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地方集群急需构建互动网络

目前,在我国已经确立的产业集群里,有些产业集群的发展顺应了国际产业转移的趋势,利用当地区位和低成本的优势形成了竞争力,集群企业间的联系是跨国公司间联系的复制,而非建立在当地社会网络的基础上。如1987年第一家中国台湾鞋厂在东莞投资生产,到1990年时已有400多家台湾鞋厂在此落户,台湾的制鞋商、原材料供应商、包装商、机器维修店以及下包厂商在此形成一个新的企业网络。但台商企业只选择自己圈子里面的企业形成上下游交易合作关系,对当地相关产业前向、后向关联效应差。一旦产业链中关键企业决定迁移,就有可能导致整个产业网络的崩渍,形成整体迁移。事实上,有些产业集群的根植性差。游拓性产业较多,关键在于没有建立一个完善配套的地方网络。$$产业集群中的地方网络是指特定区域内行为主体间的正式合作关系,以及他们在长...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西南边疆民族研究》2017年01期
西南边疆民族研究

流动穆斯林与新疆嵌入式民族社会结构构建——以新疆石河子市明珠社区穆斯林流动人口古尔邦节族际互动网络为例

柯林斯认为,社会结构为通过交谈与仪式(微观互动)连接起来的际遇链。(2)嵌入式民族社会结构是连续的具体的族际互动中得以构筑的民族社会结构形态。日常生活情境中,中介群体(3)的族际互动特征(比如频率、深度、规模、同质性、异质性、互动方式等)决定着民族互嵌式社会结构的性质和状态。所以,在社会变迁背景下,甄别各类中介群体,探讨各种中介群体族际互动关系的机制与影响因素,是构建新疆嵌入式民族社会结构的关键。流动穆斯林作为一个重要的人口迁移现象,也是民族之间关系发生的新中介群体。流动穆斯林的族群交往研究利于推进新疆嵌入式民族社会结构构建的具体机制,流动穆斯林的族际互嵌是新疆嵌入式民族社会结构构建的重要维度,运用社会网络分析技术,以社区节日互动情境为切入点,测量石河子市明珠社区(原六宫村)流动穆斯林在古尔邦节期间的族际网络中的民族间互嵌程度,分析影响其族际网络民族互嵌的机制,提出促进新疆嵌入式社会结构和社区环境实现的路径。研究发现,随着经济社...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知识文库》2017年13期
知识文库

高校校园网络舆论的形成与引导研究

随着高校校园互动网络平台逐渐成熟,校园网络舆论的形成已然对大学生的行为影响较为深刻,对校园乃至社会也造成了不可分割的影响,因此加强对其网络舆论的引导。对于若干校园网络舆论进行调查研究,分析形成原因,提出相应的引导措施。1.一般资料1.1一般资料据华商网月7日报道,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近日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7.31亿,其中学生占25.2%。而大学生网络舆论的形成过程主要经过以下几个阶段:1、舆论的来源2、舆论引导者及其意见产生3、网络意见的扩散和夸大4、网络舆论形成。按传播学理论,社会舆论的形成呈现出类似螺旋的方式,而舆论的形成则有点类似于漩涡的形成。要形成漩涡,至少要有两种作用力:一是不均衡力量的出现;二是漩涡中心。作为舆论事件也即漩涡中心一般是新闻事件发生的地区或新闻事件的主体。随着互联网快速发展,网络已成为大学生人际交往中必不缺少的工具。网络使信息的获取和传递越发...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湖北科技学院学报》2012年12期
湖北科技学院学报

师生互动网络教学平台视野下的大学英语精读教学——特点、问题与对策

随着计算机技术的发展和多媒体教育技术的普及,大学英语教学有了更多的选择空间和更广阔的发展前景.在这样一个重要的转型时期,教学要求、教学模式、课程设置和教材等都呈现出多元化倾向.这标志着一个硬性的、统一的教学要求时代的结束,以及一个强调个性化和多元化的后大学英语教学时代的到来(蔡基刚2007).在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改革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中,吴启迪同志(2005)提出要“将现在的教学模式改为计算机(网络)、教学软件、课堂教学三位一体、综合运用的个性化、主动式学习模式”.作为“高等学校教学质量与教学改革工程”重要内容,大学英语教学改革早已实施并且继续推进.由于传统的课堂教学和课外学习没有为学生提供充足的语言习得环境,学生往往处于被动地位,自主学习能力和创新精神未得到充分拓展.随着网络教学平台的创建,互动交流模块越来越受到重视,师生互动网络教学平台应运而生.以笔者所在高校为例,目前全校开始使用清华大学教育技术研究所研发的网络教学综合平...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远程教育杂志》2011年01期
远程教育杂志

网络协作学习中互动网络结构分析研究

一、引言计算机支持的协作学习(CSCL)是教育技术学的一个热点研究领域。随着互联网的普及,网络协作学习(W eb-basedCollaborative Learning,W ebCL)已成为CSCL的一种主要应用形式。经过十多年的研究,研究者已达成共识,协作学习的研究不应泛泛地研究协作,不应把学习者的互动与协作过程看作一个“黑盒子”,而应关注网络协作学习的微观问题,深入地研究交互协作的类型及其内部发生机制。无论是支持工具研发还是应用策略设计,均需要以理解交互协作的内部发生机理为基础。但是,诚如多届CSCL国际会议的组织者和主席Koschmanm所讲,“现在还不清楚小组学生是通过什么样的交互实现知识的共同建构”[2]。D illenbourg和Baker也强调,现在不应该泛泛研究协作,而应深入地研究交互协作的类型及其内部的发生机制[3]。为了利用信息技术促进有效协作学习的发生,研究者亟需针对交互协作的内部机理构建合理的理论,选择正...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科技创业》2003年11期
科技创业

前方是绝路,希望在转角——记湖北襄樊互动网络有限公司总经理刘乐

走进襄樊互动网络有限公司总经理的办公室,就发现室内偌大的办公桌显衬出的是总经理刘乐的瘦小,然而,却可以洁晰地感受到,那张年青脸庞L流露出的是与他年龄并不扣称的成熟与老练。 最初的互动网络公司是山刘乐与儿个同样年轻气盛的年轻人一起在武汉成立的.两年的摸爬滚打下来,耗费了巨大的人力与财力,公司不仅没赚到钱,还亏权了十几万。 生活本身就是多元的,有快乐,也有伤心.但每一个心情都是人生旅程中不可或缺的一种经历,重要的是打你白己怎么样去转化与选抒。初次创业失败后,刘乐便徘徊在这样一个需要自己艰难袂择的人生第一个十字路口上,是继 “人生短短数1一载,哪有时何走回头路?’一个人的生命力也只能在广阔的海洋上,在搏击风浪的过程中,才能演绎得淋漓尽致.经过辗转思索,刘乐最后决定m自己的生命与青春尽tl1择写一片属于自己的色彩. 于见,他回到襄樊,揣着辛苦借来的几万块钱,和两个儿时的玩伴又开了家互动网络有限公司,重新参与到残酷的市场竞争中去。勤俭开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