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建筑物零碳并非不能实现

当研究者通过公式计算得出,每销售一份平均重量为0.182kg的英国《镜报》,其二氧化碳排放量为0.174kg时,意味着环保节能已经逐渐用一套可量化的指标衡量,计算从原材料的生产到产品制造、销售、处理及再利用的过程中所耗费的能源产生的碳排放恰是这种方式。而上述方法能否复制到未来节能建筑的营建中,北京启迪筑能建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筑能网CEO黄俊鹏给出了肯定答案并坚信为大势所趋。$$ 中国房地产报:在今年中国住交会“CIHAF中国之家”的技术搭建中,您提出植入“低碳营造”的理念,而事实上一家生产企业的碳排放计算非常复杂,房屋营建过程如何计算? $$ 黄俊鹏:事实上粗略计算也并不困难,只需要一份材料清单,将碳排放强度系数与材料的消耗量相乘,即可得出一个大致的数据。前者已经有一些科研单位公开发布的各种工业原材料的碳排放强度系数,而后者,需要企业或者开发商提供项目建造过程中,各种原材料的消耗情况。开发商把营建过程...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科技与管理》2019年03期
科技与管理

我国区域电力行业碳排放效率测算及分析

根据国际能源署(IEA)的报告显示2017年全球能源相关的CO2排放增加了4.89亿t,碳排放总量更是创下新纪录。我国早在2007年已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CO2排放国,迫于国内环境和其他国家的压力,实施碳减排已经刻不容缓。在《巴黎协定》框架下,2015年我国向联合国的国家提交了争取在2030年使本国碳排放达到峰值的目标。电力行业作为我国的支柱型产业,需要满足日常经济发展、工业化生产和城市化建设对电力的需求,而我国现阶段的发电方式是以火力发电为主,清洁型发电方式所产生的电力远不能满足社会需要,由此产生了大量CO2,给节能环保工作造成了巨大压力。根据相关资料显示我国电力行业发电所产生的CO2排放量在我国总碳排放量中所占的比重已经到达了40%。由此可见,电力行业作为高碳排放区,我国要实现碳减排的目标,对电力行业进行碳减排是非常有必要的。碳排放效率作为衡量碳排放情况的综合性指标,相比其他指标,更能够综合考虑经济、能源等因素带来的耦合作...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生态经济》2019年07期
生态经济

基于碳排放量分组的全要素和单要素碳排放效率——以云南工业行业为例

1引言2009年11月,我国政府正式宣布2020年单位GDP的碳排放量比2005年下降40%~45%。该目标的实质是自2006年起年均下降至少2.7%,2010年、2015年的五年考核目标分别下降不低于13.5%和27.0%。单位GDP的碳排放量可以视为化石能源投入单一要素视角下的碳排放效率[1]。若将碳强度目标转化为单要素碳排放效率的目标,则相应的年度考核目标、2010年和2015年碳排放效率考核目标至少提高2.2%、22%和44%。碳强度(单要素碳排放效率)考核评价方法虽然操作简单,但仅考虑了一个投入变量(碳排放量)[2-3]。因此,部分学者主张采用考虑能源消费、碳排放量、从业人数与经济发展状况等的全要素碳排放效率作为我国产业、行业低碳经济发展考核的评价指标[4-6]。云南是经济欠发达的典型代表,95%左右的工业碳排放量来源于7个高碳行业: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化学原料及化学品制造业、电力热力的生产和供应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黑...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科技风》2018年36期
科技风

关于电力行业碳排放成本的核算研究

在十二五规划和十三五规划当中国家反复强调低碳循环发展的重要性。在这一背景下,如何实现电力行业发展的节能减排已经得到了广泛关注。我国电力行业发展实践中始终凸显出高碳排放量的特征,所以电力行业是实现碳减排的主要领域。一、核算内容与确认原则(一)核算内容对于电力行业程碳排放成本的核算,主要应该围绕以下四个方面的内容进行:第一,实对碳排放量的成本进行精准的确认。在电力企业运行的过程中,交易事项产生之后,就应该依据基本确认原则以及确认流程,将交易过程中所产生的费用精准的确认为电力企业的碳排放成本。第二,分析相关企业碳排放成本生成的基本流程。在电力行业发展实践中,碳排放成本的流程是对碳排放成本的准确反映,可为企业判断哪一环节容易生成碳排放成本提供科学的依据。第三,确认碳排放成本的基本计量方法。碳排放成本是在整个环境成本体系当中独立出来的内容,其计量与环境成本计量存在一定的差异,但碳排放量仍是重要的预估因子。第四,编制与生成碳排放成本报告。结...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干旱区资源与环境》2019年02期
干旱区资源与环境

1997-2015年中国种植业碳排放时空特征及与农业发展的关系

2.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水土保持研究所/黄土高原土壤侵蚀与旱地农业国家重点实验室,杨陵712100)21世纪以来,全球变暖已受到广泛关注,而碳排放被认为是引起全球变暖的主导因素。农牧业温室气体(包括CO2,CH4和N2O)排放约占全球总排放的10-20%[1]。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农业是我国基础性行业,中国农田生态系统碳排放占中国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16%-17%[2]。农田生态系统碳排放主要来自两个方面:农业生产对化石能源的需求[3],例如农业机械的使用,间接引起了大气中二氧化碳排放量的增加;为了追求高产,化肥,农药和农膜的使用,改变了土壤碳库的动态变化、作物呼吸等因素增加了农田生态系统温室气体的排放[4,5]。目前,农业生产正处于从化学农业向低碳农业的转变时期,化学农业以高投入为前提,带来了"高产、高效、省时、省力"的优势,但化学农业具有"逆生态化"特征,直接或间接导致大量温室气体的排放[6],而低碳农业是通过资源的"减量化、再生...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粮食科技与经济》2018年07期
粮食科技与经济

湖北省农业碳排放估计及现状分析

1引言与文献综述近年来,温室效应逐渐成为全球普遍关注的重大问题。气候变化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人类农业生产活动排放过量二氧化碳、甲烷和氧化亚氮等温室气体,IPCC第四次评估报告显示,农业碳排放是温室气体主要的碳排放源。据估计,全球范围内农业排放甲烷量占人类活动排放甲烷总量的50%,氧化亚氮占60%。如果不及时加以实施相应的农业政策,预计到2030年农业源甲烷和氧化亚氮排放量将比2005年分别增加60%和35%~60%,减少农业源温室气体排放对控制全球气候变化有着重要的作用[1]。习近平总书记首次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后,党的十九大报告也对生态文明建设提出一系列新方法、新理念、新举措,在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大背景下,低碳生活、低碳经济观念应运而生并日渐深入人心,保护生态环境迫在眉睫。农业增长事关三农全局,决定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总目标和“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能否全面实现。湖北省作为我国中部地区农业大省,其低碳农业经济的持续发展对全国...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