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美GPS想“崩溃”都很难

“根据美国会政府问责局的研究报告,美国的全球定位系统(GPS)未来几年面临崩溃的危险”。这是近日美国媒体频繁报道的话题。但果真如此吗?仔细研读报告,不难发现,美国媒体的说法过头了。$$不仅如此,负责运营GPS系统的美国空军方面和一些技术专家甚至认为,美政府问责局的分析是札人忧天。正如《纽约时报》所说的那样,“天不会塌下来,GPS系统同样也如此”。$$报告通篇没提“崩溃”$$今年4月,美国会下属的调查与研究部门——政府问责局出台了一份引人瞩目的报告。这份题为《全球定位系统:维持和升级面临重大挑战》的报告,宣称GPS系统未来的运营存在风险。$$报告"篇即特别警告说,美国可能能无法按时获得新的卫星作为军用和民用GPS发生故障时的零星补,因此原来的GPS可能在2010年将无法使用。$$政府问责局认为,最近几年,美空军在建造利发射GPSIIF型卫星上面临着巨大的困难。由于在研发过程中遭遇了重大技术难题,GPSIIF型卫星项目已经超项目预算...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国际太空》2017年09期
国际太空

美国政府问责局发布2017年度《NASA重大项目评估》报告

成立于1921年的美国政府问责局(GAO)是美国国会的“调查分部”,有权对任何接受联邦政府资金资助的部门或项目进行监督评估,并就存在的问题提出改进建议。2017年5月,美国政府问责局发布2017年度的《NASA重大项目评估》报告。1重大项目评估准则与对象评估对象为成本估算超过2.5亿美元的重大项目美国政府问责局对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重大项目的定义为“生命周期成本超过2.5亿美元的项目”,包括有效载荷、地面系统、飞机和航天器、运载火箭,还包括系统集成和测试、科技等项目。凡经NASA估算经费超过2.5亿美元的项目,美国政府问责局就会将其纳入到年度评估范围,直至项目发射或达到完整的运行能力为止。按照项目生命周期划分评估阶段,从管理决策和技术两个方面进行评估和审查NASA将航天项目的生命周期分为两大阶段:第一个阶段是设计阶段,包括项目概念研究和设计;第二阶段是实施阶段,包括研制、发射和运行,以及其他活动。NASA又进一步细分成...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党政干部论坛》2015年01期
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当前政府问责存在的问题及对策

一、当前政府问责存在突出问题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政府问责的体制机制建设不断完善,在政府问责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与突出成就。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当前依然存在着一些亟待解决的突出问题。政治责任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当前,我国政府管理中还存在着一些政治责任意识淡漠、政治问责机制不完善的问题。例如,违反党的重大民生政策、群众路线的事件频繁发生,一些地方的个别领导干部在房屋拆迁、企业改制、社会保障等涉及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领域屡屡违反党的重大政策,一些人将之轻描淡写为“唯GDP导向”的急功近利行为,而没有看到其实质是违反政治纪律的政治责任事件,是政府政治责任意识淡漠的突出体现;一些地方与个别领导干部对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对中央全面改革的精神不加领悟、不加推进,也是政治责任意识淡漠的一种具体表现;等等。又如,我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对政府政治责任追究的制度还不完善,人大对政府的工作监督、法律监督不力的问题依然...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佛山科学技术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03期
佛山科学技术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试论网络舆论与地方政府问责

截至2009年6月底,我国网民数量已达3.38亿,居世界第一位。网络技术的发展,使得上网不再是有钱人的特权,更不是知识分子的专利,网上冲浪已经成为了普罗大众的日常活动之一。随着网络舆论的发展,中国普兴网络问政,温家宝在“两会”前再次与网民交谈,广东省委书记汪洋邀网民“拍砖”建言,上海市长韩正在网上推介世博会,中部安徽则首次将“网络问政”写入该省政府工作报告。政府通过网络集纳民意、民智,网民以留言、博客等参政议政,这种平等、互动的交流方式成为中国政治生态中的新亮色[。1]继续推进这样的问责形式对于促进政治和社会的稳定,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本人将结合网络舆论的特点及其发展状况,通过创新性的研究,探索出一条地方政府利用网络舆论作为一种新型问责手段和形式的模式,为地方政府正确引导和合理利用网络舆论进行问责制建设提供理论依据。一、网络舆论与地方政府问责的意义、特点及发展现状1.网络舆论的发展现状(1)近几年的网络热点2...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四川行政学院学报》2011年06期
四川行政学院学报

政府行为问责的制度化探索 评《政府问责的制度化研究》

2003年非典事件使行政问责走入大众视野后.政府以前所未有的密度、速度掀起了一轮轮“问责风暴”,但“风暴”一词也反应政府问责远未达到制度化、常态化的现实要求。最近.由秦勤、曹德琪、赵厚钊、蒋之亮撰写的《政府问责的制度化研究》一书正是对制度化、法制化政府问责的有力回应。该书是作者长期关注中国政府治理并历时数年研究所付出的诸多辛劳和心血的结晶,通过这部颇具新意的著作,在广泛借鉴他人已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对我国政府行政行为进行定性与定量结合的系统研究,让我读过此书后有了新的思考。《政府问责的制度化研究》一书首先为我们回答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理论问题,即政府问责的价值之所在。在现代民主政治视域下,价值基础是政府问责制度的逻辑起点...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人大研究》2005年08期
人大研究

政府问责:人大怎能集体失语

政府问责是对政府及其官员的违法或不当行为及其后果都必须和能够追究责任的制度,是强化和明确政府责任,改进政府管理的一种有效的制度,是监督政府的重要方面。2003年的SARS危机给我们带来了“政府问责”风暴,孟学农、张文康等一批政府官员因为重大责任事故、行政不作为和恶性违法事件受到问责处理,大连、重庆、长沙等地也相继实行了“政府问责”制度。“政府问责”风暴的兴起推动了责任政府的建设。但是,稍加观察我们不难发现,无论是SARS风波、密云事故还是吉林大火、嘉禾拆迁,作为代表人民直接监督政府的国家权力机关和政府问责的真正法定主体——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却在这场风暴中集体失语了:既没有在事前对政府进行预防性监督,更没有在事后行使法定的人大质询权、罢免权和组织特定问题调查委员会权。政府能自己对自己进行问责固然是好事,但是人大在这场风暴中的表现却令人担忧。政府问责:人大为什么会集体失语首先,人大和人大代表在主观上监督意识不强。人大和人大代表必须代表...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