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老年人社会保障制度亟待健全

黑龙江省近期发生四起弑母案,人们在公愤和声讨的同时,对其社会原因进行了深刻的反省:对“孝”缺少认知和理解,没有“尊老”的思想,把日益衰老的母亲当作“累赘”、“负担”,导致被视为弱势群体的老年人权益没有获得根本保障。$$  四起引起公愤的弑母案$$  讷河市远大村村民孙某因为母亲年事已高,并患有轻度脑血栓后遗症,行走有些障碍,遂产生厌恶心理而不愿意再赡养老人,多次对老人进行辱骂和殴打。3月12日这天,孙某酒醉后,对母亲再次进行殴打,先是用木棒击打母亲头部,致其颅骨粉碎性骨折,后又用打断了的木棒尖锐部刺入母亲腹部和大腿,致其当场死亡。$$  3月7日,同江市孙某和妻子吵架将其殴打离家,次日,孙某因怪母亲责备借酒劲将其从炕上拖到地上,把母亲的头部直接磕向暖气片并殴打老人直至其死亡。$$  萝北县纪某,因母亲指责其整日无所事事而怀恨在心。去年10月25日凌晨3时许,纪某用被子将熟睡的老母亲口鼻捂住不放,直到母亲再也不动为止。$$  近日...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财经政法资讯》2006年03期
财经政法资讯

建立农村社会保障制度的现实条件与必要前提

农村社会保障制度首要的是其背后的基层行政体制。中国乡级政府通过村委会和党支部实现对农村的管理,因而农村最基层的政权组织实际延伸到村居民委员会。村委会发挥着重要的政治经济功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规定其主要职能是作为村民自治组织的同时为上级政府服务,而实践中却过于偏向后者,“臃肿的管理机构蚕食了绝大部分的农业剩余和国家财政补贴,耗尽了可以用来生产公共物品和提供社会保障的资源。”文章认为,影响农村社会保障制度的因素有:一、村干部任职的决定因素。“根据理性人假设,村干部的目的是在既定条件下本身效用的最大化”。村民对干部的任用并没有完全的自主权,可能导致基层组织的自治目标的偏移;二、乡镇通过控制村财务来实现组织控制,目标责任制度也发挥一定作...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世界农业》2019年02期
世界农业

扶贫与社会保障制度结合的减贫国际经验启示

1引言在世界各国的反贫困实践中,社会保障制度扮演了重要角色。随着人们对贫困认知的不断加深,社会保障制度也朝着实现贫困人口机会公平、权力公平的方向不断改进。扶贫与社会保障制度相结合是中国打赢扶贫攻坚战的兜底方案,也是落实乡村振兴战略的关键环节。随着扶贫攻坚工作的扎实推进,中国贫困的性质将发生根本性转变。贫困分布由区域的、整体性的贫困逐渐过渡到个体性贫困,贫困人口的构成也以边缘化人口为主要组成部分。贫困性质的变化要求扶贫方式随之改变,在未来,开发式扶贫与保障性扶贫的“两轮驱动”战略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重要保障,而在2020年之后,扶贫与社会保障制度相结合将成为中国扶贫工作的重要政策选择。亚洲开发银行2001年将社会保障战略定义为“一系列能够促进有效的劳动力市场发育,减少风险并增强风险应对能力,为减少贫困和降低脆弱性而制定的政策和项目”。在国外,社会保障政策主要包括3个部分:社会保险、社会救助和劳动力市场项目(Labor market ...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时代经贸》2019年04期
时代经贸

粤港澳三地社会保障制度协调研究

一、粤港澳三地社会保障制度对比分析(一)社会保障制度的理念对比广东省的社会保障制度在计划经济时期是以国家本位为主要原则,主张国家主导社会保障制度的建设,政府承担发展社会保障的主要责任。改革开放之后,政府提出兼顾效率和公平的经济理念,要求平等对待每一位社会成员,强调公平和效率的统一。香港的社会保障制度在建立之初,就深受西方新自由主义经济思想的影响,该理论认为自由竞争是最平等也是最有效的,社会保障制度只是为了弥补市场失灵,因此香港的社会保障制度旨在为香港市民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最终促进经济发展的效率。澳门作为一个独特的经济地区,在葡澳统治时期,政府对社会保障采取的是一种济贫思想,建立社会保障制度只是为了维护社会的稳定。澳门回归之后,政府受到新保守主义福利观的影响,主张社会保障制度的发展必须依赖于经济的发展,政府只扮演规划制度的角色,以个人和家庭为中心建立社会保障。(二)社会保障制度的现状对比社会保障制度主要包括社会保险,社会救助...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经济研究参考》2019年02期
经济研究参考

改革开放以来社会保障制度的演变逻辑

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随着改革的日益深入,人们对社会保障功能的理解更加全面,社会保障在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地位不断提高。如今,社会保障制度已成为国家治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成为以人民为中心发展思想的重要体现。制度基础:国民社会保障权益逐步确立社会保障是国家在风险管理领域的基础性制度安排,旨在为社会成员提供稳定的预期,以达到国家长治久安之目的。这样的制度,需要以国民的基本风险保障权益为基础。尽管我国的社会保障实践有数千年的历史,但是把社会保障作为国民的基本权益则是最近20多年的事情。20世纪90年代初,国家提出的社会保障事业发展方针是“广覆盖、低水平、多层次”; 21世纪初,这一方针的表述变更为“广覆盖、保基本、多层次、可持续”; 2012年,党的十八大则将这一表述修改为“全覆盖、保基本、多层次、可持续”。从“广覆盖”到“全覆盖”,虽然仅一字之差,但后者意味着社会保障被确立为全体国民的一项基本权益。2012年,我国历史...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东岳论丛》2019年04期
东岳论丛

作为国家治理手段的中西方社会保障制度比较

一、社会保障制度成为国家治理手段的历史演进社会保障制度作为国家治理手段的历史演进在中西方存在显著的差异。作为古代西欧国家治理手段的社会保障具有显著的社会治理属性。古希腊罗马的许多思想家对城邦的性质及其治理进行了论述。柏拉图认为城邦是人们为了各种需要而建立的聚居区,他说:“我们每个人为了各种需要,找来各种各样的人,由于需要许多东西,我们邀集许多人住在一起,作为伙伴和助手。这种公共住宅区,我们叫它做城邦。”①亚里士多德指出:“城邦的一般含义就是为了维持自给生活而具有足够人数的一个公民集团。”“城邦本来是一种社会组织,若干公民集合在一个政治团体以内,就成为一个城邦。”②“为了共同利益,当然能够合群,各如其本分而享有优良的生活。”城邦必须促进人们向着善的方向发展③。西塞罗也指出:“国家乃是人民之事业,但人民不是人们某种随意聚合的集体,而是许多人基于法的一致和利益的共同而结合起来的集合体。这种联合的首要原因主要不在于人的软弱性,而在于人的...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