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构建“动员型虚拟企业”

“动员型虚拟企业”是指在国民经济动员中,各动员目标企业利用信息技术将核心能力和资源集成在一起,以共同完成某项动员产品或动员项目而形成的一种临时性合作组织。它随着动员任务的完成而自动解散,各成员企业又恢复到平时状态。“动员型虚拟企业”是国民经济动员模式的创新,对提升国民经济动员应变能力具有重要意义。$$  传统体制下的企业模式已不能满足多变化的动员需求,迫切要求建立新型动员企业形式$$  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由于战争进程加快,各阶段对动员物资品种和数量的需求变更频繁,显现出动态化、多样化的特点。与此同时,随着国民经济动员向“应急”功能的拓展,动员需求多元化趋势日益明显。然而,在我国当前传统的经济动员体制下,企业基本上就是一个生产车间。动员企业的选点、定点,或以企业归口为主,或以国防工业部门和地方为主,接受国家规划部门的宏观指导,经综合平衡后,逐级下达到所属动员企业。这种传统的模式使动员企业无法与需方前线进行最直接的沟通,难以清楚...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北京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年03期
北京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构建动员型虚拟企业的理论思考——敏捷动员的一种组织实现形式

动员型虚拟企业(动员型动态联盟)是指为了实现国民经济敏捷动员的需要,利用信息技术将各被动员企业的核心能力和资源集成在一起而形成的一种合作性组织形式。这一合作性组织形式共同完成某项动员产品或动员项目,完成动员任务后,动员型虚拟企业解散,各成员企业又恢复到平时状态。构建动员型虚拟企业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要求在尽可能不破坏现有经济结构的基础上,在较短的时间内,联结不同部门、不同地区、不同类型的企业,高质量完成动员任务。虚拟企业是伴随着现代高技术的发展提出来的,1991年美国在《21世纪美国制造企业的战略》中提出了虚拟企业的概念,虚拟企业的组织模式已在不同领域得到了广泛的应用,它将成为21世纪最为流行的经营模式[1]。与传统企业概念不同的是,虚拟企业不是以单个的、自然的经营实体为考虑对象,而是以某一产品为考虑对象。以提高产品的开发和生产速度,提高产品对市场的应变能力,降低开发和生产成本等为目的和出发点的抽象组织形式,与新时期国民经济动...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基于Multi-Agent的国民经济动员系统建模与仿真研究

近年来,国民经济动员系统内外部环境发生重大变化,其应用领域由传统的为应战服务向应急与应战相结合方向发展。在这种形式下,国民经济动员系统表现出很强的不适应性,组织结构僵化,各成员之间协调困难等问题严重地制约了国民经济动员的发展。现有的理论体系多是从国防经济学角度研究国民经济动员问题,而从系统科学、管理科学角度研究国民经济动员问题的成果相对较少。本论文在研究前人成果的基础上,针对国民经济动员系统的上述问题,第一次尝试性地运用系统科学、管理科学等相关领域知识对国民经济动员系统的运行机制进行了系统性地分析与建模,主要开展了以下几个方面的研究工作,取得了一些进展。(1) 对敏捷动员的核心内容——虚拟动员组织(动员联盟)进行研究,提出了动员联盟形成的价值基础、组建动员联盟的方法、动员联盟的管理模式及动员联盟成员敏捷性的评价方法。通过组建动员联盟提高了经济动员组织应对紧急事件的能力。(2) 提出了基于角色的动员联盟的建模方法。该方法以角色视图...  (本文共16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国防》2018年09期
国防

加强国民经济动员建设问题研究

国民经济动员的作用,在近期几场局部战争和我国应对重大灾害突发事件中进一步凸显。现代战争“适时、适地、适量”的精确保障,也需要坚强有力的国民经济动员。当前,在国民经济动员方面还存在着一些问题,亟须通过建立合理的动员模式,构建有效的动员链接,加强动员管理,建立更加灵敏高效的国民经济动员体制。一、当前国民经济动员建设存在的主要问题当前,国民经济动员存在着军事需求不明确、法规制度不健全、动员工作难协调、组织系统难集成等问题。军事需求不明确,动员建设缺乏针对性。军事需求,是国民经济动员实现军事功能的前提。国民经济动员工作的目的,在于满足战时军队作战保障需求。需求不明,工作没有具体的目标,就没有针对性。目前,国民经济动员工作的思路、方向已经明确,但缺乏基本的军事需求目标体系,使国民经济动员建设缺乏针对性。法规制度不健全,机构设置不合理。首先,法律缺失,制度不健全。国民经济动员法规,是经济领域平时进行战争动员准备、战时实施动员的法律依据和准则...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国防》2018年09期
《法制与社会》2018年31期
法制与社会

加快军民融合下国民经济动员立法的意义

改革开放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来,我国的经济体制机制、国家安全局势和未来战争形态都在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变化与调整,国民经济动员在积极应对此种变化与调整的过程中,积累了较为丰富的实践经验。但是在制度建设和规范体系上,与《国防动员法》及其他领域的动员法制建设相较,国民经济动员立法已经远远滞后于经济社会的发展,很难适应军民融合发展的需要。急需出台国民经济动员领域的基本法——《国民经济动员法》,以完善国防动员法律体系,规范和保证国民经济动员活动,对国防现代化和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一、国民经济动员立法符合法律体系化的要求,将极大地完善中国特色的国防动员制度《宪法》规定了决定全国总动员或者局部动员制度,2018年《宪法修正案》第67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行使下列职权:……(二十)决定全国总动员或者局部动员;……”第80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发布动员令。”《国家安全法》详细规定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和国家主席...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北京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06期
北京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国民经济动员立法的必要性及重难点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深化国防科技工业改革,形成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格局,构建一体化的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完善国防动员体系,建设强大稳固的现代边海空防。”他强调:“完善以宪法为核心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国民经济动员作为军民融合最重要的领域之一,其基本法律《国民经济动员法》现处于立法论证阶段。从中国国民经济动员现状出发,分析立法的必要性及亟需解决的重难点问题,是加强国民经济动员军民融合式发展的客观要求和必然选择。一、国民经济动员工作对立法的需求国民经济动员是国家或政治集团为应对战争或其他军事危机,将经济体制全部或部分由平时状态转入战时状态的活动[1]。它是为维护国家安全,有计划、有组织地提高国民经济应变能力的活动,是衔接经济建设与国防建设的桥梁和纽带,也是国防建设和经济建设的调节器、平时经济和战时经济的转换器[2]。国民经济动员在各级发展和改革部门的直接领导、国防...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科学中国人》2017年31期
科学中国人

打造特色鲜明的国民经济动员学科

在北京理工大学,有一门独树一帜的学科——国民经济动员学。这个学科起步于1998年,北京理工大学在国家经济动员办公室的支持下,成立了国民经济动员教育培训中心。近20年来,这支学术团队苦心孤诣,勇于开拓,推出了一系列原创性的成果,被纳入各级相关政策和管理体系,在全国产生了广泛的反响。至今,该团队依然拥有全国唯一的硕士点和博士点,是我国国民经济动员领域内的独一份。按照国防白皮书上的定义,国民经济动员是为保卫国家安全,有计划、有组织地提高国民经济应变能力的活动。“以我在工作中的体会,国民经济动员的直接目标就是实现应战和应急资源的超常规供给。国民经济动员活动是对国民经济体系的干预和调控。”中心副主任孔昭君教授开门见山地点出重点,他表示,国民经济动员关系到国家整体安全体系的保障。做好国民经济动员研究,是他们的责任和使命。勤奋的探路者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提出“总体国家安全观”概念,直接表明我国要构建起集政治安全...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