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锰禽”那些难堪事

美国当地时间5月6日,五角大楼宣布所有F-22“猛禽”战斗机“无限期停飞”,原因是向机舱供应氧气的制氧系统出了问题。从2005年5月正式交付美国空军第27战斗机中队至今的6年时间,这款“隐形空军时代”的标志性飞机便面临着种种麻烦。$$停飞不是第一次$$事实上,F-22被迫停飞已经不是第一次。早在2004年12月,“猛禽”尚未正式装备部队前就曾因为一次坠机事故被勒令停飞检查过。$$位于内华达州的内利斯空军基地于2003年1月14日接收了编号“00-012”的F-22“猛禽”战斗机,成为第一家接收生产型F-22的单位,随后启动了正式装备部队前的“初始作战验证与评估”,内华达的沙漠上空开始频繁地出现F-22的身影。$$2004年12月20日15时40分,美国空军第422试飞中队编号"00-4014”的F-22A在跑道上滑行,准备升空执行当天的验证飞行任务。这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训练飞行,况且天气状况良好,看不出一丝出事的苗头。但意外就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森林与人类》2019年05期
森林与人类

猛禽:相约北京

54 Forest&Humankind 2019.05鹰隼飞越北京城。北京处在世界猛禽迁徙的一条重要通道上,每年有数以万计的猛禽从北京上空飞过。2019.05森林与人类55猛禽,鸟中的王者。每年春秋两季,数十种猛禽沿西南-东北方向往返纵贯整个中国。它们繁殖于亚洲东北地区,越冬于中国中南部广大区域、东南亚海岛、南亚次大陆,甚至远及非洲。北京西部山区是重要的猛禽迁徙通道,每年种类众多、数量惊人的猛禽从北京的山脊线上掠过,俯瞰这座它们熟悉又陌生的古城。不知多少万年前,迁徙的鹰开始飞过北京的天空。它们春季自西南飞临,秋季自东北飞来,周而复始,千年如斯。2010年9月下旬的一天,天降大雾,能见度非常低。我们原计划上山,调查北京猛禽迁徙的情况,但是突如其来的恶劣天气让我们有点犹豫。对于飞鸟来说,空中的能见度同样也低得吓人。根据经验判断,猛禽应该不会选择在这样的天气迁飞,但我们最终还是决定上山看看。在大雾天气里走山路非常危险,沿途能见度只有两...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森林与人类》2019年05期
森林与人类

重庆:城区猛禽通道

纵贯重庆境内的川东平行岭,每年都会有数万只猛禽掠过天空,尤其是春秋候鸟迁徙季节,多达20多种猛禽在城市主城区的上空盘旋、飞掠……2019.05森林与人类65猛禽飞越重庆巫山小三峡。重庆市区的每一座山,都是重庆平行岭的一部分。平行岭是由包括南山、歌乐山、缙云山等一系列西南、东北走向的狭长山脉构成的一个地理单元。猛禽偏爱这个布局和走向独特的地理单元,每年春秋季节都不爽约。摄影/陈光国(鸟网·重庆大风雨)66 Forest&Humankind 2019.05金雕展翅翱翔在巫山神女峰上空。重庆主城被铜锣山、中梁山、缙云山、明月山等山脉分割,这一系列西南东北走向的狭长山脉所构成的川东平行岭,是鸟类南北迁徙的重要通道之一。每年春秋两季,都有大量鸟类沿川东平行岭进行迁徙,迁徙数量多达上万只。摄影/陈光国(鸟网·重庆大风雨)猛禽,俗称老鹰,它们有着锋利的爪和嘴,是以捕食其他动物为生的鸟类,大多处于食物链的顶端。也正因如此,猛禽种群数量的多少,直...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人与自然》2019年02期
人与自然

我一直保持希望——一名猛禽监测员的笔记

猛禽多的时候场面十分壮观,有时候一大条“鹰河”经过天空,猛禽像一条河一样从某一个方向流过来。猛禽飞过冠头岭时所遇到的不仅包括观鸟爱好者的相机,也要避开无数枝枪!我在此地的期间,有两天刮北风,满天都是猛禽,我们听到了好几次枪声,有的离我们很近。我一直保持希望,有一天鸟类保护者和社区能够合作,共同减少猛禽盗猎。蜂鹰下午四点,梦马姐坐在我旁边,我们从冠头岭南侧的山坡上往远处眺望,周边的森林吸收了暖暖的阳光,空气十分闷热。梦马姐给了我一个眼神,示意我注意刚来到这个风景观测点的可疑人物。他眉毛浓黑粗重,眼睛一直盯着天上,偶尔朝我们瞟一眼。他的脸我之前见过,我们前几分钟在路边喝饮料休息时,他跟几个男人也都站在那里盯天空。他看天空时,眉毛偶尔上挑。他的表情跟周边的游客不同,他不是来这边欣赏大自然的,风景他已经看惯了,他来这里有不可告人的目的。这些都是梦马的眼神表示出来的,我们一个字都不说,默默地看着他。面前的北部湾显得非常大,海和天的界线模糊...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生物学教学》2014年10期
生物学教学

猛禽

猛禽是鸟类王国中的一个重要角色,它包括鹰、雕、鵟、鸢、鹫、鹞、鹗等次级生态类群,可分为两大类:一类是隼形目猛禽,多在昼间活动,属昼行性猛禽,如金雕、苍鹰、蛇鹫等(参见2014年第8期及本期封面封底图片);另一类是鸮形目猛禽,多在夜间活动,属夜行性猛禽,如乌林鸮、斑头鸺鹠和长耳鸮等(参见2013年第3期封面封底图片)。从图片上看难免会让人感觉猛禽都是体型较大而且十分凶猛的鸟类,其实不然,猛禽整体体形大小相差悬殊,如高山兀鹫,它的体长可达1m左右,体重可达10kg,然而在中国的西南部森林地区生活着另一种猛禽-领鸺鹠,体长仅为15cm左右,与麻雀相当,是中国境内最小的鸮类。猛禽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们皆为掠食性鸟类,具有一些适应捕食的形态特征:首先就是喙部,它们的喙均强健有力,喙端部具有钩,边缘锐利,许多物种还具有齿突,以便于在捕食时更好的控制猎物。所有猛禽喙的基部都有蜡膜覆盖以保护喙部,喙的形状与强韧程度与食性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绿化与生活》2017年01期
绿化与生活

猛禽的秘密花园

猛禽,王者。猛禽由于其身姿矫健,庄严威猛的外形而受人崇拜。中国人自古对天空充满无限憧憬,猛禽常在诗歌中被世人歌颂,甚至成为民族图腾之一。大多数人认为猛禽一定只生活在西藏、新疆、青海等地域辽阔、人烟稀少的地区,虽然心生向往却不曾相见,殊不知北京也有猛禽,猛禽就在我们身边,而且数量还不少。北京地区北部有燕山山脉、西部有太行山脉,适宜猛禽生活。北京地处东北向华北的过渡地带,是候鸟迁徙的重要通道,根据监测,每年春秋约有2万只以上猛禽迁徙途经北京西山地区。猛禽数量多,也就意味着它们可能会出现在北京野生动物救护中心的救护名单中。由于食物难寻等原因,猛禽会产生体弱等症状,一般是由山区人民发现,然后接到中心医治。为了治好猛禽的病,北京野生动物救护中心一般根据其习性对症下药。康复饲养同样是救护野生动物的重要环节,为了伤病动物能够更好更快地恢复健康,北京野生动物救护中心为它们做了很多工作。比如更换材质较软,不易撞伤的木板笼舍。相较于其它铁丝质的笼舍...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