,既包括乡村的建成区,也包括管辖地域。课题组先后对廊坊开发区、广阳区与安次区,保定竞秀区、清苑区,沧州运河区与新华区周边的12个乡村进行田野调查,深入收集与分析冀中大城市边缘区乡村绿色基础设施的空间特征与存在的主要问题。1.1冀中大城市边缘区乡村绿色基础设施空间特征1.1.1“林网化、几何状”的中心控制区冀中大城市边缘区乡村绿色基础设施的空间形态主要以环绕廊坊、保定、沧州城市边缘区为主,呈现“林网化、几何化”的斑块特征。调研发现,乡村与城市之间的斑块,受交通干扰增多,连通性较差,生态资源优势未能有效发挥。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快,冀中大城市边缘区乡村的循环土地以“几何状”的空间形态,呈现上升的发展趋势,生活垃圾、农田养殖污染、燃煤污染、工业污染与建设性破坏是导致循环土地的主要因素。1.1.2“片断式、割裂状”的连接廊道冀中大城市边缘...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城市规划学刊》2017年03期
城市规划学刊

特大城市边缘区空间演化机制与对策的实例剖析——以上海为例

彳研六背s 九乐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Martin Heidegger)曾说过,边缘并非事物的结束,而是如同希腊人所认识的,是显现事物的开端(高永红,等,2011)。伴随着工业化与城镇化的快速推进,城市功能外溢,城镇人口向郊区散布,城镇空间向郊区蔓延。城市边缘区作为城镇与乡村功能交错区域,由于边缘区相对中心城区位价值、土地利用方式、发展机制、利益主体的特殊性,伴随着经济社会的高速发展和城乡建设用地的高速扩张,城乡交界地带也是城乡建设中最敏感、规划管理最薄弱的地区。随着城市空间的拓展,这一地区的特征与空间区位也在不断的变化,因此边缘区并不是一个绝对的概念,它所反映的问题也是由于长时间的发展和多个空间主体的拼贴共同呈现而成。上海自1990年代末期进人快速城镇化发展阶段,从丨997年至2015年,常住人口从丨489万人增长到2453万人,建设用地从1073km2增长至3071km2。中心城外环以外地区是城市土地和人口拓展的最前沿地带,至...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